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帝

评论

诸位君子,沿着昨天的拓展,玩个瞎扯的脑力小游览:

1、

大概每个人都有这个幻想:假如十四亿人,每人给我一块钱,我就发达了。

这想法美不美?嘿嘿。

再给你说个更美的幻想:这人,不管认识我,不认识我,都会尊敬我,喜欢我,爱戴我。

这想法是不是更美了?更不着边际了?嘿嘿。

可这事,一直有人办的到啊!

谁?

皇帝。

2、

你想想,有几个人给你钱花?有几个人喜爱你?

这种不可能的事,皇帝是怎么办到的?

假设,是假设,在人类文明的起初,只是分布在平原山泽河畔海滨的一个个的小部落。

起初,小部落里只是渔猎采摘,头人与长老们一开会商量,就OK了,不需要公共支出。

但随即,即面临安全问题,外面的部落打进来了,抢粮食抢人口烧屋子,怎么办?

要有部落武装。

就要有军费。

军费就要人人都交税。

随着军队的建立,公共机关等等就都要出现,就需要更多的税收,要想有更多的税收,就需要占领更多的土地、更多的人口,建立更多的军队与公共机关与职业公职人员。

最终大吃小,于是这块土地就出现了部落联盟,进而出现了王,进而出现了皇帝。

皇帝除了收税,还需要稳定政权与统治,于是建立起一套文化逻辑,所有人从小被教育要效忠于皇帝所代表的机构,名义上他负责照顾大家。

3.1、

从周代(公元前1046—前256)开始说起,周代以王坐镇中枢,分封上百个同姓王室与功臣于各地,形成上下垂直,四方拱卫的格局。各地诸侯给天子交税,周天子掌握全国最强大的军事力量,震慑四方。

这个模式持续了八百年,怎么垮的?各地诸侯一肩挑,既收税,又有军队,又管民。上百个诸侯中,一定有人杰能在自己的封国发展的好,大吃小,越来越强大,最终比周天子还强大。

3.2、

于是公元公元221年,秦国这个诸侯国吃掉了所有其它封国,也吃掉了周天子,成为天下共主。

秦国吸取经验,不搞分封,直接郡县制,皇帝一杆子插到底,派职业官僚管理所有的地方。

这个模式的危险,在于既然“暴力最强者为皇帝”,那么你秦始皇这个强者死了,继任者如果是草包,就会被其它强者干掉。于是六国遗民以旧恨,借民不聊生的怨气,如火如荼地迅速推倒了秦朝。

3.3、

刘邦继而成为暴力最强者,拉着六国贵族建立大汉朝,并随即清除了六国贵族、新兴军头。

刘邦吸取经验,又造了一个逻辑——“非刘姓不得为王,否则天下共讨之”。这是在强化对皇帝的神化概念了。

然后既搞郡县,皇帝选拔文官集团一条线管到各地;又分封刘氏皇族为王,藩镇各地,拱卫皇帝。

但是藩王坐大后,就反了。

可啥叫命?啥叫运?西汉二百年,老刘家没草包。汉高祖、汉盈帝(吕后)、汉文帝、汉景帝个个都是强主,随即又蹦出个汉武帝,直接打出了“强汉不可撼动”的民族共识。

但是人不可能一直好命好运啊,最后就出来一个外戚兼圣人王莽,趁着帝祚无嗣的空机,篡了权。

但大汉老刘家这一血脉很神奇,随后趁着天下大乱,又冒出一个不世出的奇才刘秀,又一统了天下,延续了大汉命祚。

近200年后,又是趁着朝纲混乱,小皇帝在位的空隙,强者们在各地军阀割据。而老刘家又冒出一个人杰刘备,可这次,刘备没干不过其它强者。汉祚终结于公元263年。

3.4、

晋代司马家是通过不要脸的手段篡了曹魏的帝祚,它的皇权一直缺乏神圣性。所以两晋的皇权一直偏虚弱。

虚弱的皇权,偏偏又由傻子皇帝晋惠帝接班,原本聪明的设计:傻子皇帝由精明皇后、忠厚外戚、近亲王爷共同辅佐,逐渐交给聪慧的皇三代。结果很快就演变成空前绝后的八王之乱。汉族精英、军队、物资储备消耗一空,胡人趁机而下,开启了四百年的南北朝分裂。

逃到南方的东晋一系,皇权本就既虚又弱,百年间又诞生不出英武之君,权力一直由外戚、藩王、地方豪族轮流掌握,最终熬死了,军事奇才刘裕篡了晋祚,建立南朝刘宋。

3.5、

到了隋唐(581—907),出现了两个变化,第一个变化是李唐初期,汉人终于憋出了李世民这种空前绝后的人才,继任者高宗武后、玄宗也都是杰出强者。于是百年间,盛唐号令万国。

