阉党之流,实乃明朝之奇观也

评论

阉党之流,实乃明朝之奇观也

天启七年十一月,魏忠贤逃到阜城县南关,刚松一口气,却听人说思帝正带人来抓,吓得屁滚尿流。

他自知若是被人抓回去,铁定没有活路,心灰意冷之下,魏忠贤解下裤带,上吊自缢而死。

他的贴身太监一看魏忠贤已经没了气息,早已慌了手脚。主子都不在了,自己也难逃死路,于是,他也上吊自杀,随主子而去。

魏忠贤一死,朝堂顿时气象新生,这个风光了好多年的太监,到头来成了众人口中的笑话。

虽然,这泼猴无赖原来只是个不识一字的地痞流氓,但这样出身卑微的人竟把朝堂搅得天翻地覆还真不可小看。

1.

魏忠贤,是北直隶河间府肃宁县人,原名叫做魏进忠。魏忠贤是熹帝赐给他的名字。

这个人从小不务正业,吃喝嫖赌,游手好闲,是个当真不学无术的市井混混。

魏忠贤进宫的时候,连大字都不认一个。他之所以自阉入宫,也无非是想要谋一份差事而已。

可偏偏魏忠贤生了一副好口才,伶牙利嘴,诡计多端,为了向上爬,他是无恶不作,无计不生。

后来,魏忠贤结识了司礼监太监魏朝,那时,魏朝是朱常洛、朱由校父子的近侍太监。

因魏朝的推荐,魏忠贤成为朱由校生母王才人的典膳太监。王才人去世后,魏忠贤也曾服侍过李选侍。

等到朱由校即位,魏忠贤被提拔为司礼监秉笔太监兼掌东厂太监。

这个职位可太有意思了,按道理,在太监的各个职位类别里,司礼监是最重要的,而且权力最大。因为司礼监涉及到为皇帝批阅公文的事情,倘若太监没有一定文化根本进不去。

可刚才提到,魏忠贤明明一字不识,那么,他又是如何进入到这个岗位的呢?

这就要说到魏忠贤的本事有多大了。

2.

在魏忠贤的晋升道路上,有一个女人不得不提。

这个女人称为客氏,她是朱由校的乳母。据说,她长相妖艳,行为不点,常有风流之事传出。

朱由校十分依赖这个女人,他登基之后不过十天,就封客氏做了奉圣夫人。两人出入,经常形影不离。

朱由校如此看重自己的乳母,是有原因的。

朱由校的父亲朱常洛虽然身为长子,但不受万历的宠爱,连带着朱由校在皇宫中的日子也极为凄惨。

朱由校的生母本来是宫女,因有了皇子才升为王才人,但她地位低下,受人欺负,很快就在皇宫中抑郁而死。

王才人死后,李选侍代为抚养朱由校。但毕竟这样的环境之下,朱由校想要活得轻松自在,也是很难的。在朱由校的身边,或许也只有乳母才会对他真正的好。

仗着朱由校的关系,客氏在宫中非常嚣张。出门常用八抬大轿,动不动就辱骂笞打下人,大伙见了她都很害怕。

魏忠贤为了巩固自己的权力,暗中巴结上了客氏。

客氏考虑到自己的身份地位,随即与魏忠贤一拍即合。

宫女与太监私通,这在旧时的宫中也是常有的事。不过,客氏与魏忠贤的关系又进一层。

他们两,一个是朱由校的乳母,日常侍奉在皇帝身边,一个是朱由校的近身太监,里里外外都由其打点。

魏忠贤是由魏朝引荐,巴结上司礼监太监王安,再由王安认识了客氏。

不过,魏忠贤成为朱由校身边的近侍太监之后,他便设计杀了魏朝。

又在客氏的怂恿下,干掉了王安,至此以后,他基本掌控了太监的大权。

接下来,魏忠贤便把自己的爪牙伸向了朝堂。

3.

