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末往事

2022年6月10日11:30:22评论61 views
广告

一老一少,祖孙二人,站在殿上发呆。

原来,在他们面前,有三座神像。中间的高高大大,两边刚好也是一老一少。

孩子突然说,我知道了,他们是阿难和迦叶!

旁边的老者敲了他一下,骂道,胡说,这是道观!

孩子委屈地说,知道了爷爷。

没想到惹得神像后的道人发笑。

那道人自知失礼,也就走出来双手作揖。中年模样,相貌俊秀。

那老爷爷还过礼后,向着神像一拜问道,这不是三清祖师吧?

道人朝神像鞠一鞠躬,缓缓说出了一个故事。

太行山东,恒山余脉,有五座山峰,号称五台。但名气不如山西的五台山大,所以人称小五台山。其中,东峰最高。其地造化灵秀,山泽通气,阴阳往来,万物致养。

东汉年间,山上住了一位老神仙,号鹤鸣上人。

老神仙收了六位弟子,皆是人中龙凤。山中岁月,饮啄流光。转眼,老神仙要御气而游了,于是吩咐弟子,都下山去吧。

临行,老神仙用蓍草占了一卦,是为同人。

神仙细细讲了同人于野的道理,众弟子作拜,仙人已去,弟子们关上观门,踏着晨露赶往俗世。

在山脚下,看到东西两条大路,不知何往。三师兄说到溪边喝点水,众人同去时,就看到一位丈人在耕田。

小师弟喝过溪水就去问那丈人,该走哪条路。

丈人说,你们要去哪里啊?

小师弟只有十六七岁,活泼可爱,被人一问,也呆住了。丈人于是大笑,就跟小师弟聊了起来。

师弟性格开朗,与人无争。几位师兄看在眼里,皱了皱眉,不好催促。

没成想,师弟跟丈人越聊越投缘。最后丈人走过来,就要留大伙吃午饭。师兄们连忙谢绝,催促师弟速行。

丈人扯住师弟,要他一定留下。师弟为难,又觉得丈人亲切,又拗不过众师兄。

二师兄说,我们迟早要分开赶路,那就有劳老丈了。师弟不懂事,您多担待。

师弟念起师父说的同人之义,怪众人不能与民同乐,于是一一道别,就携丈人而去。

剩下五人来到路口,又作商议。

二师兄说,我去东边。

五师妹说,那我也去东边。

四弟和三弟同时看了一眼师妹,都没说话。

大师兄也没说话。

二师兄说,那就别过。

三师兄像是突然回过神一样说,要不我跟你们一起走。

于是,二三师兄带着五妹,往东去了。

大师兄本不爱说话,四师弟挥完手,久久不动。很久之后,二人向西去了,都不作声。

本来四弟和五妹年龄相仿,一直要好。但不知道从哪天开始,五妹眼睛里就只有二师兄了。大概就从她眼睛会说话的那天起吧。

四弟脾气刚强,从那以后,一直在跟二师兄暗中较量。此回下山,心里早发过誓,一定要把师妹夺回来。所以刚刚的分别早在预料之中。

某个不知名的路口,大师兄和四弟就分开了。二人只是淡淡地说了句保重。

三年过去了。

世上瘟疫纵横,路边尸体无数。

一座小山脚下,很多穷苦人倚着松树坐在地上,又饿又病,不时躺倒去世一个,其他人毫不在意。有两个头上抱着布的年轻人,在给众人喂水,探看病情。偶尔从怀中拿出丹药,并不收钱,只是好言安慰。有的人跪谢,有的人已经没有力气吐出一个字了。

逐渐,探到最后一个人时,二人同时伸手,又同时缩手。于是猛地站起来,怒目相向。

其中头裹白巾的人道,再打一架吗?

头裹红巾的人回,规矩你不懂吗,这里不是你能来的地方。

白巾哼地一声就拔出了剑。

红巾也拔剑刺去——

可怜苍生朝不保夕,世人又作如此恶斗吗?

耳里听得这句话时,二人的剑同时断了。眼前一位老道人,刚刚那句话正是他说的。

二人行礼,却是诧异。

因为方圆百里,所有的道人,不是头裹白巾就是红巾。而这位道人的年龄很大,辈分一定不低,却露着斑白的头发,什么都没裹。

老者也俯下身去,逐一察看那些可怜人。又留了些食物和药丸,站起来,对二人说,你们本是同宗,何苦如此争斗?

