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孙思邈和公孙大娘的关系说起

评论

从孙思邈和公孙大娘的关系说起

孙思邈和公孙大娘有关系吗?

呃,貌似两人除了都是唐朝人之外,还真没什么关系。

“没有关系非要说两人的关系,你这不是妥妥的‘标题党’吗?”

列位看官先不要急着批评我,咱不是说了“说起”嘛,就是给文章起个头。

再说了,这两位在唐代确实没什么关系,但是在现代可不一定。

先别急着说我喝多了假酒,且听我慢慢道来。

01.从熊猫到兔狲

为了碎银几两,这段时间一直忙忙叨叨的,心情本就不美丽,无意中又看到了乐乐和丫丫的消息,心情越发不美丽了。

鲁迅先生说过: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

可是,无论爆发还是灭亡,对于我等凡夫俗子来说,都太难了点儿。

所以鲁迅先生体谅苍生,还说过一句“出离了愤怒”,借此聊以自慰吧。

从孙思邈和公孙大娘的关系说起

为了打发不美丽的心情,我又翻找了一些其他动物的图片,翻来翻去,就翻到了猫科动物的“地板”——兔狲。

在这家伙胖乎乎、圆滚滚的体型衬托下,原本狰狞的表情也变成“奶凶奶凶”的了,尤其是自带的那股憨傻和呆萌,治愈效果简直一流。

作为猫科动物中的“地板”,兔狲就是一“战五渣”,遇到“十个橘猫九个胖,还有一个压塌炕”的“胖橘”,都怂到不行。

不过,兔狲野性难驯,虽然战斗力不咋滴,可是宁愿面对大自然的“血雨腥风”,也不愿意接受来自“两脚兽”的圈养和施舍。

所以,在全国范围内,人工饲养和繁殖的兔狲比大熊猫还要少。

或许是因为这个原因,人工饲养和繁殖成功的兔狲,在命名上要比大熊猫“高大上”的多。

比如“孙思邈”,就被用来命名一只人工饲养的雄性兔狲,准确的说,这只雄性兔狲叫“狲思邈”。

从孙思邈和公孙大娘的关系说起

据一位老司机说,之所以用这个名字,是因为这只雄性兔狲的一次交配过程只有四秒!

狲四秒!

这是要让耻辱伴随兔狲的一生吗?

好在,“狲思邈”有后。

它的女儿“狲大娘”健康活泼的在动物园里生活着。

从“狲思邈”到“狲大娘”,我们有理由相信,在给这只雌性兔狲宝宝起名时,化用了“公孙大娘”的名字,只是因为性别的原因,把“公”字抹去了。

从“狲思邈”和“狲大娘”的父女关系引申开来,“孙思邈”和“公孙大娘”就有了那么一点儿关系。

02.公孙大娘

公孙大娘是唐代一位比较著名的女性,一位伟大的艺术家。

之所以说她比较著名,主要是因为整个唐代著名的女性太多了:

从孙思邈和公孙大娘的关系说起

论才,有“巾帼宰相”之誉的上官婉儿;论貌,有“四大美人”之一的杨玉环;论权,有中国历史上唯一的女皇帝武则天。

这一切,就决定了公孙大娘只能是一位“比较著名的女性”。

公孙大娘能够扬名于后世,与杜甫有着莫大的关系。

经历了安史之乱的杜甫,在白帝城见到了公孙大娘的传人——李十二娘,再一次领略了“剑器舞”的美妙。

既有感于国家的江河日下,又有感于自己的颠沛流离,杜甫写下了著名的《观公孙大娘弟子舞剑器行》。

从题目中,我们就能感受到杜甫对公孙大娘的敬仰之情扑面而来——明明是李十二娘舞,他偏偏要说“公孙大娘弟子”。

要说,这也不能怪杜甫,实在是公孙大娘的艺术造诣太高了。

当年,被杜甫称赞为“挥毫落纸如云烟”的张旭,就是因为观摩了公孙大娘的“剑器舞”,才最终解锁了“草圣”的成就。

从孙思邈和公孙大娘的关系说起

由此可见,艺术是相通的。

不过,唐代诗人的另一座高峰——李白,对公孙大娘似乎没那么客气。

他在盛赞唐代另一位草书大师怀素的《草书歌行》中,先是以“张颠老死不足数”打趣张旭的“老而无能”,又用“何必要公孙大娘浑脱舞”来赞誉怀素书法的浑然天成。

这也不难理解,毕竟在张旭和李白盛年时,杜甫还只是一个拎包、拍照的小迷弟,别人在痛饮狂歌的时候,他只能在一旁写写《饮中八仙歌》。

对于公孙大娘而言,能够被“唐诗双璧”共同引入诗文,也可谓一代奇女子,能与之比肩的,有唐一代恐怕也只有“浔阳江上琵琶女”了。

于艺术成就而言,《霓裳羽衣舞》或可与“剑器舞”一争高下,两者一个出自宫廷,一个出自民间,阳春白雪而不曲高和寡、下里巴人又能雅俗共赏,这就是大唐气象!

不得不说的是,《霓裳羽衣舞》的两位主创——唐玄宗和杨贵妃,着实有些让人扼腕。

从孙思邈和公孙大娘的关系说起

虽然当时张祜有《华清宫》称赞二人,但是“天阙沉沉夜未央,碧云仙曲舞霓裳。一声玉笛向空尽,月满骊山宫漏长”更像是为二人提前唱响的挽歌。

所谓“脏唐乱宋”,虽非从二人而起,但他们两位也脱不了干系。

比起来,还是“相忘于江湖”的公孙大娘更为洒脱和干净。

03.剑器

公孙大娘以舞剑器而闻名,那么“剑器”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呢?

