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界江湖,八十年代的西安易界

2021年8月31日09:59:25评论475 views
广告

​易界江湖,八十年代的西安易界

二十世纪八十年代,算卦看相的队伍,一下子在西安冒了出来。开始主要在南门外甕城之东的马路上和护城河岸。我有工夫也去这些地方游转,我主要是当观察员,带着好奇心看这些人怎样拉生意,都用什么法方推算,怎样具体操作。我还特别警告自己不要跟他们说话,但一个叫“奇门张”的,不知怎么就知道了我,有些朋友就把他对我的不善传到了我的耳朵,说他招了一些学生讲奇门,拿的是一本当时坊间新印的黄皮的《奇门遁甲》。这本书我早见了,是新排印的解放前的一本书,在八十年代这是奇门类新出版的唯一的一本书。因为出版社编辑不懂,搞错乱的地方每一页都有,基本没法阅读,奇门张就凭这本书弄事。他可能怕我说他的不是,就对学生说,费某某搞的奇门都是错的。我的奇门书当时还未出版,讲奇门也是后来的事,没人见到我案头上搞的东西,错了对了他是不可能知道的。一开始我压根儿就不想说他什么。他即是说了这话,我也没有理睬。

还有些这个队伍里的人,往往就找到我家里来,我虽然出于礼貌也接待了他们,但总是不喜欢他们。我给学校的教职工打招呼,对校外来找我的人不要告诉我的住处,这样其实也没有大的干扰。

​易界江湖,八十年代的西安易界

当时有一个K先生,也是搞这行的,显得比其他同行儒雅有文化,据说是中专毕业。他来找我,我们还谈得可以,他就经常来聊天,说术数上的事,这又使我感到不堪。我还有我的正业,只是出于好奇,课余对易略作染指,要我把此作为专业操弄,我当然受不了,就不由冷落了他,他就对别人说些对我不满的话。有一次台湾的吴明修来西安演讲,把易界都惊动了。K先生也去了,他要和我照像被我距绝了,我知道得罪了他,但也没有后悔。

​易界江湖,八十年代的西安易界

顺便说说吴明修。台湾毕竟是小地方,吴明修在彼也许是个人物,但他讲的以及我见到他出的几本书,都是挑四库中术数的一些门类照炒陈饭,并没有自己的东西。于是我听完就走了。后听说西安易界中午陪吴吃饭,激动异常,如过节庆,不少人喝得酩酊大醉,有些竟醉得不省人事,溜到桌下。我庆幸自己没有卷进去。

福利:关注本站微信公众号:秘术网,回复:666,赠送247本相面、手相、盲人派算命、摸骨、铁板神算、解梦、测字、占星等秘术古本!
  • 微信1715524655
  • weinxin
  • 公众号:秘术网
  • weinxin
  • 版权声明 本文源自 公众号 费秉勋杂俎
  • 本站部分内容来源于用户提供或转载自优质网络合作媒体,旨在传递信息,不代表本站的观点和立场,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您有版权权益方面的问题,请及时联系我方更改和处理!
命理笔记丨国父孙中山 四柱

命理笔记丨国父孙中山

中山先生之生辰,历来颇有争议,但总体而论,亦不过两种说法。 其一,为1865年11月23日寅时(乙丑 丁亥 丁酉 壬寅)。 其二,为1866年11月12日寅时(丙寅 己亥 辛卯 庚寅)。 林庚白先生认...
闲来无事解几个梦(上) 杂术

闲来无事解几个梦(上)

解梦是个有意思的活动,因为大家都在对信息进行加工——这里不得不提起对弗洛伊德这个老革命的敬仰之情,他首先提出,梦,是意识对需求的加工,而梦被说出来,就又被加工了一次,你耳朵里听到的某人复述的梦,或者不...
五行不能看作实物 四柱

五行不能看作实物

五行金木水火土,这个是中国文化的一个元素常识了,基本上上人人皆知;也因如此,就算平民百姓术数小白,也可以谈几句五行,木生火、金克木,木头烧起来就有火,斧头可以砍伐木头,等等,不再举例。 其实这是很肤浅...
聊聊李嘉诚 四柱

聊聊李嘉诚

读者让我聊李嘉诚八字,然后我统计了一下资料。 噢,原来李超人要变卖英国资产所以上热搜了。看了看原因,大抵就是因为疫情,在英国的产业受当地白左抵制了,英政府强制性的回收资产。 关于李嘉诚的八字,信息都是...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