又叹了叹气,飘然而去。

二人无语,久久不动。地上有几位年轻人,挣扎着跪起来,使劲磕头。二人从怀里掏出布来,裹在那些人头上,扶他们站起来。

于是,三三两两的红巾和白巾,各自回山了。

留下的那些穷苦人,对生死已经麻木了。不一会,就都睡着了。

梦里,又回到了家乡,那祖辈耕作的土地上。

再睁开眼时,山坡上无数火把,照得天都亮了。

山底下也有无数火把,不一会儿就冲上山来。两伙人杀在一起,喊声直持续了一夜。

天亮时,松树下那群穷苦人里,只有一个还活着。他看到,头戴白巾的人互相搀扶着远去了,头戴红巾的人虽然也死了很多,但活着的站在山坡上欢呼。似乎是打了胜仗。

那个穷苦人不知道哪来的力气,突然站了起来跑了过去,跪下了,于是有人给他戴上了红巾。

汉末往事

败退的那些人,首领就是三师兄。

第一次分开后,他随着二师兄和师妹,在河朔行走,治病救人,吸纳信徒。

师父教的这些徒弟,大师兄不谈,剩下几个人,都学了兵法和剑术,只有师妹,一直没有进展。后来师父索性绕过这些,只教了师妹剑诀。师妹所学,只有剑诀,而众人当中,只有师妹懂得剑诀。师父说,那是逆天行事。

师弟还小,二三四师兄,本事接近。但如果谁掌握了剑诀,那么就能高出一截。

本来,师妹跟着二师兄,得此机缘,二师兄应该胜券在握。但,师妹相信师父那句话,所以,越是想着二师兄,越不想告诉他剑诀。

三师兄跟着他们,也是为了剑诀。

但是,一年多了,似乎也没有动静。于是,有次趁二师兄不在,三师兄跟师妹聊起了老四。

毕竟师妹跟四师兄感情很好,想到老四跟大师兄也不可能一直在一起,此刻不知在哪孤单,就忍不住落下了眼泪。

老三赶忙说,我知道老四在哪,你想不想去看看?

师妹说,可是二哥不在这里。

老三说,没事,到时候我们把老四找回来,我们四个人团聚,二哥高兴还来不及呢。我们给他一个惊喜嘛!再说这几天,二哥的徒弟越来越多,忙得很,也抽不出时间。

师妹禁不住劝,而且也在山上憋得久了,就简单收拾一下,随老三下山了。

老三想的是——

上策,在路上问出剑诀。但这是不可能的……

中策,到了老四那里,由老四问出剑诀,自己偷听。老四本事不如自己,两人同时得到剑诀,他也能制服老四。

下策,老四也没能问出来,那么,只能在回来的路上,对师妹使用一些手段了。当然,所以说下策,在于,这意味着跟老二翻脸……

路上,两次提到剑诀,师妹都白眼相拒。老三把上策去掉,安心来到老四的山上。

没想到,老四信徒也这么多,似乎不比老二少。而且,经营得井井有条。我们怎么没想到,让信徒头戴红巾?这样,太能凝聚人心了。

三人相见,热泪盈眶,吃过酒席,老四就把二人软禁了……

又是一年过去了,老三在一个没有月光的黑夜,打伤狱卒,换上衣服,偷偷跑了出来,期间还爬了一程,扮狗骗过了守卫。

好不容易下山之后,咬着牙,老三发誓,一定灭了此山。

又一年过去了,距离当初六人分手已经三年了,山坡上发生了前文那场混战。

白巾头领就是老三,他还是败给了老四。

阴谋阳谋都不行,老三只好去投奔老二。

什么? 师妹一直被老四关在山上?

老二拍案而起!

老三自然没敢说,是自己鼓动师妹出去的。

这两年来,老二一直以为师妹跟老三在一起,所以满世界找这样两个人。他万万没想到,二人确实在一起,只不过被老四关在山上。他跟老四向来互不侵犯。

但,现在不同了。如果老四懂了剑诀,凭他刚愎而阴险的性格,一定会灭了自己。

但,他相信师妹不会说。

相信归相信,救人还是最重要的。

于是,听从老三建议,也让信徒裹上布巾。

老二问,你当初选了什么颜色?

