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灾面前

评论

本来应该是“家里起火”才算“灾”的啊,“水灾”二字在一起算是怎么回事啊?

稍微一查,看到一张“灾”字的源流演绎表,原来,先民造字的时候,也是有水灾的。你看那第二、第三个字,所画之水里加一“才”字表音,说明老祖宗也曾深受水患之灾的,也是造出了水灾这个字的。

水灾面前

可是东西方人水灾面前,态度好像很是不同的:

我们的古老传说里面,不约而同地记载了女娲补天、大禹治水的故事,歌颂的是神人或是巨人的功劳,与咱们老百姓好像没有什么关系。即使是“三过家门而不入”,那也是用以供老百姓传扬与学习的,这是把防灾救灾的希望完全寄托在别人的身上了啊,这倒是与鲁迅先生说的“我们一直都盼着有一个好皇帝”不谋而合。

西方人的《圣经》里面,记载了一个“诺亚方舟”与“和平鸽”的故事,故事里面讲得明白,那洪水是上天用来惩罚已经变坏了的人类的,同时也要救出那个好人诺亚。

水灾面前

不难看出,我们的先民,无论是东方还是西方,都曾经饱受过水灾的肆虐,但是东方人期盼着有神人或是巨人来拯救,西方人却认为人不分等级,不做好人,上天就要惩罚他们。

似乎更有意思的是,东方人认为只要不是战争,那就都是和平。西方人好像认为即使是水灾、旱灾面前,那也不算和平。那一只被诺亚放出去打探洪水有没有退去的鸽子,衔着橄榄枝回来了,预示着洪水终于退去了,天下和平终于到来了,不是吗?

其实,水灾面前,人们首先不都是应该自救、互救的嘛。而在灾难没有到来之前,组织者不是要组织带领人们未雨绸缪、兴修水利的嘛。希望有人出来带领大家治水,希望大家无论什么时候都不要私心太重而应该做个好人,绝不希望有人甚至就借着防水、治水的时候徇私舞弊,否则就会遭到诅咒,就会遭到天谴……

张謇曾经邀请一个荷兰人来我们南通兴修水利,纪念这个荷兰人的铜像记得还站在南濠河的水边上。西方人的水利好像曾经搞得比我们好啊,张謇不但看到了——可不是什么人都能看到!而且还突破了东方人传说的定势,大胆地打开大门,向西方人学习——可不是什么人都有这样的胆子!——张謇,无疑就是我们南通人的女娲、南通人的大禹。

还记得儿时老家江安的唯一一次水灾,现在回忆起来,简直就要让我快乐到不行。

那个时候我还是一个小学生,好像就在某一天,一大早起来,天下就到处都是水,再也看不到这条河、那条水了,一片汪洋。我可能激动得早饭都忘了吃,拿个木盆就到玉米地里摸起鱼来,因为我看到了门口玉米地里有许多鲫鱼在追逐,在嬉戏……

都是清一色的大大小小的鲫鱼,人来了就都喜欢往玉米根底下躲。这个时候,你只要双手去一按,差不多就是一按一条、一按一条。木盆里面,很快就都是银白闪亮的鲫鱼在叮叮咚咚地跳啊跳……我这辈子应该就是那一次捉到最多的鱼了。

水灾面前

可是“好景不长”,好像就是第二天,那些水就不知道哪里去了。我仍然拎着个盆在手里四处张望,却再也找不到昨天那样的水,再也看不到昨天那样的鱼了。一夜之间,大水全没了。

后来我在地理课本里面看到说我们这地方“水网密布”,我这才恍然大悟,我这才想通那次的大水最后都哪里去了。再后来一位本土专家来给我们做讲座说,我们南通这地方,历来并没有什么了不起的“天灾”,只要没有“人祸”,勤劳的父老乡亲就一定能够通过自己的双手,创造幸福不敢讲,奔个小康还是没有问题的……

