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风水案例——水井定位

中华秘术网 2021年10月7日08:57:04
评论
130 views
广告

2021年9月底去安徽农村,给一个新建的房子立向。在去之前,我反复问福主,“现在很多新农村建房,都要求建房的朝向统一,不允许按照自己的需求来建。你老家这里建房,会不会也有这种问题?村里、乡里会不会允许建的房子,和周边的房子朝向不一致?如果不允许,我过去给你的房子定朝向,你也建不了房,你还白花钱、我白花脑力!”

福主说:“如果有需要,稍微变一下没有问题的。”

我问,“你有什么建房的需求吗?我看看能不能满足?”

福主回复道:“我想建一个向西南的房屋,村里目前说的也是‘新房子建向西南’。”

我一查,向西南坐东北有“丑艮寅”三山。2021年“丑山”犯年克,“寅山”犯年克和三煞,剩下“艮山”无碍,且不冲克福主家的人。虽然2021年力士在艮卦,但是这个问题好办!如果是做向西南的房子,这个要求倒是能办!

到了现场,我远远看到已经建成的房子,整整齐齐都是一个朝向、一种外形,便问福主,“那边已经建成的,都是一个朝向,你确定可以变换一下朝向?”

福主答到:“如果村里要求的朝向好用,我们就按照村里来;如果村里定的朝向不好,就偏一点。”

我走到村里已经建成的房子,测量一下,建的都是向180度,是正向南,并非向西南!这么正的朝向,我是不取的。

福主想建朝西南的房子,我指着一棵树,笑着问福主,朝西南是这个方向,你确定这个方向的房子你能够做?

福主看了半天——估计是做不了!

我说:“其实我也希望你能够立这个朝向,你今年要建房,立这个朝向,再正常搭配房屋的层数,没有问题。但是你旁边的房屋是正180°的,你的房子为了建得别人看不出来,村里长官们睁只眼、闭只眼能够过去,只能稍微偏一点点。想建朝西南的房屋,恐怕是办不到了,只能是向南偏西南方。”

原本第一选择是向西南坤山,可惜不能用。

村里已经建成的房子,都是正坐北朝南的房子,2021年建坐北朝南的房子,坐“壬山”犯马前炙退和浮天空亡,坐“子山”的犯年克和阴府,坐“癸山”也是犯年克和阴府(如果是2022年建坐癸的房子,就没有这些麻烦了)。2021年子山和癸山建房所犯的问题,都需要在建房择吉中处理。

考虑到其他已建成的房子都是180°的,我给出两个朝向。一个是“坐癸向丁”191°的房子(第二选择),一个是“坐子向午”184°的房子(第三选择)。相比下来,191°癸山丁向的房子,优于184°子山午向的房子。但是福主看了一下坐癸向丁,差距有点大,还是不能建。最后用的第三选择。

经典风水案例——水井定位

这也是房屋风水中让人棘手的问题!虽然风水学技术的基本要求,就是在建房的时候,定好的朝向、好的楼层、好的结构、吉利的开工时间,但是遇上统一规划,个人不能左右,也只能望洋兴叹了!

说完了风水技术的无奈之后,再切入本篇要提到的问题。

放完线之后,离开现场,到福主家里谈房屋的内部结构事宜中,福主突然想起来,要在院子里面打一口井。我叹道:“你在现场怎么不说呢?在现场说了,我直接给你圈出来打井的位置啊,现在我画出来了,你能对应出在哪里吗?”

福主说,能够!

我想了想,那就给数据吧,给标志性的数据!我说,“你拿一张纸、一支笔来,我算一下!”

经典风水案例——水井定位

这个房子的坐山72局五行为庚子,定水井要用水土同宫。水局长生在“坤申”,“坤申”的区间在225°——255°,与房屋横向读数274°的夹角是19°——49°之间。

(正规的坤申是217.5——247.5度之间,我为什么要用225——255度之间,我下回再说。)

找到夹角19°和49°之间就好办了!

这个房子的开间是8米,测量水井的位置,应该站在滴水线处,所以只剩下4米。然后用tanθ就可以计算出来。

tan19°=0.344,4米x0.344=1.376米,这就是“申”字开始的位置;

tan49°=1.15,4米x1.15=4.6米,这就是“坤”字结束的位置。

那么是不是挖水井的位置是距离房屋南墙1.376——4.6米的位置呢?

不是,因为滴水线应该距离房屋南墙至少有一步的距离。

所以“申”字开始的位置,在距离房屋南墙1.5+1.376=2.876米;“坤”字结束的位置,在距离房屋南墙1.5+4.6=6.1米。

最后开井的位置应该在距离房屋南墙2.9——6米之间为佳。

福利:关注本站微信公众号:秘术网,回复:666,赠送247本相面、手相、盲人派算命、摸骨、铁板神算、解梦、测字、占星等秘术古本!
  • 微信:1715524655
  • weinxin
  • 公众号:秘术网
  • weinxin
  • 版权声明 本文源自 公众号 明易堂风水世家, 整理 发表于 2021年10月7日08:57:04
  •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您有版权权益方面的问题,请及时联系我方处理!
广告也精彩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