老三说,白色。

老二问,那老四呢?

老三说,红色。

老二说,傻子,火克金。

老三沉默。

老二接着说,水克火,教人准备黑布,明早出发!

几天后,老四山上,负责警戒的信徒望到好多人拿着兵器,前来攻山,赶忙汇报。

老四沉吟着,妈的,不是戴孝就是黑纱,两个蠢货!

腾地站起,老四低声但难掩激动地说,老子等的就是这天!

叫人把这三年,在山上布置的机关,全部启动,只等敌人跳进埋伏。

老二还是有些本事的,在山脚下就看到气氛不对。大家跟一个老师学,有些东西心领神会。

但,一方面,他相信自己能够破解,另一方面,救不出师妹是不能接受的!

于是,祭了天地,就此攻山!

老四确实,本事不在老二之上。但老二忽略了一点。自从师妹喜欢上这位二师兄,老四就一直在暗中较劲。所以,如果两个人不知道对方是谁,平白相遇,老四不是对手,但老四知道老二强在哪弱在哪,就是自己在暗敌人在明了。老二哪知道,老四一直在研究他啊!

他只把老四当成了老三那种二流选手了。

果然,攻山时,黑军形势急转直下。不光攻不上去,而且退不回来。眼看就要全军覆没,突然,老二拉开长袍,抽出宝剑,嘴里念出了剑诀……

只见天空瞬间阴云密布,山上所有人都吓得停了下来。

老四在山上,把眼睛瞪得溜圆。

接着,众人耳畔好像听到一些呼喊声音,很远很远,飘飘渺渺。而且,声音让人分不清方向,又确实不是幻觉。

山上那些人本来杀得你死我活,此刻都在左右张望。越静越听得那杀声不假。

远处一道闪电,接着一声炸雷。那杀喊声也越来越近。只一呼一吸的工夫,狂风从四面八方裹着刀剑呼啸而来!

万物絜齐,万物相见。

万物所悦,万物所叛!

归神剑?!老三和老四同时大喊。

原来,师妹早把剑诀写了下来,只是一直没有告诉二师兄。师妹失踪后,老二每每思念难忍,就翻开过去那些互赠的礼物。在一个小布囊里看到一个从未见过的小瓶,打开后,发现了剑诀。

除了他们四个人,其他人全都死光了。

老二初次发动剑阵,也被震得瘫坐在地上。

老三哭着说,我们不能再这样打下去了。

突然山上跑下一个人,越来越近,原来是师妹!

师妹哭着抱住二师兄。

老四只是限制了师妹不许下山,并没有对她怎么样,更没有逼问她。

此时,老四也万念俱灰。

夜里,四个人聚在一个火堆前,真心悔过,立誓从此以后不分你我。

老二和师妹结为夫妻,号天公将军。

老三号地公将军。

老四号人公将军。

火克金,水克火,土克水。土为中央,列土封疆。几人合为一处,行医布教。土德色黄,信众人人头戴黄巾,人称太平道。

苍天已死,黄天当立,岁在甲子,天下大吉。

起义后不久,老二就病死了。师妹自缢。老三老四战死。

又是几年过去,大师兄回到小五台山。在山脚下,遇到一位农人,讨了碗水喝。

那农人二十多岁的样子,神采奕奕。接回碗来,突然愣住,大师兄?!

大师兄看了半天,才认出,那是小师弟。

两人相见,都忍不住哭了。

后来,大师兄把其他几人的事情说给师弟。师弟听后默然不语。

大师兄问师弟近况。师弟说,这几年,只在附近几个村子行医。

又问大师兄。

大师兄说,我一直想劝和,但自知他们不会听我。等他们终于合为一处,我又担心他们的信众不做善事,所以总在不远处做点小事。

大师兄又说,跟我回山看看师父吧!

师弟答应,回去收拾过,二人来到山上道观。

想不到,师父鹤鸣上人就在那里扫着落叶。

二人跪地,大喊师父。

老神仙扶起二人,回到观上。

把那久不相见的话都说完后,沉默了好久,大师兄忍不住问,师父,我始终想不通那一卦。我们这些人,各有所同,况且您也说,利涉大川,可怎么落得如此田地呢?

