辜负

评论

1、冯绍隆:命重而义短

公元532年,北魏,高欢率军击破了把持朝政的尔朱氏家族,尔朱氏的当家人之一尔朱世隆(500—532)被杀。

尔朱世隆有一个部下叫房弼,听说主公已死,与部下割臂盟誓,准备率军南逃,投降南梁。

房弼有个很受信任的心腹冯绍隆,冯绍隆对房弼说:如今到了绝境,人心涣散,您应该割开胸口与大伙盟誓,才够郑重。

于是房弼召集部下们,敞开胸膛,让冯绍隆刺血,准备再次盟誓。

结果冯绍隆趁机捅死了房弼,提着他的头投降了高欢。

冯绍隆此举,是常人的选择,为了活命,为了利益,忠义就不是个玩意儿了。

2、尔朱荣:力重而智短

往上追,说尔朱氏。

尔朱家怎么发的家?

尔朱荣(493年—530)是契胡族首领,在北魏晚期坐大,成为北部最大的军阀,当时北魏胡太后毒死了亲生儿子孝明帝,尔朱荣借机南下,杀了胡太后与小皇帝,改立孝庄帝,把持了朝政,一如董卓、曹操故事。

但此人与尔朱家子弟善于打仗,而没有治理能力,大肆诛杀,搞得天怒人怨。后来尔朱荣大意,在准备篡位前夕,于皇宫中,父子均被孝庄帝反杀。

接着尔朱氏的统兵弟侄辈,杀入京城,复杀孝庄帝。

尔朱荣的选择,也是权臣的常规操作。北魏天命将尽,兵马在尔朱荣手中,三十多岁的他想要改朝换代,自己做皇帝。只是未成而已。

辜负

3、诸葛亮:义重而力薄

看看冯绍隆,看看尔朱荣、尔朱兆,看看董卓、曹操,看看司马懿,看看刘裕、杨坚、赵匡胤。我们就会不由得想到诸葛亮,才真正体会到为何千秋膜拜孔明,这里面有人世与为人之非常难得。

第一层:诸葛亮是权臣,兵马在手,政务权力在手,财权人事权在手,威望彪炳。他只要有一点私心,念头一动,只需一点时间,把刘备旧人换掉,私恩提拔一批新人,蜀汉立马就更新换代成诸葛氏。

第二层:诸葛亮没这个心,可小皇帝怕你有这个念。两者之间彼此猜疑,彼此一定要干掉对方才行,否则寝食难安。可碰到个刘禅,恰恰就没大动这个心思;而诸葛亮,又恰恰不畏惧这个常理。

第三层:注意,这个更是胶着隐秘的难点,这个要细讲,讲的就很啰嗦了。

你说皇帝与臣子的本质区别在哪?

在于有没有私兵

你是皇帝,你连自己的私兵都没有,那你就啥也不是。

你是臣子,或者你就是县里的一个白衣,但你有私兵,私兵里就能选拔出将才。有了兵将,你再能解决财源,你再有助手,能从助手中选拔出得力智囊与管家,你就能与皇帝一争高下。

好,看到了这里,你再看,皇帝本质是什么?

是凝聚兵将、财税、助手的核心

这一切人,是跟着这位核心贴着走,贴着动。

你再看,刘备身边围绕的人才团队,曹操身边围绕的人才团队,孙权围绕的人才团队,是不是不一样?

你再看,李世民身边围绕的人才团队,宋仁宗身边围绕的人才团队,是不是又各不一样。

本质上,都是助手、兵将、财税围绕这位核心在出牌。

但是因为这位核心的志向、胸襟、性格、能力的不同,会选拔出不同的助手,而这些配角亦会根据主公特色的不同,来调整自己贴合的方式与力度。

好理解不好?

根据主公的特点,这话该说?不该说?这事该办?该咋办?该跟他?还是该退隐或换人?助手们会机警的调整。

在彼此达成高度一致的情况下,助手们可以无后顾之忧地充分发挥自己的才干,进而才有了忠义这种情感共鸣。这才有了孔明绝不辜负刘备,姜维绝不辜负孔明这种奇景出现。

魏征敢在李世民面前恣肆发挥政鞭的作用,在隋炀帝面前就绝对不敢。

李世民能把军神李靖拿捏的死死的,换个人就未必了。朱元璋为啥非要杀蓝玉?一个道理,朱允炆镇不住。

这个道理,咱这种未经人事的人都能看得到?刘备看不到?看不懂?

