难得的老婆,坏事的老婆。

评论

1.

龙汝言本以为,自己考上状元,在家里的地位会有所变化,但实际上他的老婆还是不拿他当回事。

一天晚上,他跟同事喝了点酒,比预定的回家时间晚了五分钟,他老婆躺在沙发上,一声不吭,也没开灯,把他吓了一跳。

“哎哟我的妈!”他开灯之后喊。

“别这么客气,我不想当你的妈,你的妈守寡,你也不要这么咒自己。”

龙汝言确实很小就没了父亲,因此家庭情况较差,结婚以后很多事情靠老婆家帮忙,因此怕老婆。可能人的习惯,不会一时半会改变,龙汝言考上状元之后,依然怕老婆,他的老婆依然不给他面子。

“好端端的,干嘛突然来这么一句。”龙汝言嘟囔着嘴。

“好端端,什么叫好端端,你告诉我,原本说好的,八点钟回家,你看现在几点了?”

龙汝言心里想,我六点钟下班,六点半吃上饭,今天跟同事喝酒,你让我八点钟回家,那我喝的是什么酒,有人这么喝酒吗?

“是八点钟回家呀,”龙汝言镇定地说,“八点钟,我动身回家,没毛病呀!”

“你跟我扯什么犊子呢,八点钟回家,是这个意思吗?”

“可能我理解错了,我以为是这个意思,大不了我下回改呗。”

“下回,你还想有下回,我的天,我是做了什么,让你以为,你可以这么不拿我当回事?”

龙汝言心想,我不拿你当回事,你这话,从何说起呀。

“其实,我每天工作很累,偶尔放松,喝一点......”

“我给你脸了!”

龙汝言被老婆扇了一巴掌,哭哭啼啼跑了出去。他住在他的府里,府里有丫鬟,有老妈子,有家丁,还有看门的大爷,都看见他哭着跑出去了,经过门口的时候,大爷还问他,嘿,又挨打啦,龙汝言点个头,说是的呢,然后哭着跑到街上去了。街上也有人看他,他都没有在意。

到了朋友家,龙汝言狠狠地哭了一场,对此,朋友也只能在一旁安慰,一点办法也没有。

“打是亲,骂是爱,你老婆爱你的方式有点不一样,但一定是爱你的。”

“我想死,呜呜,我想死......”

“别傻了,这么点事,你还是个男人呢!”

“我是男人吗,你觉得,我还是个男人吗?”

“......”

当晚,龙汝言在朋友家睡了,他老婆没有找他,连个电话也没有。转天一早,嘉庆皇帝派人往他家里送了一本乾隆皇帝的集子,让他校对,他也没有见到。

2.

龙汝言是清朝嘉庆皇帝的状元,嘉庆皇帝是乾隆皇帝的儿子,乾隆皇帝的事情,就是嘉庆皇帝的事情,这一点毋庸置疑。所以,办不好乾隆皇帝的事情,嘉庆会发大脾气的,这一点也是毋庸置疑。

龙汝言因为是状元,嘉庆皇帝很欣赏他,这才没有让他死,他才有机会问问他老婆,为什么皇帝送来的东西,他能够看不见。

“什么东西。”他老婆理直气壮地说。

“是一本集子,封面上写着《高宗实录》。”

“什么什么高中,你看高中的书干什么,你要当家教啊?”

“你就告诉我,那天早上有没有人送来一本书,说是皇帝送来的,给我的。”

他老婆想了想,这时候距离那天已经有段时间了,她只记得那天她很早起来,发现龙汝言还没回来,打定主意把他的嘴撕烂,然后去厕所蹲坑了。

“哦,我想起来了,”他老婆拍着脑门说,“好像是有一个人,送来一个东西,丫鬟递给我,我说厕所有纸,不用,她就拿出去了。”

龙汝言心想,这就搞清楚了,一个家里,如果女主人是大混D,其他人一定是小混D,如果男主人是大混D,其他人一定是大好人。

“丫鬟有没有对你说,东西是皇帝送来的,送来给我的。”

“说了。”

“那你蹲完坑以后,有没有出来拿到它,把它收好呢?”

“有啊,我就放在桌上了。”

“那我回来的时候,你怎么不告诉我,有这么一回事呢?”

“因为我生你的气,我不想理你。”

龙汝言深吸了一口气,这一切都合情合理,没有漏洞。在他的老婆看来,什么事都不如自己的情绪重要,作为一个女人,她算是一个楷模。但是婚姻不是这样的,不能只考虑你自己,你是我的老婆,你却坏了我的事,唯一能做的解释是,你依然是你自己,并不是这个家的一份子。

“我们好好谈谈吧。”龙汝言对老婆说。

“谈什么?”

“我被革职了,我寒窗苦读十几年,难得的天赋异禀,考上状元,当上了官,被皇帝赏识,可是因为你生气,这一切都没有了。”

“你怪我,你自己犯的错,你好意思怪我,如果你前一天晚上早五分钟回家,结果会是这样吗?你怪我!”

难得的老婆,坏事的老婆。

3.

