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来无事解几个梦(上)

2022年3月8日21:13:23评论196 views
广告

解梦是个有意思的活动,因为大家都在对信息进行加工——这里不得不提起对弗洛伊德这个老革命的敬仰之情,他首先提出,梦,是意识对需求的加工,而梦被说出来,就又被加工了一次,你耳朵里听到的某人复述的梦,或者不是原来的梦了。这时候要解,就是两个路子,一个是挖掘需求,一个是预测未来——挖掘需求其实不需要传统玄学,当然也可以——只是很多理论都能做到,例如冥想,例如阿卡西,例如元辰宫什么的,都可以,但如果是预测未来,这些手段可能比较“不侧重”,这就可以借助玄学的手段,例如民间的谶纬学、梅花易数根据梦境起卦、奇门六壬等预测手段、还有很多其他手段,不过这个东西说实话,起不到什么重大作用,因为梦往往是焦虑、担忧和惊恐的修饰,他知道你担忧什么,但是想通过这个事儿直接断准事情,其实有点不客观的。

第一个梦是前几天一个朋友S君跟我讲的,梦境是这样的:

一个人在草地上走,突然遇到了一头狼来追他,草丛里应该还有几双眼睛。他一看见狼,就没命的跑,期间路过一个水塘,他很渴,想去喝点水,但是感觉水塘里也有狼在等他,在梦里他都快吓哭了。

就这么没命的跑,然后就到了悬崖边上,哥们儿想都没想就跳了下去,但是没有坠落,然后飘起来了。

飞的不熟练,老想往下坠,越想往下坠,他就越惊恐,然后就往上跳,狼也飞过来咬他,始终也没咬到。

然后就好像飞到了一个古城,古城全是房子,他在房子上跳来跳去,好像也有轻功一样,不过没有狼追了,但是还是没停下来,就这样在房顶上飞跳,直到睡醒。醒过来之后浑身疲惫。S君跟我讲之后,我就乐了,我问,你是不是看过一个电影叫做《邪不压正》?彭于晏演的,姜文的作品。

他说确实看过——因为场景太像了。

大概分析一下,我的断语有以下几条:1最近跟同事有吵架或者抢人家绩效了;2至少连续几天都没睡好,熬夜到凌晨1点

最近有升迁的事情,找了单位的副总或者老总秘书帮忙说话,最终能成功

S君听到之后表示比较敬佩,并说要我帮帮他升职的事情。反馈也有三:

1前几天有个下属做的业绩,他算在自己头上了,那个下属直接离职了

2这几天有个投标计划,每天晚上都在做标书,做梦的当天刚把标书投上,早睡了仨小时;

3 当时他的绩点够了,已经向上级领导部门提了升职的事儿,上面说研究研究,还没准信儿,他跟其副总关系好,准备这几天去活动

其实这里面用了三个体系:

第一条,其实是根据弗洛伊德的释梦学说下的论断的,因为梦的前半部分很显然是有“被窥探的恐惧”,一般有这种梦境,内心是有较强的道德冲突,就是做了一件令自己很不齿,但是不得不做的事情,做这个事情,得到的利益足够大,但是做了,自己则很过意不去,产生了冲突。

据我说知,S君是一个非常正派的人,他为人非常谦和,也从没有在钱上亏钱过自己的下属,既然他在梦中有“被窥伺的恐惧”,这就说明他最近一定做过较大的亏心事。水塘表示他的渴望,内中也有狼,所以显然是在钱财上亏了别人,引起了让他的道德底线反击的事情,所以推断他最近坑了人家的业绩。

第二个则是根据中医来的,强度较大的梦一般都跟肝魂飘动有关,也就是肝里有风。他问我的时候大概是立春之后不久,此时肝刚刚开始有点活跃,他就做了这样的梦,说明最近肯定伤肝肾,以他的工作性质论断,基本可以确定最近有项目要忙,睡得太晚。

第三个则是起卦。人在房顶上跑动,上震下艮之卦,是雷山小过卦。根据他问我的时间,得动爻为二爻,先看卦辞曰:过其祖,遇其妣。不及其君,遇其臣,无咎。就是错过了爷爷,遇到了奶奶,没遇见皇上,遇到了大臣,不凶。

虽然没直接找正主,但是找到了接近正主的人帮忙,不会有过错。

另,本卦为上卦震,用卦从艮变巽,从克泄变同气,本身就是进步,而且问卦时间木旺,所以粗略一断,大体的吉凶就出来了——是肯定升职成功的。——而且从财爻变成劫财,明显是踩着别人上来的。

闲来无事解几个梦(上)

还有一个梦,挺有意思。

我有个年龄不大的朋友,最近说老梦到在水上练轻功,是类似白洋淀那种水面,芦苇很多,他就在水面上飞来飞去——又是飞来飞去的梦——,但是他老担心自己的鞋子湿了,所以梦里非常焦虑,好像是有个女性的声音告诉他,鞋子不能湿,湿了就好像不行,所以就老得盯着鞋子看,如果湿了,就得重新来。可把他焦虑坏了。后来我就问,这个女性的声音是谁?

