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吹在靖康年间

评论

那年南北对峙,女真人铁蹄溅起中原血,不知多少汉人沦为牛羊,多少无辜惨死刀下。

大宋正在割地求和。

割地求和的程度有多离谱呢,对面都兵临城下了,你也不能还手,人家狼牙棒高高举起来,你就只能拿天灵盖硬顶。

你要是敢还手?

一霹雳炮手是个汉子,不顾求和旨意,悍然发炮,被午时枭首。

京城里旁观的百姓人人激愤,却没什么卵用。

当时还有个二十多岁的王爷,藏身在不远处的酒楼里,双手攥得紧紧的,骨节发白,他知道自己的箭术很好,隔这么远也能一箭救下枉死的宋兵。

奈何他是个王爷,他无论如何也劫不了法场。

王爷只能饮酒。

坐他不远处的是一群太学生,领头的那个还很年轻,酒越来越喝不下去,摔了酒杯就要去闹事。

被太学学正按下了。

王爷扭头,这位学正年纪也不大,三十来岁,短须儒雅,灼灼的双目里透出股深沉。

学正对这群太学生说,想为国出力当然是好事,但怎么出力,如何出力,还要仔细思索,不能脑子一热就上街,平白成为刀下亡魂。

领头的太学生说,那该当如何?

学正捋了下胡须,沉吟道:“改日把人都叫齐,能来几十算几十,能来几百算几百,等快下朝的时候,直接去宣德门前,联名上书,让官家罢了这宰相。到他们下朝,你们见这宰相出来就指着他骂,拉扯他的袖子,但不要真打了他。有这么一闹,向来他也没脸在朝堂上立足了。”

领头的太学生眼前一亮,脱口道:学正你真是阴……智计百出!

学正呵呵一笑,目光闪了闪,恰看到一直注意着这边的王爷。

两人相视一笑,举起了酒杯。

……

“金人和谈的条件,秦相怎么看?”大宋官家窝在金碧辉煌的大殿里,随意问着。

秦桧眼皮动了动,说官家若是狠不下心,臣可以为官家代劳。

大宋官家赵构冷冷一笑,说割多少地无所谓,人质送谁无所谓,向金人跪地称臣也不重要,朕又不是腿脚不利索,跪不下去,唯独要杀岳飞,如何向天下人交代?

秦桧还是那句话:臣可以为官家代劳。

赵构嘴唇咧得更大,他笑道:“金人和谈的条件里倒还有一条,说大宋不得更换重臣,今后这几十年,秦相要为朕代劳之事还有很多呢,不差这一件。”

秦桧抬头,直视赵构道:“官家若是不杀岳飞,不想和谈,臣也可以为官家肝脑涂地,死而后已。”

赵构嗤笑一声,说朕不杀岳飞,秦相的位子如何坐得稳?听说又有一批太学生,要给你点颜色看了。

秦桧反道:“不杀岳飞,金人在河北为先帝立国,陛下这半壁江山又能坐得稳吗?”

赵构跟秦桧四目相对,金碧辉煌的大殿里飘起一阵阵阴冷的风。

良久之后,大殿里响起一道声音。

“今后,大宋的江山还要你我收拾了。“

……

王爷要被送去金营当人质,为求和争取时间。

离开的时候,听说朝堂里又吵了起来,那位太学学正带学生闹过一场,只可惜宰相虽退了位置,取代他的还是投降派的同党。

割地求和,如火如荼。

太学学生一声长叹,说绝不可对金人太过怯懦,非战无以和。

又上书提议加强守备,如何安置金国使臣,结果全都如泥沉大海。

当然,或许是因为太学生闹事的动静太大,或许是大宋官家跟相国明升暗降,要把这位担当太学学正的书生调到割地使麾下任职。

没错,大宋就有这么一个专门的职位,名曰割地使。

能担当割地使的,往往都是重臣,这位重臣还要护送着王爷,一起去金营当人质。

正是从割地使这里,王爷又听到了书生的名字。

书生连上三封奏折,请辞。

说此职专为割地求和,为官为臣为读书人,焉能如此?

重臣在那唏嘘感慨,说这人是不是有病啊,官家想提拔他,他还有脸了。

王爷淡淡一笑,说我倒是很喜欢他。

重臣:……

气氛有点尴尬,王爷浑然不觉,又望天笑道:“毕竟这世上总有人,腿脚不利索,偏偏跪不下去。”

重臣越发想哭,总觉着自己送这么个人质进去,八成也就出不来了。

到金营前,重臣止不住的泪,王爷哈哈大笑,拍着他的肩膀,说此行大丈夫事,何必如此?

这番风度反而让金人奇怪,这特m是大宋皇子?