有人说就是普通的宝剑,这个说法有一定的根据。

太史公在写《鸿门宴》的时候,就写到了“项庄舞剑意在沛公”,不过一个糙汉子舞刀弄剑,实在想象不出美好的画面,也难怪刘邦“便道逃席”,换谁都会坏了胃口!

项羽的一时之仁,让刘邦借着“尿遁”跑了,结果给自己带来了“九里山十面埋伏”的下场,虞姬舞剑诀别项羽,成就了戏曲舞台上最为凄美的剧目。

从孙思邈和公孙大娘的关系说起

京剧中,那些大青衣伴着《夜深沉》的旋律,缠绵起舞的景象,任铁石心肠也会被打动。

女性的阴柔之美加上宝剑的英武之气,让那些所谓的“暴力美学”简直弱爆了。

难怪领袖会写下:“飒爽英姿五尺枪,曙光初照演兵场。中华儿女多奇志,不爱红装爱武装”的诗句。

不过,当年公孙大娘舞剑的可能性不大。

一来,如果是舞剑,以古人惜字如金的个性,会直截了当的冠以“剑舞”之名,没必要用“剑器舞”名之。

二来,剑虽成“兵中君子”,但毕竟是兵器,更是行刺的利器,这样的东西不可能出现在宫廷舞中给皇帝表演。

于是,又有考证说“剑器”是指剑鞘。

这个可能性有,而且很大。

盛酒的器皿叫“酒器”,装宝剑的剑鞘自然能被称为“剑器”,好像“名正”了——虽然装饭的叫“饭桶”,但是用“剑桶舞”命名美轮美奂的舞蹈毕竟太不协调,还是叫“剑器”更贴切些。

从孙思邈和公孙大娘的关系说起

不过这里有一个问题,剑鞘的末端是“吞口”,一般为金属材质,抓着非常硌手,舞蹈的时候手上出点汗,很可能抓不住,一旦剑鞘飞出去,出现舞台事故是小,万一被安上“有心刺王杀驾”的罪名,那可是掉脑袋的大罪!

所以,最初的“剑器舞”可能是用剑鞘作为道具的,但是后来进行了优化,用木制的剑加以彩绘,来作为“剑器舞”的道具。

这个传统其实也很悠久。

早在春秋末期,吴王阖闾启用孙武的时候,就有让宫女装扮成士兵的先例。

以唐玄宗的性格,让宫女拿着木剑装扮成士兵的事他还真干得出来,再遇上舞剑鞘的公孙大娘,一切都顺理成章了。

当然,这只是推测,由于“剑器舞”的失传,“剑器舞”到底以什么为道具,现在已不可考了。

04.写在最后

列位看官可能注意到上文中引用的一句诗:“浔阳江上琵琶女”,有兴趣的看官甚至可能想查一查出处。

从孙思邈和公孙大娘的关系说起

在此告罪一声:不用查了,查不到。

因为这句诗出自三日离京的超微型、穿越、叙事、历史故事诗——《琵琶女与廉颇》:

浔阳江上琵琶女,

大梁宴前问廉颇:

“汗血宝马今何在?”

“骈死槽头裹尸革!”

为什么是琵琶女和廉颇呢?

因为“美人自古如名将,不许人间见白头”!

孙思邈享年过百,白头善终,但他毕竟不是武将;公孙大娘泯迹于江湖,不以白头现于李杜之前,也算善终了……

作者:三日离京 公众号:北冥鲲学社

福利:关注本站微信公众号:秘术网,回复:666,赠送247本相面、手相、盲人派算命、摸骨、铁板神算、解梦、测字、占星等秘术古本!
  • 微信:1715524655
  • weinxin
  • 公众号:秘术网
  • weinxin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3年3月7日 21:02:56
  • 本站部分内容来源于用户提供或转载自优质网络合作媒体,旨在传递信息,不代表本站的观点和立场,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您有版权权益方面的问题,请及时联系我方更改和处理!
夜阑人静好理书 国学

夜阑人静好理书

喜欢周末的晚上在家整理书架:卸去了一周的疲惫,暂时放下工作的烦恼,趁万籁俱寂,灯火阑珊,一个人躲在书房里,把几个月来被抽得七零八散的书架重新规整。 《太平广记》旁边应该是《聊斋志异》,再在旁边放上一套...
做事的机缘 国学

做事的机缘

鄙人先前在学习梅花易术的时候,拿起书就是硬着头皮看着。虽然原先有着易学的基础,倒也不至于看不懂,但是就是看起来枯燥无味,感觉这些东西不是我想要的,读起来就是不得劲,久而久之也便放到了一旁看起了其他书。...
五花八门的郑玄先祖世系——不要迷信家谱 国学

五花八门的郑玄先祖世系——不要迷信家谱

谱牒作为中国一项传统文化源远流长,历代被中华子孙视为传家珍宝,累世供奉。中国人对家谱的敬仰可谓根深蒂固,但敬仰归敬仰,国人现存的家谱特别是北方多是明中叶以后纂修,江南一带多追及两宋,甚至晋唐,但很多家...
白乐天《赠刘十九》非“刘禹铜”考 国学

白乐天《赠刘十九》非“刘禹铜”考

南师大名教授郦波尝于一节目言及唐人行辈,称白乐天诗《赠刘十九》之刘十九为刘禹锡族兄刘禹铜,其言之谬殊不足据,作三两闲言考之。 《尚书·禹贡》曰:“禹锡玄圭,告厥成功。”《尔雅·释诂》训锡为赐,即“锡”...
评论  0  访客  0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