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迅看《论语》,论骂孔融者人生价值问题

评论

鲁迅看《论语》,论骂孔融者人生价值问题

某天,一个老奶奶带着小孙子学琴。那个老奶奶上卫生间,告诉孙子:别乱跑,坏人多。

这小孩子就和我聊起来了。聊一会小孩说:叔,坏人真多吗?

我笑着指着人群说:特多,打扮的很时髦,西装革履的。

刚好这个老奶奶从卫生间出来听到了,笑着说:怎么样?我说是吧。

不要说这个小男孩,就算是这个看似六十多岁的老人,被坏人坑了一辈子,也许自己还不知道呢。

人类进入“阴阳反被,阴盛阳衰”的后期,无论文化界还是文艺界等,都是坏人当家作主了。

西方撒旦教信徒在举行仪式上都是要倒拿着《圣经》和十字架,经常烧。他们看来,《圣经》害死了多少兄弟啊?

从魔鬼这个角度看《论语》,是不是一样的道理?

这就是鲁大师为什么说他能从《论语》中,看到“吃人”两个字的真正原因!

  正人君子与妖精、小人看同一问题,结果往往是相反的。

天底下的坏东西,是一伙的。

自从鲁迅《论雷峰塔的倒掉》以后,近百多年以来的某些知识分子就为白蛇精伤透了心,可恨死法海老和尚了。

这些人总觉得妖精和许仙有自由恋爱的权力!说起来就愤愤不平:

你一个老光棍,别人自由恋爱关你什么事呀?吃不到葡萄,就说葡萄酸!

一心一意还想把精神偶像之一的秦桧老先生拉起来,怎么努力都没成功。

这些年以来,为国为民呕心沥血的他们还一直为汉字拼音化痴心不改,伤透了脑经!所幸的是,事关铲除中国文化命脉的努力都失败了。

刚看到又有人歪批戏说孔融让梨的故事。质疑故事真假,搞“大胆地假设,小心地论证”胡大师那一套。

意思是小孩子让梨太装,从小就那么虚伪没进取心!抢,长大才有出息呢。

这话,是人说的吗?

阴盛阳衰的天时之下,镇ya白蛇精的雷峰塔倒掉了。那跑路的妖精如果贼心不死继续害人,迟早还会被别的塔镇ya。

无论鲁大师们怎么折腾,只要世界存在一天,孔府永远是人类第一大家族。

孔丘,一个社会最底层的贫民,靠努力学习白手起家而为天下师,这是多么励志成功的伟人啊!

我们炎黄子孙千秋万代怎么感恩戴德,也不为过。

继承先人志向,让梨的孔融长大当太守以后恩泽民众而青史留名有出息了。

包括其年幼子女都能留下“覆巢之下安有完卵?”的典故。视死如归,使千千万万的后来人重德性和品行而自强不息。

曹操杀害孔融,无非就是要篡汉!

在贞洁之士的抵制下,登不了基的曹操只能将希望寄托儿子。曹氏三代人呕心沥血,最终成全了司马晋朝。

人算不如天算。对比混成了舞台上白脸奸臣典型的曹操,孔融大人看人多准啊?这就是见识!你不服都不行。

多想想,从小就不让梨的那些呢?

这些人之所以那么假装痛恨孔融,并不为别的,就是因为他是孔子的后人,又不尊重曹操那么大的领导。

在他们看来,不懂拍马屁、不尊重领导不就是找死?笃完孔融又骂曹操,为不尊重领导的杨修打抱不平!

这种言论没根本的乱臣贼子,和他们的恩师鲁迅一样,什么时候说过人话?

做人还是要重德性和品行的!没德性的人墙头草两面倒,看什么都不准。

骂孔融的各位,现在学让梨也不晚。不懂仁義道德,成不了人的。

先学让梨吧,从不贪小便宜开始。

公众号:子无求乎

福利:关注本站微信公众号:秘术网,回复:666,赠送247本相面、手相、盲人派算命、摸骨、铁板神算、解梦、测字、占星等秘术古本!
  • 微信:1715524655
  • weinxin
  • 公众号:秘术网
  • weinxin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3年3月1日 21:25:34
  • 本站部分内容来源于用户提供或转载自优质网络合作媒体,旨在传递信息,不代表本站的观点和立场,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您有版权权益方面的问题,请及时联系我方更改和处理!
永泰“细茶”名称的出处及其它 国学

永泰“细茶”名称的出处及其它

茶文化,在永泰民间传统文化中占十分重要地位。茶中精品,被称为细茶。细茶在当地方言中称“幼茶”、“茶米”,是从选茶,采茶,到炒制都特别讲究的产物。 茶以“细”为优,其优在于,茶树必须是远离烟火嘈杂的多雾...
书读七八遍什么感觉 国学

书读七八遍什么感觉

很惭愧,长这么大,读过三遍以上的书屈指可数。读过五遍以上仅有《红楼梦》,而且基本上是整理本。只读过甲戌本残存16回影印本。 现在我读《鲁迅全集》,读《史記》,逐渐去追蹑当年读《红楼梦》的感觉。古人读书...
古书读3遍以内基本没用,但常互见 国学

古书读3遍以内基本没用,但常互见

在读第三遍《史记》,而且去年读第二遍的时候发现第一遍读的印象并没有忘完。即便如此,第三遍都已经读到“世家”了,还是不那么好懂,应该说,《史記》一书好懂的地方都在“近代史”部分,即司马迁自撰秦汉史部分。...
地摊淘书,一定要相信缘分 国学

地摊淘书,一定要相信缘分

天晴罢,小雨初歇,地微白。趁暇去城里拜访长安白公子,瞻仰白公子书房,里面汗牛充栋,全是不可多见的好书,充塞书房寸步难移,果然不愧是长安研究当代史第一人。 ​归来路上,去文艺路添了五条小鱼,顺道逛了一趟...
评论  0  访客  0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