当王爷张弓搭箭,三发三中,比金人都强,更令金人怀疑人生。

这会儿恰有宋将不服和谈,出兵试探,金人揪出随王爷一起来的重臣就是一阵痛骂,周围刀枪林立,又把重臣吓出了泪来。

王爷岿然不动。

金人嗔了,说你特m也别装了,就你这身骨头也能是大宋皇子?我一眼就看出你是假的,是哪个将门的后人啊,谈谈吧?

王爷淡淡一笑,说本王正是先帝第九子,赵宋后人。

金人还是不信,想了想,决定换个皇子过来当人质,无独有偶,负责护送新皇子的大臣里,就有那位当过太学学正的书生。

想来又是许多人不敢去金营,书生挺身而出。

……

议和还是谈成了。

赵构抢着给金人下跪,称臣,把宋国变成金国的附属国,要不是群臣拉着,让秦桧替赵构跪接金使,赵构就更像孙子了。

岳飞也杀。

赵构与秦桧合谋,开了大宋杀士大夫的先河,自毁长城比谁都干脆。

闹事的太学生也好,反对和谈的大臣也好,全被这两人丢出了京城,要么流放,要么处死。

留下一句天日昭昭,留下一首满江红,岳飞之死仿佛没溅起什么灰尘。

而赵构和秦桧还活着,并将活很久。

他们又聚在一起,互相提防,互相合作,有时候也会举杯说起从前。

天儿挺冷的,赵构喝了杯酒,没来由想起很多年前的一个太学生,他瞅着秦桧,忽然说,当时你把当宰相的李邦彦搞下去,是不是你想借机上位?

秦桧不答,很多年前那个太学学正自从被金人擒过,险些身死之后就消失了,容易被鼓动起一腔热血的领头太学生陈东也已经死了很久。

是南渡之后,又一次聚起大几百人,干涉朝政,劝赵构别天天就特m藏在宫里享乐而被赵构亲自下令砍死的。

秦桧哂笑一声,说太久远了,臣记不得。

赵构点点头,说是啊,太久远了。

风继续吹,谁审判谁?

两个各怀鬼胎的无耻之徒,想举杯一笑总也笑不出来,他们对视一眼,风霜铺满他们的眉睫。

风吹走了靖康年间的少年王爷,吹走了言辞慷慨的年轻书生,完颜构早早杀死了赵构,秦相国也先一步杀掉了太学学正秦桧。

于是跪下的奸臣昏君,便永远都在一阙满江红下卑微无力。

……

很多年前,王爷从金营里出来,回京城的时候正赶上去替他为质的兄弟。

还有兄弟身后跟着的书生。

王爷勒马停了一停,笑着冲那书生拱手。

那书生眼皮抬了抬,笑道:微臣秦桧,见过康王。

康王赵构也对他一笑,张望万里江山,说今后,大宋的江山还要你我来收拾了。

风吹在靖康年间

作者:房昊曰天 公众号:曰天者说

福利:关注本站微信公众号:秘术网,回复:666,赠送247本相面、手相、盲人派算命、摸骨、铁板神算、解梦、测字、占星等秘术古本!
  • 微信:1715524655
  • weinxin
  • 公众号:秘术网
  • weinxin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3年2月2日 20:05:49
  • 本站部分内容来源于用户提供或转载自优质网络合作媒体,旨在传递信息,不代表本站的观点和立场,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您有版权权益方面的问题,请及时联系我方更改和处理!
班固对卫青玩了什么文字把戏 历史

班固对卫青玩了什么文字把戏

卫青霍去病,两位汉代将星,将匈奴追亡逐北,封狼居胥,在中华战史上璀璨异芒,名垂千古。而班固在《汉书》中却含蓄的批评了他们,乃至于他们背后的汉武帝。本文将分析这一批评是如何进行的。 【一.卫青的战绩简录...
猜得挺准,下次闭嘴:聪明人杨恽的取死之道 历史

猜得挺准,下次闭嘴:聪明人杨恽的取死之道

今早在《孔子家语·辩物》看到一个子贡的观测性预言, 事情是这样的: 邾隱公来朝见鲁定公,子贡观礼,回去跟孔子说, 如此这般,这般如此,根据我的观察,这俩公要倒霉了。 到了夏天五月的时候,鲁定公就薨了,...
郭崇韬:认个好祖宗 历史

郭崇韬:认个好祖宗

1、 如果,比如你姓李,有人帮你考证,你是李唐皇室的后裔。 你高兴不高兴? 再说细致一点, 比如你姓王,是位不知名的书画家,忽然有人帮你佐证,你是王羲之一脉相传。你激动不激动? 好,再或者,你姓张,像...
他是叛军,却被历史铭记 历史

他是叛军,却被历史铭记

辽东历史上曾经出现过3支明军派。 一支是李成梁系,一支是毛文龙系,还有一支是祖大寿系。实际上祖大寿派也是从李成梁部发展而来的。 不过,到了后来,随着领头人物的离世,前两支派都逐渐衰落。唯一剩下的就是祖...
评论  0  访客  0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