在明朝的皇帝里面,朱由校也算是个奇葩,爹不疼,娘不爱,从小没有受到良好的教育,但偏偏他是皇长孙,一路披荆斩棘,走到皇帝的位置。

历史上有人评价称朱由校是个“童蒙”,啥都不懂。这么说,可能有些过分了。

要说朱由校没有受到重视,从未接受过正统的D王家教育可能是真的,但要说他一点政治头脑都没有,那是不对的。

试想,朱由校为什么要把魏忠贤搬出来?

这就又不得不说到他的爷爷朱翊钧给他留下的烂摊子。

万历年间,朝廷文官党派丛生,万历无从抵抗,最终采取了消极放任的态度。

万历不上朝的几十年,朝堂上形成了以东林党、浙党、齐党、楚党为首的几大党派。

等到天启年间,朱由校上位后,他发现自己根本就没有办法做事,无论怎么做,这些言官们都会跳出来议论纷纷。

他们中的绝大多数人,根本就不是为了国家的利益、朝廷的利益,全都是为了发展自己的门派,以及自己的利益。

朱由校也很为难,他不得不把魏忠贤抬上来,并试图抵挡党派们不断争纷的趋势。

魏忠贤在朱由校身边多年,尽管,魏忠贤也是个奸诈狠毒的人,但至少当初他对朱由校那是真的用过心,朱由校断然是信任魏忠贤的。

4.

魏忠贤一面与客氏勾结,一面在朝堂里发展自己的党羽。

很快,魏忠贤便在朝堂上站立了根基。内外大权,几乎都集中到了魏忠贤手里。宫内外形成了一个以魏忠贤为核心人物的“阉党”集团。

魏忠贤在朝中风光无比,有人为了讨好他,竟叫他祖爷,老祖爷,或者云千岁,九千岁等,这般名头,实在令人唏嘘。

看着魏忠贤如此嚣张跋扈,朝中文官大臣多有不满,不久之后,双方矛盾激化,逐渐升级。

天启二年十月,文震孟等人为代表的文官向皇上上疏,表面是希望朱由校勤于政事,实际是在暗指魏忠贤等人祸乱朝纲。

魏忠贤听到后很生气,便在朱由校耳边挑唆,颠倒是非,导致文震孟等人受到重刑。

至此,魏忠贤与文官大臣们的矛盾升级。

天启三年,御史大夫方大仁等人上疏再次弹劾魏忠贤。

天启四年正月,福建道御史李应昇上《补救时事疏》,剑指魏忠贤人等人。

同年三月,山东道御史黄尊素上疏讨论“时事十失”,含沙射影魏忠贤与客氏的关系非同寻常。

面对文官们的挑衅,魏忠贤来一波赶一波,有的杖打,有的贬官。可他发现,这些文人仿佛有使不完的力气,无论你怎么驱赶,他们还是一个个地往前冲。

5.

终于,双方之间的大战即将爆发。

天启四年六月,左副都御史杨涟上疏弹劾魏忠贤。这篇文章,在朝堂中引起轩然大波。各党派文官纷纷呼应,想要让魏忠贤下tai。

作为老好人的内阁首辅叶问高,自知已经无法再调和双方之间的矛盾,只好引咎辞职。

但叶问高心里很清楚,无论文官们闹得再厉害,只要朱由校不愿意动魏忠贤,魏忠贤肯定就没事。

果然,朱由校站在了魏忠贤这一边,他不仅不责怪他,还表扬他的好,同时还惩治了几位带头的文官。

闹剧暂时告一段落。

不过,看着文官咄咄相逼,魏忠贤也不甘落后。

天启四年四月,魏忠贤阉党亲信刑科给事中傅櫆借汪文言一案上奏,弹劾左光斗、魏大中等人,向朝中的文官大臣发起攻击。

这一次,汪文言被捕下狱。

这位汪文言,魏忠贤等人早就看他不爽了。

汪文言虽然官职不大,但在整个东林党派中起到了非同小可的作用,以汪文言这个人物为切入点,自然钓出了东林党中多位高官人物。这一局,东林党遭受的打击十分惨重。

6.

