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天官”墓前的石马石羊,该有个好去处了!

评论

公历年前,在微信朋友圈看到沈春晖转发的一则视频,标题是《绍兴大山里发现500年前的野墓!墓主人竟是明朝“天官”》,打开一看:太熟悉了!这不是位于柯桥区兰亭街道联合村商家山商周祚墓前的石像生遗存嘛!

明朝“天官”墓前的石马石羊,该有个好去处了!

数年前,笔者曾经数次寻访商家山,对墓地石像生残存情况作过调查,其大概情况如下:石马两匹,长约3米,膘肥体壮,雕刻得极其精致,马鞍、流苏、鞭绳、铃当、马尾依然清晰可辨,保存度较为完好;石羊二只,只露出半个羊身,泥土下情况未知;石人一个,倒地横躺侧卧,残缺较严重,当时成了山路边的砌砍石。

而据周边的村民回忆,该墓在“文ge”之前保存完好,墓前有一甬道,一个墓道牌坊,两侧摆放着石人、石马、石虎、石羊、石望柱各一对。可惜墓葬不幸毁于“文ge”,墓前的石像生也只剩下我们能看到的残存。

经过事后查阅资料,墓主人商周祚的情况大致如下:

商周祚,字明兼,号等轩,明绍兴会稽人。万历二十九年(公元1601年)进士,后历任邵武县令、太仆寺少卿,都察院右佥都御史、巡抚福建,兵部右侍郎、两广总督,兵部尚书,崇祯十一年(1638年)出任吏部尚书,第二年因刚正不阿屡违圣意,弃官归乡闲居,直至亡故葬于兰亭商家山。令人费解的是,作为曾经的封疆大吏、一品天官,商周祚的生卒年居然不见记载,所以他何年葬于商家山,至今成谜。

明朝“天官”墓前的石马石羊,该有个好去处了!

(网传疑似商周祚画像)

对比上述视频的描述,有几点与我数年前的调查是一致的。

石像生遗存情况基本一致。唯一不同的是视频中没有提到残缺的石人情况,估计是寻访人没有发现吧。

称作“天官墓”不虚。天官的称号来自于商周祚曾担任过吏部尚书这个职务,因为吏部位居六部之首,掌管吏事,故有“天官”的别称,商周祚又被称为“商天官”。

但该视频标题中提到的几个词值得商榷:

一是“绍兴大山里”,明显有夸大之嫌。兰亭联合村距绍兴城区也就几里之遥,商家山也只是一座低矮的小山,周边也基本上以平坦地貌为主,所以说天官墓在绍兴大山里头,不甚恰当。

二是该墓建成至今已有“500多年”表述有误。商周祚的卒亡时间虽然不见记载,但肯定是在崇祯十二年(1639年)他弃官归乡之后。即便以1639年作为他的卒葬之年,距今也不到400年。所以该墓建成时间距今“300多年”或“三四百年”可能比较符合实际。

明朝“天官”墓前的石马石羊,该有个好去处了!

而关于商周祚,有一点不得不提,即他虽育有二子四女,但两个儿子较为平庸,“无遗名”,但其生育的四个女儿要么门当户对、嫁入名门,要么能书善画、才华横溢,其中长女商景兰、三女商景徽还是明末清初著名的才女,这样的情况着实罕见。长女商景兰,嫁于山阴人祁彪佳,此公为著名散文家、戏曲家,明亡后投湖殉节,其气节名震于于世。

也许有人会问了:对这座“天官墓”及墓主人的情况,笔者为什么会有如此深入的了解?原因其实很简单:对商周祚墓前的石像生遗存,笔者是“动过心思”的!

这必须要说到数年前笔者当时的一个“身份”:全国重点文保单位王阳明墓保护开发工程(阳明园)建设负责人。

为了丰富王阳明墓地的文物陈列,进一步营造庄重肃穆的墓园氛围,经过充分的调研论证,我们决定在阳明园一期现代祭祀区规划设置石像生文物。

明朝“天官”墓前的石马石羊,该有个好去处了!

方向确定后,我与我的团队便四处“搜罗”古代墓地甬道旁常见的石像生,也即石人石马之类的。我们确定了三条标准:一是要与王阳明生活的年代相近。最好是明代,清早期也被允许;二是与王阳明差不多品级的。因为古代墓地前石像生是按照官员的品级来设置的,按明清规制,二品以上可以设置石像生5对,分别是石人、石马、石虎、石羊、石望柱。王阳明官至正二品(从一品),按规制,也可以有这样的设置。三是要在绍兴一带出土的。一地的自然与人文环境深刻影响着石像生雕刻的用材、造型和规格,王阳明墓地在绍兴兰亭,在他墓地前陈列的石像生也必须是符合当地环境风格的。

在地方文史爱好者的推荐下,我于是找到了兰亭联合村的商家山,对比墓前石像生遗存及墓主人情况,我们认为将这里残存的石像生移至阳明园墓地内,匹配度甚高。之后我们数次踏勘现场,也与当地街道、村两级进行了对接协调,但最终无果而终。

明朝“天官”墓前的石马石羊,该有个好去处了!