龙汝言虽然在家里过得憋闷,但在外面还可以,在外面不仅有事业,有贵人,还有朋友。很多人都是这样,总不想在家呆着,看起来很浪,实际上是因为家给不了他想要的东西,而外面的人可以。

龙汝言被革职以后,不用上班了,他老婆也不要求他几点回家,反倒是对着他心烦,逼他出去走走。龙汝言经常去找一个朋友,林则徐,这是他考状元时的考官,很欣赏他,也很懂他,但是对方正忙着禁烟,龙汝言也不好总去打扰,只能是两天去一次。

“又来了。”林则徐见到龙汝言,瞪大了眼睛。

“不然呢,老林,我还能去哪?”

“你拿我这当单位了,按时按点,上一休一。”

“有这么好的单位?”

“努力吧,努力就会有的。”

林则徐正在制订禁烟的策略,这件事牵涉很大,朝廷的重臣,皇家的权贵,都有牵涉,他不能直愣愣地做,必须有计划,有讲究,有方法,这让他很头疼。

“你也有烦心事啊?”龙汝言问道。

“是呀,正好你来了,帮我参谋参谋,如何让自己人牺牲利益,去追寻公众的美好未来。”

“你的意思就是说,让我老婆不跟我发火,还耐心伺候我,即便我每个月拿不回几个钱,她都心甘情愿,因为她心中有爱。”

“呃,你比喻得很恰当,这件事就是这么难办。”

“好办!”

龙汝言对林则徐说,他仔细分析过了,之所以他会有今天的惨痛教训,根本原因在他。他当初跟老婆结婚,觉得自己家里穷,表现得很卑微,很没底气,老婆说什么,他听什么,以至于他老婆吃定他了,就算他考上状元,也不拿他当回事。正确的做法是,他一开始就应该硬气一点,什么毛病也不惯着,大不了离婚,这样她就会怕,不怕也无所谓,起码不会像今天这么倒霉。反正这种事,谁怂谁就倒霉,他算是看明白了。

林则徐听完,受到了点醒,前几天他和龙汝言聊起这事的时候就说过,有的老婆可以怕,有的老婆不能怕,要分人,他强烈建议龙汝言回家把老婆打一顿,一定是有利无害的。凡事都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现在换龙汝言用同样的话来劝他了。

“没错,你说的对,”林则徐说,“有些人不能惯着,越惯越坏菜。咱们这样,兵分两路,你回家打老婆,我去虎门销烟。”

“可我还是有点舍不得......”

“靠,你个废物!”

“怎么了,那可是我自己的老婆,你销你自己家的烟了?”

后来人总结出这么一句话:沉没成本不参与重大决策。意思就是说,这个老婆是你好不容易娶来的,你不舍得浪费这一份努力,以至于今后的人生都被你娶老婆这件事左右,再也不能自在地活出你的样子,这是不对的。

故事根据历史杜撰,不要当真

公众号:周十七

福利:关注本站微信公众号:秘术网,回复:666,赠送247本相面、手相、盲人派算命、摸骨、铁板神算、解梦、测字、占星等秘术古本!
  • 微信:1715524655
  • weinxin
  • 公众号:秘术网
  • weinxin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3年10月7日 21:42:53
  • 本站部分内容来源于用户提供或转载自优质网络合作媒体,旨在传递信息,不代表本站的观点和立场,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您有版权权益方面的问题,请及时联系我方更改和处理!
明代高密孝子战正、战翱 历史

明代高密孝子战正、战翱

明代高密历史上有两位战姓孝子,曾被后世传颂数百年,他们就是战正、战翱叔侄。 战正,字得义,明代高密北隅人,洪武年间,战正之父战思道辟为县衙掾吏,不久调任福建大宁县,当时战正之母身孕在身,其父独往赴任,...
孟子与《尚书·禹贡》的口径冲突 历史

孟子与《尚书·禹贡》的口径冲突

本章上半截内容是孟子以社会分工论去驳神农家许行的“人人都得种地”这一绝对同工种论调。孟子非常巧妙的举出了大禹治水的例子,社会分工本身的合理性+道德圣人模范权威加持,论述驳斥得十分漂亮。 孟子的话里有这...
鬼才法正,做人太黑 历史

鬼才法正,做人太黑

三国有两大猜想,或决定时局走向。 一是郭嘉之死,曹操赤壁大败后哭着说,如果奉孝还在,绝不会失败。 二是法正之死,刘备夷陵大败后,诸葛亮叹息说,如果孝直还在,一定能制止刘备伐吴,就算劝不住也能跟着刘备,...
明代大名府通判仪瑁 历史

明代大名府通判仪瑁

仪氏家族为元代以来高密盛族,明初仪智官至礼部侍郎,曾教授明宣宗朱瞻基。其子仪铭,长期辅导景泰皇帝,官至兵部尚书,父子俱有帝师之荣。明代仪家出仕者甚多,如御史仪溥、给事中仪泰、锦衣卫百户仪海、沐阳训导仪...
评论  0  访客  0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