魏忠贤设计赶走东林党的代表人物,杀死东林党骨干之后,他又做了两件事。

第一件事,他仿照宋朝《元祐党人榜》,  炮制了一份东林党人榜,昭告众人,让东林党的臭名声远扬天下。

第二件事,魏忠贤继续清除东林党余党,威震朝廷。天启五年八月,魏忠贤矫旨下令拆毁全国书院,东林书院首当其冲。

如此一来,东林党的士气被彻底打碎。

本来,魏忠贤以为自己干完这些大事之后,终于可以高枕无忧。

谁料,好日子来得太短了。

天启五年五月间,朱由校带着魏忠贤、客氏等人去西苑划船。

可那天,天公不凑巧,朱由校等人划船之时,突然刮来一阵大风,把船给打翻了。

朱由校不慎落水,从此以后,落下了毛病,身体一直不好。

天启七年八月二十二日,朱由校在乾清宫懋德殿寿终正寝。

朱由校也当真是个厚道的人,他自己没有子嗣,就把皇位传给了弟弟朱由检。他在遗嘱里面留下这样一句话,要信任、重用魏忠贤。

可是,崇祯皇帝表面答应了,不出三个月,便换了主意。

朱由检有自己的想法和考量,作为一个新登基的皇帝,他势必要震慑朝廷,树立威严。

不久以后,魏忠贤遭到了清算,最后客死他乡。客氏的下场也是极其惨淡。

一个小小的阉官魏忠贤能够将朝堂搅得腥风血雨,不仅仅是魏忠贤自身的问题。

更重要的是形势所然。

明朝的制度决定了党派与阉官之间必然产生斗争,除非是像朱元璋那样,自己能力也强,能够用皇权压制。

否则,党派与阉官之间要么斗争,要么联合,总之永远没有安宁之日。

魏忠贤只不过是在这个过程中被推出来的一个人物。

他自以为自己了不起,活着的时候,还让别人给自己修祠堂,让老百姓拜谒。可没想到,这美好的日子,短短几年间,便什么都没有了。

说到底,即便是胆大如魏忠贤这样的人,也不过是时代的一粒尘埃而已。

公众号:小婉的文化客栈

福利:关注本站微信公众号:秘术网,回复:666,赠送247本相面、手相、盲人派算命、摸骨、铁板神算、解梦、测字、占星等秘术古本!
  • 微信:1715524655
  • weinxin
  • 公众号:秘术网
  • weinxin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3年12月27日 20:52:49
  • 本站部分内容来源于用户提供或转载自优质网络合作媒体,旨在传递信息,不代表本站的观点和立场,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您有版权权益方面的问题,请及时联系我方更改和处理!
古代中原人的御寒 历史

古代中原人的御寒

今天的中原人,都会说我们有五千年历史了。那么问一下:五千年前中原人是靠什么东西抵御中原地区的冬季严寒的呢?靠刨坟掘墓挖找实物证据的考古学家们有扒挖到了吗? 五千年前的中原人,求生存必然是要围绕着吃饭和...
景泰元年顺天乡试举人李杰 历史

景泰元年顺天乡试举人李杰

李杰,字文英,别号松菴,明代高密西隅人,生于永乐七年(1409年)十一月初八,卒于成化九年(1473年)三月十八。景泰元年(1450年)庚午科顺天乡试举人,官睢州学正、镇海太仓卫教授。 李杰出身于宋元...
明代高密孝子战正、战翱 历史

明代高密孝子战正、战翱

明代高密历史上有两位战姓孝子,曾被后世传颂数百年,他们就是战正、战翱叔侄。 战正,字得义,明代高密北隅人,洪武年间,战正之父战思道辟为县衙掾吏,不久调任福建大宁县,当时战正之母身孕在身,其父独往赴任,...
孟子与《尚书·禹贡》的口径冲突 历史

孟子与《尚书·禹贡》的口径冲突

本章上半截内容是孟子以社会分工论去驳神农家许行的“人人都得种地”这一绝对同工种论调。孟子非常巧妙的举出了大禹治水的例子,社会分工本身的合理性+道德圣人模范权威加持,论述驳斥得十分漂亮。 孟子的话里有这...
评论  0  访客  0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