他说回忆一下,像他妈妈,又像他小姨

听到这儿,很多懂心理学的朋友已经会心一笑了。芦苇+母亲,很明显了。

于是我断了几条:

1你找了个女朋友吧,你还在上学,应该找了个至少比你大8岁的女朋友,她能在学业上支(bao)援(yang)你

2你跟你女朋友白天没有时间联系,都是晚上吧

3你跟你这个女朋友,大概一两个月左右,就走到头了,而且分手是你女朋友提出来的,你还不愿意分呢

他当即反驳我,不可能我不可能跟我女朋友分手,她多好啊,我能少奋斗好几年,而且长得很漂亮的,脾气也温和的很,不会跟我提分手的。

我说我们走着瞧呗。

先说一下分析思路。

1 女性声音偏大,而且特别说明了,梦见的水域是长了很多芦苇,这个大家如果没看过弗洛伊德的书,可能不太清楚,其实梦到草(不是宏观的草原,而是你能注意到的草),一般这个事儿,就跟欲望有点关联——不绝对,但是可以考虑这方面。

这个梦里面,令他紧张的元素有两个,一个是这个女性的声音为他下了个禁令,不允许他湿鞋,第二个元素就是这个鞋子。他很显然受这个女性声音的支配,首先确定他的强烈的恋母情结,其次,他不想弄湿鞋子,一方面是因为外界的禁令,一方面,这是他的鞋子,切身的关系他的利益,贴身的东西,一般也是论断跟枕边人有关。但是这里面,明显自身利益要更能引起他的焦虑,所以综合来判断,肯定是找了个已经工作的女朋友,而且还不能没钱

2 有了第一条论断,出第二条比较容易,飞行的梦、跳跃的梦,一般都跟伤肝有关系,如果一个女性,老耽误他晚上的时间,但是这个兄弟还在上着学,不可能是因为同居,那么肯定就是煲电话粥了。白天人家要忙工作,晚上空虚的时候找小男朋友聊天,很合理

3 第三个还是因为断卦,水面上练习飞行,是上震下兑,为什么不是上震下坎,因为坎水是深潭,他这个明显提了,是白洋淀那种湿地,用兑卦为泽比较贴切。雷泽是什么卦?归妹卦。但这里是少女从长男,为婚姻嫁娶之象。

不是小男孩找了大好几岁的女生吗,卦象明显不符合。但是不要忘了,在这个恋情里,受感情折磨的、属于被动地位的是这个小伙子,而女性那边,是稳稳的,所以这个卦,少女其实是这个小男生,而长男反而要看这个女生

根据当时的时间,论动爻为上爻,然后看本卦为兑卦,变卦从震变离卦,这是由“不怎么吉”转凶了。

兑卦为金,本来体克用,还能利财,转成离卦,反而克兑卦,所以断是女友提分手。另外,离卦先天数3,但是3数不太符合状态,于是用三的合数八来试探,果应。

后来看反馈:

1女朋友是92年冬天的,小伙子是01年初,差着八岁多一点

2女友是某大厂的小中层,年薪加奖金这些,有100多个,小伙子还没本科毕业;女友经常给他买礼物,但是现金还没给过多少

3去年农历四月问的事儿,农历六月,女方提的分手——因为家里催婚,女方相亲,结果一相就中了,只能“忍痛割爱”

就这样,小伙子丢了他的“爱情”。

说实话,早年间的时候,人们谈论解梦,往往从谶纬上入手,或者进行想当然的分析,例如梦到太阳就是官贵这样。有时候听准确,有时候不怎么准,要看运气,归根结底,很多人的梦醒了就忘了,案例没多少,而且大家不是很关心这种小事情,所以解梦这一块儿,长期被谶纬梦书占据,术数在上面的应用不算很多。近现代,大家逐渐关心人的内心情感,各种术数学开始研究占梦的技巧。这些例子也没什么一定之规,往往都是人家有求,这边有应,算是一个小的占卜,也连带一点精神分析,写出来,算是个茶余饭后的谈资,博君一笑而已。惊蛰已过,春天真的来了,愿大家今年平安喜乐。

福利:关注本站微信公众号:秘术网,回复:666,赠送247本相面、手相、盲人派算命、摸骨、铁板神算、解梦、测字、占星等秘术古本!
  • 微信1715524655
  • weinxin
  • 公众号:秘术网
  • weinxin
杂术最后更新:2022-3-13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2年3月8日21:13:23
  • 本站部分内容来源于用户提供或转载自优质网络合作媒体,旨在传递信息,不代表本站的观点和立场,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您有版权权益方面的问题,请及时联系我方更改和处理!
起名是个大学问 起名

起名是个大学问

昨天有人问我,按照八字五行玄学起名是真的假的? 这个问题我思索再三,怎么回答都不合适。 因为怎么回答都是得罪人的。 最后,只能回答他,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至少从笔者的角度来说,是倾向于是的。因为我也...
祖父母、父母埋的位置很重要,比房子买在哪都重要 堪舆

祖父母、父母埋的位置很重要,比房子买在哪都重要

这两天星球在讲祖坟,有学员就私聊我说:祖坟的风水真的影响好大啊!他姥爷去世的时候,舅舅找人去看的坟地,从下葬起就不顺,先是跟丧葬的人吵架,然后舅舅家的表弟染上了赌博,已经输掉一套房子了。 他舅舅一辈子...
夫妻俩的婚姻线为什么会迥然不同,是手相不准吗 相术

夫妻俩的婚姻线为什么会迥然不同,是手相不准吗

看手相的时候最怕遇到的情况就是两口子一起来。因为老公不知道老婆的秘密,老婆不知道老公的秘密,我说出来以后,要么一方抵死不承认,容易引发夫妻吵架,要么觉得我看得不准,期望而来失望而归。 所以一般有人给我...
学术要建立在完整的体系基础上 四柱

学术要建立在完整的体系基础上

八字命理是一套逻辑清晰,思维严谨的推理过程,所以一定需要有一套逻辑清晰的完整体系在背后支撑才行。 市面上流传的易学数术有很多种,并且能算准的也不在少数,但是真正能简单上手,可以让人学会的,却是寥寥无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