专家的报告我听多了,只剩下这一句还时不时地让我想起,让我思考:其实我们南通,水灾、旱灾也不是没有,张謇不是请来荷兰人帮我们治水的吗?我们如皋人也应该还记得有个叫唐如玉的县长带领人们“一年削平高沙土、二年实现旱改水”的吗?“水网密布”这四个字里面,曾经有过多少人的汗水啊。前人栽树,后人乘凉,前人为我们新修的水利还在起着治沙防水的作用呢,只是我们可能都忘记了,或者就像我小时候那样只顾着自己摸鱼了呢,否则,南通人这次怎么可能昨天还在看海,今天就都正常上班正常赚钱去了呢?我们现如今都知道没有什么上天、不上天的,但是我们真的不应该忘记了那些为我们兴修了水利的好人诺亚。

人老了,其实也不全都糊涂,譬如我就不再那么容易地就被别人有意无意的套路给套住了,不再那么容易地认为不是天灾就是人祸,不是资本主义的草就是SH主义的苗、不是这个能量就是那个能量、不是读书做官就是务农为民了……

我忽然又想起诺亚的那只乌鸦,是的,为了知道外面的洪水退去了没有,诺亚起初放出去的是一只乌鸦而不是那只鸽子,可是那只乌鸦运气真的不好,洪水还是没有退去,它自己始终也没有能够再飞回来报告主人一个好消息,也不知道牺牲了没有。可是那只鸽子运气好啊,于是它成了和平鸽!其实我们是不应该忘记那只乌鸦的,原则上说,它也应该是拯救我们的有功之臣。

水灾面前

儿时不懂事,水灾来了竟然还去捉鱼取乐,水灾去了竟然还会产生一点点失落。

一直糊涂着,以为天下乌鸦一般黑,其实它们起码都和那只鸽子一样,是我们委屈它们了。

如今老了,水灾又来了,想起女娲补天,想起大禹治水,想起诺亚方舟,想起那只乌鸦和鸽子,想起那位本土专家的话,我对自己说,你就不要添乱,只管安享晚年就是了。

公众号:红楼天问

福利:关注本站微信公众号:秘术网,回复:666,赠送247本相面、手相、盲人派算命、摸骨、铁板神算、解梦、测字、占星等秘术古本!
  • 微信:1715524655
  • weinxin
  • 公众号:秘术网
  • weinxin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3年7月9日 21:31:17
  • 本站部分内容来源于用户提供或转载自优质网络合作媒体,旨在传递信息,不代表本站的观点和立场,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您有版权权益方面的问题,请及时联系我方更改和处理!
释河洛为五行生成数 国学

释河洛为五行生成数

郑康成谓河图洛书是数也,非古图书文也。图当名为五行生成图书,当名为太乙下九宫图,卽杨雄亦云一六二七之数,《凿度》一九三七之叙,不闻有图书之名,是数不为图也。愚按:或图或书,旡所取证於圣人,则均也。虽然...
辨玄空东西卦诀,释河图 国学

辨玄空东西卦诀,释河图

辨玄空东西卦诀 人皆言东卦而不知何以为东卦?皆言西卦而不知何以为西卦?东卦者,坎坤震巽也。夫坎坤震巽何以为东卦?以先天四阳卦为东卦,而乾入坎之义出焉。如后天之坎对先天之乾,则一白当令,即以先天之乾气入...
《堪舆演易》后集卷之一,释先后天卦 国学

《堪舆演易》后集卷之一,释先后天卦

释先后天卦 邵子曰:乾一兑二离三震四巽五坎六根七坤八,半右旋半左旋,此伏义之卦为本体之位,先天之学也。乾坎根震巽离坤全用左旋,为人用后天之学也。 先天体也,后天用也。体立用行,故先后天并列,使覧者一目...
浆洗绸布衣服诸法 国学

浆洗绸布衣服诸法

前列诸法,大半皆采自古今秘苑,行厨集,夷门广牘,增物类相感志,墨娥小录,陈延之小品方,考槃餘事诸书,及今人所传良法,验而有效者也,今更将未及列者列之以助阅者则效,如洗细毛皮衣,『行厨集』云,炒热米粉一...
评论  0  访客  0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