老神仙缓缓说,同人于野,重点在野字上啊。

同人卦,离下乾上。离卦同人,同于乾之刚健。唯有君子能行之于旷远,贞于无不容。

看看爻吧——

初九,同人于门,无咎。

《象》曰:“出门同人”,又谁咎也。

六二,同人于宗,吝。

《象》曰:“同人于宗”,吝道也。

九三,伏戎于莽,升其高陵,三岁不兴。

《象》曰:“伏戎于莽”,敌刚也。“三岁不兴”,安行也。

九四,乘其墉,弗克攻,吉主

《象》曰:“乘其墉”,义弗克也。其“吉”,则困而反则也。

九五,同人先号咷而后笑,大师克,相遇。

《象》曰:同人之先,以中直也。大师相遇,言相克也。

上九,同人于郊,无悔。

《象》曰:“同人于郊”,志未得也。

除了初和上,都有刀兵,所以,他们都没回来。初九出门即同,只得无咎。上九同人于郊,远未至野。

同人,谁都知道。所以,同人卦的意思是,千万不要这样同,小家子气,要同,就同人于野。你们只记得同,不记得野,因为下山之际,你们心浮气躁,不愿多听。

小师弟说,可是我们治病救人啊,这不算同人于野吗?

师父说,治病救人这很好,但天下兴亡,并非丹药可医。他们几位,既没有想过依附州牧,利见大人,又没有想过搜寻隐士,见龙在渊。你二人,又终归为山水之人,可叹兴亡,无力回天,渔樵论道,忘言之言。

《彖》曰:“同人”,柔得位得中,而应乎乾,曰同人。同人曰:“同人于野,亨。利涉大川”,乾行也。文明以健,中正而应,君子正也。唯君子为能通天下之志。

《象》曰:天与火,同人。君子以类族辨物。

二人跪地,口称知错。

几百年后,神仙不知所踪,大师兄和小师弟,就成了两位祖师。传到元末,还有人把他们当作道教始祖。所以,才有了开头那三座神像。

听完了这些,老爷爷说,兴兴亡亡,又是荒年,我这孙子,你看能不能留下?

中年道人说,物稚不可不养也,就让他留在我身边吧。

福利:关注本站微信公众号:秘术网,回复:666,赠送247本相面、手相、盲人派算命、摸骨、铁板神算、解梦、测字、占星等秘术古本!
  • 微信1715524655
  • weinxin
  • 公众号:秘术网
  • weinxin
  • 版权声明 本文源自 公众号 涉川利往
  • 本站部分内容来源于用户提供或转载自优质网络合作媒体,旨在传递信息,不代表本站的观点和立场,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您有版权权益方面的问题,请及时联系我方更改和处理!
动物凶猛:民国古田匪乱始末 历史

动物凶猛:民国古田匪乱始末

民国福建无一县无匪患,其中古田匪患居闽东诸县之冠。其地“上接延建上游咽喉,下界闽侯为省垣之屏障,……益循延建而入,省望水陆皆如高屋建瓴,一得古田即是以括省城之背,一旦海疆有事,言守言攻,古田皆此为扼…...
宁得罪君子,莫得罪小人 历史

宁得罪君子,莫得罪小人

一、郑玄求学 刘备找借口从曹操那里逃走之后,到徐州杀了曹老板安排的守将车胄全家,害怕曹操来算账。陈登建议让郑康成去求求袁绍。郑康成名玄,曾经跟着马融求学,马老师讲课有个特别的嗜好,课堂分前后两部分,前...
为何那些择都的帝王不能保其千秋基业 历史

为何那些择都的帝王不能保其千秋基业

2015乙未年师兄从沈阳到西安来,几个好朋友陪同一起去乾陵游玩。 在被乾陵的磅礴气势震撼的同时,朋友的先生提出了一个深刻,非常具有意义的问题—— 那些择都的帝王们既然选择了这么厉害的风水,为什么不能保...
晋朝以“躺平”为美,结果呢? 历史

晋朝以“躺平”为美,结果呢?

晋朝是一个很特别的朝代,就是三国归晋的那个晋朝,司马懿领衔的那个晋朝—— 因为它虽算是大一统,但属于篡位而得的天下,所以开局就不正,上梁有问题、下梁更歪; 它开国君主就不是明君,开国之君死后,继任者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