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道子,道听途说的祖师爷

评论

吴道子,道听途说的祖师爷

吴道子,唐朝人,著名画家,被后世尊为“画圣”。

最开始构思写“祖师爷系列”时,没有想过写吴道子,他应该归入“圣人”系列。

但是前两天看到一副山水画,想起当年寓居岭南时见过的一位“画匠”,进而想起从他嘴里听来的传说,所以决定还是写一写这位“画匠”的祖师爷。

01

道听途说

那是一年春夏之交,我偶得闲暇去街上闲逛,无意中瞥见路边的一位卖画人。

他约莫有四五十岁,面容沧桑,举止间有些焦急。

虽不懂画,但是我喜欢看,于是便走了过去。

画的尺寸都不大,多是四尺对开,我随手翻看了几幅,因为不懂,只能说画得很工整。

卖画人见来了生意,便急着向我兜售,不料天公不作美,他刚说了没有两句话,天上竟飘起了雨丝。

旁边是一个凉茶铺,我听他说话有意思,又想买他几幅画,便邀请他到凉茶铺坐一坐,待雨停了再出摊。

卖画人犹豫了一下,答应下来。

正是在他嘴里,我才听到“画匠”这个行当,才听说吴道子是画匠的祖师爷。

02

画匠的来历

按照这位卖画人的说法,天下画画的人分为四档:

吴道子,道听途说的祖师爷

第一档的是画家,历朝历代都有,成了名响了腕,随便用手画画都是名作。

在这一档里,有些人活着的时候名声不显,反而是死了之后才名满天下。

第二档的是画师,基本功扎实,画画水平也很高,只是名声低了些,一般显名于当世,后世扬名的比较少。

第四档是绘画爱好者,这个群体的人数太多了,就连《唐伯虎点秋香》里的武状元也在此列。

所以,这一档的水平差异很大,水平高的不逊于画师,基本功不扎实是这一档的通病。

至于画匠,介于画师和绘画爱好者之间,,多以绘画作为谋生的手段,这个群体中的水平差异不亚于绘画爱好者。

画匠与画师最本质的区别在于:前者以画谋生,几乎没有艺术上的追求;后者在以画谋生的同时,往往还在追求艺术上的突破。

03

吴道子与画匠

据那位自称“画匠”的老兄说,吴道子成名之前,就是一位画匠。

未成名之前的吴道子,多画仙佛鬼怪等神话形象,并以此过活,由于画的很逼着,在圈里也算小有名气,于是有三个人拜在他的门下。

吴道子,道听途说的祖师爷

大弟子得了吴道子画仙佛鬼怪的传承,也是“画匠”这一行当的正宗,由于常在寺庙的山墙上作画,所以这一支也被称为“画山人”。

二弟子学到了吴道子作画逼真的精髓,多以画春宫谋生,名声不是很好,但是活的很滋润。

跟随吴道子时间最久的是三弟子,据说很多吴道子的画作其实是出自此人之手。

这一支的人技艺不逊于画师,但是不喜欢追求艺术上的突破,多画名家的仿作,以与人做局欺诈为生。

那位“画匠”老兄,便是三弟子的传人。

04

吴道子的“局”

当时听完他的话,我心里一紧,不知道请他喝茶是对是错,更担心自己是不是钻进了局里。

“画匠”老兄看出了我的顾虑,苦笑了一下告诉我:他刚才说的那些都是古时候的事了,现在画匠的传承几乎已经断了,他这个“画匠传人”的身份,是祖辈留给他的、唯一能拿得出手的招牌。

喝了一会茶,“画匠”老兄给我讲了一个吴道子做的最著名的局:

安史之乱爆发后,唐玄宗李隆基巡幸蜀中,在马嵬坡遭遇兵变,士兵一再要求必须处死杨贵妃。

吴道子,道听途说的祖师爷

安史之乱平定之后,李隆基因思念成疾,于是找方士给杨贵妃招魂以解相思之苦,这事被白乐天写在了《长恨歌》中。

那个招魂的方士莫非用了吴道子的画?

“画匠”老兄淡淡一笑,自傲的说了一句:何止!

何止?

外面雨停了,“画匠”老兄急忙出门把摊摆上,我帮他把那些画摆放妥当,挑了一幅马、三幅山水,其中那幅“云横秦岭 雾锁长江”,画得很有气魄。

四幅画二十块钱,真的很便宜。

现在想来我很后悔,当时怎么不给他包圆呢?

对于吴道子这位道听途说的祖师爷,三日离京赞曰:

妙笔生花称画圣,仙佛飘渺道成空。

江湖飞去青天客,茫茫红尘画卷中。

作者:三日离京 公众号:北冥鲲学社

福利:关注本站微信公众号:秘术网,回复:666,赠送247本相面、手相、盲人派算命、摸骨、铁板神算、解梦、测字、占星等秘术古本!
  • 微信:1715524655
  • weinxin
  • 公众号:秘术网
  • weinxin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3年1月9日 17:32:46
  • 本站部分内容来源于用户提供或转载自优质网络合作媒体,旨在传递信息,不代表本站的观点和立场,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您有版权权益方面的问题,请及时联系我方更改和处理!
永泰“细茶”名称的出处及其它 国学

永泰“细茶”名称的出处及其它

茶文化,在永泰民间传统文化中占十分重要地位。茶中精品,被称为细茶。细茶在当地方言中称“幼茶”、“茶米”,是从选茶,采茶,到炒制都特别讲究的产物。 茶以“细”为优,其优在于,茶树必须是远离烟火嘈杂的多雾...
书读七八遍什么感觉 国学

书读七八遍什么感觉

很惭愧,长这么大,读过三遍以上的书屈指可数。读过五遍以上仅有《红楼梦》,而且基本上是整理本。只读过甲戌本残存16回影印本。 现在我读《鲁迅全集》,读《史記》,逐渐去追蹑当年读《红楼梦》的感觉。古人读书...
古书读3遍以内基本没用,但常互见 国学

古书读3遍以内基本没用,但常互见

在读第三遍《史记》,而且去年读第二遍的时候发现第一遍读的印象并没有忘完。即便如此,第三遍都已经读到“世家”了,还是不那么好懂,应该说,《史記》一书好懂的地方都在“近代史”部分,即司马迁自撰秦汉史部分。...
地摊淘书,一定要相信缘分 国学

地摊淘书,一定要相信缘分

天晴罢,小雨初歇,地微白。趁暇去城里拜访长安白公子,瞻仰白公子书房,里面汗牛充栋,全是不可多见的好书,充塞书房寸步难移,果然不愧是长安研究当代史第一人。 ​归来路上,去文艺路添了五条小鱼,顺道逛了一趟...
评论  0  访客  0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