我们作为汉人子孙,刻薄点说,咱别过于自骄自傲,华夏的体量这么大,文化中大一统的凝聚观念这么强,北边是人口稀少的蛮荒之地,南边是岛屿,西边是巨山,西南是开发落后的小国,东边是大海。在地球的这一纪,只要上边平稳发展不折腾,这一区域咱一定是最大国,如果诞生个长寿的英主,咱一定就是最强国。这没啥稀奇的。

第二个变化是科举制度。之前八百年间,皇权一直搞不定豪门士族。你开国皇帝吃肉,我开国功臣啃骨上肉,你接班皇帝在中央继任,我在位大臣的子孙镇四方,这既合情又合理。你皇帝得照顾我重臣。

而如果官员的选拔如果集中在豪门、贵胄,比如你崔家、裴家,在中央一帮子是你家人,在地方几个省的一二把手也是你家人。更危险的是,一旦中央皇帝虚弱,地方这个省连续几代人都是你家人,那你这一家跟封国有啥区别?跟曹操孙权刘备有啥区别?

又比如王莽,他家几代人一直担任宰辅,爷爷当完,父亲当,父亲当完哥哥当,哥哥当完弟弟当。当当当当,搞出个王莽。

李世民开科举时,高兴地说“天下英雄尽入吾彀中矣”,说的哪里只是能选拔出人才了,而是终于可以选拔出左手右手左腿右腿,来替换皇权周围的豪门了。所以他高兴嘛。你源源不绝的寒门来担任高官,说撤你就能撤你,说换你就能换你,大臣这一块对于皇权的威胁,终于可以解除了。

3.6、

科举制度这个事,很大一块是剥夺豪门的既得利益,很难办的。

李世民这类的雄主闯开一条路,这个观念的滋生、蔓延成习惯法,是需要周期的。所以到了北宋,科举才真正成为主流观念,大家都认了。

北宋以文人治国,看着名义很好看,其实就是把权力从豪门手里夺走,交给了源源不断的寒门。所以北宋外戚、军人、藩镇的都折腾不起来了,与北部的大辽、西北的夏形成相安局面,文化繁盛,老百姓生活富庶平安。多好的局面。

对了,这里插一点,别觉得古代老百姓都饿的面黄肌瘦,许多学者看史书上记载,说文景之治、贞观、开元、宋仁宗这些鼎盛时期,照样老百姓如何如何吃不上饭。

古代老百姓,跟你我现在老百姓,吃穿是一个程度。

这是常理。

怎么说?

人口少时,耕种的土地多。粮食够吃。

因为粮食够吃,所以多生多育。

当粮食不够吃,老百姓自发的就不多生了。

就这么简单。

那为什么史书上动不动就有饿殍?

一是总有的地方、总有的时代,王八蛋贪官污吏横征暴敛;