导致我们努力失败的原因主要是一条:技术原因。整个墓地和残存的石马石羊等,被密集的农房包围得密不透风,挖机吊机等机械设备进不去,重达数吨的石像生就是一座座大山,压垮了我等“细细小蛮腰”。没奈何,我们只能联系区文保部门,从他们的库房里找到了归属明清不同时期、来自不同古墓的石马、石虎各一对,移至阳明园区,成为了墓园内一道“别样的风景”。

带着些许遗憾,我后来慢慢远离阳明园。今日在视频中看到曾经心心念念过的商天官墓前残存的石像生,内心里却陡然产生几份担忧来。

现今的商天官墓,由于村庄的拆迁突然一下子“豁然开朗”了起来,原先密集包围天官墓的农房全部夷为平地,视线所及,残存的石马、石羊就在路边,“唾手可得”。而笔者的担忧就来自于这些残存石像生的“近在眼前”,笔者在想象着几种场景:

第一种:被毁。村庄拆迁后意味着此地大开发的到来,不久的将来,此地必是一个繁忙的工地。也许会在某一天,又在不经意之间,在风雨中苦苦煎熬了300多年的石马石羊在机器的轰鸣声中再次遭遇灭顶之灾……。

第二种:被盗。在某个月黑风高的夜晚,几个头戴黑罩的盗墓贼,一辆卡车,一台吊机,一二个小时内,让残存的石马石羊永远消失在夜幕中,从此永不再见……。

明朝“天官”墓前的石马石羊,该有个好去处了!

也许有人会问:这样的石马石羊,有人会来盗吗?那我告诉你,肯定的!我所了解到的明代石像生黑市交易价格,以石马为例,品相完整的,单匹价格是25万元起步。而现在的商家山,没有了农房的“围护”,也没有了老百姓的时常监督,简易公路直达山边,盗取这几只残存的石像生,轻而易举!

因周边村庄拆迁意外“豁然开朗”的商天官墓前残存石马石羊之命运,现下是岌岌可危!

——是时候该给这些残存石马石羊给个好去处了!

可以原址保护吗?不是不可以,而是不现实!试想下,大开发后的商界山周围,必将是一片现代化都市区,在繁华之中,矗立着本该立于墓前阴森森的石像生,会是什么样的样貌?

所以最为妥帖的办法是易地保护,让它们有个好去处!

哪里会是它们的好去处?答案似乎也是显见的!

明朝“天官”墓前的石马石羊,该有个好去处了!

已经建成投运多年的阳明园距兰亭联合村商天官墓仅仅5公里之遥,可谓是“近水楼台”

当年建阳明园时,早已留下了给这些石像生“稳坐”的基础,一直是“望穿秋水”

商周祚信奉阳明心学,其墓前的石马石羊移至“先师”墓园,或许就是“天作之合”……。

——多好的事啊!

只是本人早已不在其位,自然轮不到我来说三道四的,就当是我的一番胡言乱语吧!

公众号:潜水南

福利:关注本站微信公众号:秘术网,回复:666,赠送247本相面、手相、盲人派算命、摸骨、铁板神算、解梦、测字、占星等秘术古本!
  • 微信:1715524655
  • weinxin
  • 公众号:秘术网
  • weinxin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3年1月11日 20:03:27
  • 本站部分内容来源于用户提供或转载自优质网络合作媒体,旨在传递信息,不代表本站的观点和立场,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您有版权权益方面的问题,请及时联系我方更改和处理!
女尊男谦即人道 国学

女尊男谦即人道

天地之道与人道,二者万不可混为一谈! 在易经先天八卦中,乾卦为天,代表男人,坤卦为地,代表女人。先天八卦中,乾卦在上,坤卦在下,天地定位,也指男人刚强,女人贤柔,男女定性,并非是男尊女卑之意,这符合天...
这位祖师爷,奠定了千秋国本 国学

这位祖师爷,奠定了千秋国本

神农氏,居上古三皇尊位,姜姓,以号名世,华夏文明的始祖之一。 必须声明:文明始祖不是祖师爷,因为文明不是一种职业。 由于年代过于久远,神农氏的事迹多不可考,各家所论多有抵触,故取流传较广、各家所论相通...
姓氏的方言读音 国学

姓氏的方言读音

手机上刷到一档方言节目的视频,女主持人用上海方言说:“请某大学的盛某老师上场”。当我听到姓氏中“盛”字,主持人说的读音是“成”时,心里“格登”一下,自言自语说了句:“难末讲错脱哉。” 她是讲错了。“盛...
《汲冢周书叙》 国学

《汲冢周书叙》

《元本汲冢周书》(元至正十四年嘉兴路儒学刻本,即为官刻本)是现存最古的《逸周书》版本,现藏于国家图书馆。由于未寻找到他人隶定的《汲冢周书叙》用以对照,故可能有些隶定和句读并不准确,仅供参考。 下图标题...
评论  0  访客  0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