他肯定看的远远更深切,于是就有了托孤时那句遗诏:“君才十倍于曹丕,必能安国,终定大事。若嗣子可辅,辅之;如其不才,君可自取。

后人大多把这句话厚黑化,认为是在恐吓孔明。

唉,我们这些竖子小人之心了。

三国鼎立,蜀汉最弱。夷陵之败,蜀汉精锐与威望大失。

接下来的形势,大概率能看的很明白了,将来大致是曹魏的天下。

曹丕远不如孔明,孔明必能把蜀汉治理安稳,但能否一统天下,要看天时地利人和,矢志不移,未必不行。

刘备知道儿子不是千万里挑一的奇才,而名、事、权需要统一,才能如臂使指。你孔明再天纵奇才,一山由二虎发号施令,终将一败涂地。

但我刘备即使看得很清楚,即使遗诏直接把这个帝位给你孔明,你孔明怎么解决已长达四百年的姓刘的延续大汉天命这一命题?你孔明怎么解决这一帮子追随我刘备与大汉半辈子的老臣旧部的初心?

所以他只能留下这么个活扣。

要知道,这句话不是一句话,是先huang遗诏,有法理性的。诸葛亮随时可以拿这个遗诏作为最高法令。

刘备知道这层理。

孔明也知道。

所以这是最悲怆的地方,怆然而泪下。

悲怆在哪里?

蜀汉后期的最优解,是孔明像曹操,像尔朱氏,像赵匡胤一样,自己当皇帝,名、事、权相统一,孔明直接任用贤明,所有的助手们贴着他的思路一以贯之,再不用一举一动都要“宫中府中,俱为一体,陟罚臧否,不宜异同”,再不用一点一滴啊都要去解释与斡旋,人事在这种拉扯与消耗中就都完犊子了啊。

可孔明不这么干,他没有像人事与历史常规中99.9%的乱世权臣那么去干。他只能在骑虎夹击中数出祁山,靠一己之极力搏一把奇迹,迎接几乎明朗的必然毁败的结局。

可也是这份心,也才有了姜维,在他逝后接棒,又延续蜀汉三十年。

这个心,这个事,就是华夏为什么是华夏。

没这个,你说九州这块土地与地球其它土地,都是一片土,有什么区别呢?

4、

创业君主,守成君主,都是以君主为核心,其他人为助手,而进行的一场游戏。

因为环境的不同,君主的不同,形成的内容不同。

就如曹操、刘备、孙权各自形成的不同团队、内容与前景。

就像李世民那个时代,是一个气质。宋仁宗这样的守成仁君,又是一番图谱。而昏庸的亡国之君,又是一番光景;

我们每个家庭亦是如此,这个家的一家之主,是什么志向、胸襟、性格、能力,贴着他(她),会成为相应的此世光景。

5、情重而力薄

孔明之于玄德,是人世难逢的君子之交,彼此心志清粹,彼此绝不辜负。常人心向往之,于是于此触情。

但我们这些常人,常见情重而力薄。

容易动情,但是自己力薄,于是自觉辜负他人。

容易贪心,而自己又力薄,于是自觉他人辜负于己。

终生常深陷于辜负与被辜负,是是非非,恩恩怨怨,搅和混沌。

公众号:禹州千草堂

福利:关注本站微信公众号:秘术网,回复:666,赠送247本相面、手相、盲人派算命、摸骨、铁板神算、解梦、测字、占星等秘术古本!
  • 微信:1715524655
  • weinxin
  • 公众号:秘术网
  • weinxin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3年11月8日 21:52:04
  • 本站部分内容来源于用户提供或转载自优质网络合作媒体,旨在传递信息,不代表本站的观点和立场,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您有版权权益方面的问题,请及时联系我方更改和处理!
古代中原人的御寒 历史

古代中原人的御寒

今天的中原人,都会说我们有五千年历史了。那么问一下:五千年前中原人是靠什么东西抵御中原地区的冬季严寒的呢?靠刨坟掘墓挖找实物证据的考古学家们有扒挖到了吗? 五千年前的中原人,求生存必然是要围绕着吃饭和...
景泰元年顺天乡试举人李杰 历史

景泰元年顺天乡试举人李杰

李杰,字文英,别号松菴,明代高密西隅人,生于永乐七年(1409年)十一月初八,卒于成化九年(1473年)三月十八。景泰元年(1450年)庚午科顺天乡试举人,官睢州学正、镇海太仓卫教授。 李杰出身于宋元...
明代高密孝子战正、战翱 历史

明代高密孝子战正、战翱

明代高密历史上有两位战姓孝子,曾被后世传颂数百年,他们就是战正、战翱叔侄。 战正,字得义,明代高密北隅人,洪武年间,战正之父战思道辟为县衙掾吏,不久调任福建大宁县,当时战正之母身孕在身,其父独往赴任,...
孟子与《尚书·禹贡》的口径冲突 历史

孟子与《尚书·禹贡》的口径冲突

本章上半截内容是孟子以社会分工论去驳神农家许行的“人人都得种地”这一绝对同工种论调。孟子非常巧妙的举出了大禹治水的例子,社会分工本身的合理性+道德圣人模范权威加持,论述驳斥得十分漂亮。 孟子的话里有这...
评论  0  访客  0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