二是古代交通运输、朝廷执行效率等远不如现代科技加持下的有效,一旦出现天灾,赈济能力弱。

大宋文治之盛,是两三千年来的盛景,也长期睦邻友好,一切看上去都很好。可最终在王朝发展的陈腐衰落期时,死在了意外的狼突豕奔的金朝手里。

这也是命数。每一时期总有王者兴。大辽军备赫赫,也是亡于金朝。

3.7、

总有狼突豕奔,每个时代都有王者兴,不要小瞧小国,不要小瞧人。

辽、北宋,亡于金。

金、西夏亡于蒙古。

蒙古军队已经成为全世界公认的强悍武力的代名词。

其实呢,还是命与运,你把国家看成人,把地球看成蓝图,把时间放大到千年万年。

蒙古是捡了漏。大宋这个“人”,在他这一“时期”,他的思维模式就是弱支弱兵,我在中原好好过富足日子。

匈奴、突厥都是游牧民族,都曾军备长期强盛,都扎根在北方草原。但当时汉、唐的思维、气质、组织与大宋不同,汉打匈奴,唐打突厥,结果我们都知道。

亚洲这一块,中原拦不住北方游牧强国,成为其根据地。那周邻的国家就更别说了,在蒙古军锋鼎盛时期,谁还能顶得住?只是看蒙古的国力与决策,能走到哪一步罢了。

伟大的成吉思汗,说来其实就是这样。

跟李世民的天可汗,本质是一样。而成吉思汗及其后裔的文治安民,跟李世民就远远不是一个量级了。

蒙古大帝国看似空前绝后,其实只是它捡了漏,吃下虚弱时期的中原,而它地理位置在北部,于是南北征讨,搞出这么大局面。但是怎么维持下去呢?只能四分五裂,各自治理。

而汉、唐、明,觉得北方荒芜之地,硬吃下去,有啥用?空费国力。

3.8、

朱元璋被评价为国史上“得国最正”的皇帝,是因为他乞丐起家,一刀一枪打下的江山,没根基,没依仗,没篡位,清清白白,尤其终结胡族入侵的百年国耻,实是华夏再救者。

可我们汉人子孙说自家事,还刻薄的说,这也没啥神迹。这块土地,汉人主体,尤其文化大一统观念凝聚力太强,这是迟早的事。

落后就要挨打,谁都有虚弱的时候,谁家都有虚弱的时候,被强者一时偷了家,这是正常的规律。

但只要文化观念主根不断,你刘渊也好,石勒也好,苻坚也好,鲜卑也好,辽也好,金也好,元也好,清也好,南越也好,印度也好,沙皇也好,可以横绝一时,可以维系三百年王朝的国运规律。但是最终还是汉人,在汉文化的汉人维系。

五千年来,华夏最危险的时刻是什么时候?

两个时期,

一个是南北朝,中原被胡族占了四百年,文化上胡汉交融,但还是汉文化偏大。但军事上,南方偏弱,一度很危险,南朝如果也被前秦、北魏、北周吃下,国史的风貌气质会变个样子,但不过也是清朝提前版。最终还是汉化。

另一个是最危险,就是清末以来,文化自信被打掉了,一度观念彻底西化,你文化上欧美化了,一代两代三代四代,也就是一二百年时间,就变了人间了。五千年国史,就成他国异闻旧闻了,老学究们研究的东西了。国土、人文、观念都变得不敢说、无法说了。

3.9、

清朝,又是一番人间命与运。

吸取过去两千年经验,把皇权的游戏手段玩到一个高度。开国百多年的皇帝,皇太极、多尔衮、康熙、雍正、乾隆都是英主,于是有了今日的河山基础。文化上,在保持核心一点外彻底与汉文化相融。以小民族能维系三百年,很了不起。于此见人智之高,谋划之深,也见气运之神奇莫测。

4、

回到文头,皇帝要收税,皇帝受普天之下的爱戴。

在文中的第三阶段,我们瞎聊了皇帝怎么维系收税与受人爱戴。本质上就是如何预防与解决篡位。

国外的,大抵也是如此吧?日本君掌祭祀式的共和,英国虚君共和,美国资本共和,不过也是收税与权力稳固受爱戴。

人能在人的聚集中,在五千年或一万年间,玩到这种程度,真是一场浩荡无匹的智力游戏啊。

皇帝

公众号:禹州千草堂

福利:关注本站微信公众号:秘术网,回复:666,赠送247本相面、手相、盲人派算命、摸骨、铁板神算、解梦、测字、占星等秘术古本!
  • 微信:1715524655
  • weinxin
  • 公众号:秘术网
  • weinxin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3年10月20日 15:49:53
  • 本站部分内容来源于用户提供或转载自优质网络合作媒体,旨在传递信息,不代表本站的观点和立场,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您有版权权益方面的问题,请及时联系我方更改和处理!
景泰元年顺天乡试举人李杰 历史

景泰元年顺天乡试举人李杰

李杰,字文英,别号松菴,明代高密西隅人,生于永乐七年(1409年)十一月初八,卒于成化九年(1473年)三月十八。景泰元年(1450年)庚午科顺天乡试举人,官睢州学正、镇海太仓卫教授。 李杰出身于宋元...
明代高密孝子战正、战翱 历史

明代高密孝子战正、战翱

明代高密历史上有两位战姓孝子,曾被后世传颂数百年,他们就是战正、战翱叔侄。 战正,字得义,明代高密北隅人,洪武年间,战正之父战思道辟为县衙掾吏,不久调任福建大宁县,当时战正之母身孕在身,其父独往赴任,...
孟子与《尚书·禹贡》的口径冲突 历史

孟子与《尚书·禹贡》的口径冲突

本章上半截内容是孟子以社会分工论去驳神农家许行的“人人都得种地”这一绝对同工种论调。孟子非常巧妙的举出了大禹治水的例子,社会分工本身的合理性+道德圣人模范权威加持,论述驳斥得十分漂亮。 孟子的话里有这...
鬼才法正,做人太黑 历史

鬼才法正,做人太黑

三国有两大猜想,或决定时局走向。 一是郭嘉之死,曹操赤壁大败后哭着说,如果奉孝还在,绝不会失败。 二是法正之死,刘备夷陵大败后,诸葛亮叹息说,如果孝直还在,一定能制止刘备伐吴,就算劝不住也能跟着刘备,...
评论  0  访客  0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