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老子、黄鹤楼到楚方言

来源:公众号 兰若评论

估计“八零后”以前的湖北人都晓得“老子”一词。充“老子”是本地人一个占“相赢”(占便宜)的说法,意淫对方“自己是其父辈”。当然,更多的时候是一句口头禅,并无羞辱对方之意。有时候甚至如同鲁迅文中说绍兴话里“妈.的”一样,“老子”是好友交流时一种表达“亲昵”的方式,简称“老们”。

这些土话随着普通话的推广,正在逐步消失。而“老子”一说又与武汉标志性建筑黄鹤楼还有不少渊源,似乎有必要闲扯几句,聊作记录。

“老子”作为自称历史悠久,但“充老子”——即有“我是你爸爸”的意涵,估计是近代才有。至少笔者在明末的文献中看到的“老子”多是老头子的自谦,类似“老夫”。至于什么时候成为今天的意思,未考,还请网上方家不吝赐教。现仅聊聊“老子”的一些文史趣闻。

首先,“老子”的意思肯定是《道德经》或《德道经》的原作者老聃的尊称了。但史书上“老子”作为“老夫”之意,则也有一千多年的历史。

古籍中有庾亮的记载:“庾太尉在武昌,秋夜气佳景清,佐吏殷浩、王胡之之徒登南楼理咏。音调始遒,闻函道中有屐声甚厉,定是庾公,俄而率左右十许人步来,诸贤欲起避之,公徐云:‘诸君少住,老子于此处兴复不浅。’因便据胡床,与诸人咏谑,竟坐甚得任乐”(该文字引自《世说新语》“下卷容止第十四”。有趣的是唐人撰《晋书》之“庾亮传”也收录了此事。)

从老子、黄鹤楼到楚方言

晋书卷七十三庾亮有传

从老子、黄鹤楼到楚方言

王羲之认为庾公“丘壑独存”

这段趣闻激发了后人的诗意,从李白杜甫杜牧等唐代大咖到明朝的非著名诗人都引用此典故(读过的会心,有兴趣者百度),于是乎,“老子”、“胡床”、“庾公楼”“庾楼”“兴”“浅”等字眼频频出现在唐宋元明诗中。

作者因查阅祖籍贯地方志而得明代李东白《游黄鹤楼》诗,窃以为水准不低,加之又喜爱李东白风流潇洒之性情,故特别中意此诗,分享与诸君:

西望家山一改容,白云飞尽楚江空。

兴饶老子胡床上,秋在仙人铁笛中。

鄂渚霜花沿岸白,汉阳枫树隔江红。

倚阑拍手招黄鹤,千古登临感慨同。

这里“兴饶老子胡床上”即用庾亮典故。只是这首诗很不“著名”,只能收录在县志的艺文录和某个诗话专著中。

还得补充一句的是庾公的武昌高楼应在今天的鄂州,而非今日之武昌,而李东白明代的黄鹤楼则是指今天的武昌,从晋代到明末一千多年的光阴,将地名混淆是稀松平常的事儿。正如苏东坡将黄州赤壁弄的比历史上真正的赤壁——湖北蒲圻还要有名一样,导致今天蒲圻只能背水一战,将自己的地名改成赤壁市,一笑。

回头说为何笔者不认为明代的湖北人有“充老子”的口头禅呢?也还是从明末竟陵文学派作品中略见端倪。比如谭元春的《秋寻草自序》中有:“天下山水多矣,老子之身不足以了其半......”此处的老子就是类似“老夫”之意。毫无半点“我是你爸爸”的意思。

用庾亮的“老子”“胡床”典故咏黄鹤楼的诗据说还有明末文坛盟主李维祯的《登黄鹤楼》,但此诗在其文集《大泌山房集》中并未查阅到。方家朋友说从格调气势看好像不是李维祯的。因有“老子”“胡床”之典,姑妄录之:

江汉萦回鄂渚矶,先朝楼阁已全非。

暂携老子胡床坐,一听仙人铁笛归。

洲树新含鹦鹉绿,山云旧作凤凰飞。

楼头攀鹤来游者,可是苏耽与令威?

......

前几天在小区广场见几个小学生们聊天,听着他们讲着纯正的普通话,欣慰不已:北京人不再敢以“口音”来歧视我们的下一代了!随之,又略感惆怅:我听到他们的普通话“纯正”到甚至有京味——因听到熟悉的“丫的”用语。

自己的乡音正在式微......

作为一个国家,我们应该讲一种话,这样降低交流成本,促进地域融合,正能量的说法还有利于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

但,作为一个湖北人,我们是否也应该警醒,在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中,湖北人扮演什么角色呢?比如在未来的普通话里能否注入更多的湖北、楚文化元素呢?在中华民族融合、文化传承的历史长河中,楚人贡献巨大!从屈原、宋玉到明末的公安派、竟陵派,我们可以开出长串曾经引领中华文化发展的先辈名单。

但现实是残酷的。要让自己的俗语成为通用语,要么经济实力强大,比如改开以来的粤语,“洗头”、“老公”、“波鞋”、“不好意思”等都进入了普通话词汇,百年前的上海话也如此。京畿地区坐拥行政优势更不用说。赵本山一个人、《武林外传》一部剧则让东北、西北话风行一时,全国人民都知道怎么“忽悠”,谁都知道表达情感时来个“额的神”。今天,湖北人贡献了什么呢?俗语中的“家家婆”(外婆)全国人民大部分不知,“小毛毛”(婴儿)则九零后的本地人也不知道了。

因此,要让祖宗显赫,还得后人加油。要让家乡前人的话流行,还得后人努力。总之,所谓的历史和残酷的现实,都得靠当下人来诠释和演义。反过来说,能够流行自己的祖辈俗语、拥有诠释先民事迹的权力,那说明你在当下混的还不算窝囊,比如前年武汉某位女医务工作者的“老子到处说”就让全国人民知道了“老子”的厉害。

好像又跑题了,“老子”就此搁笔。

福利:关注本站微信公众号:秘术网,回复:666,赠送247本相面、手相、盲人派算命、摸骨、铁板神算、解梦、测字、占星等秘术古本!
  • 微信:1715524655
  • weinxin
  • 公众号:秘术网
  • weinxin
  • 版权声明 本文源自 公众号 兰若, 整理 发表于 2022年9月23日 12:59:03
  • 本站部分内容来源于用户提供或转载自优质网络合作媒体,旨在传递信息,不代表本站的观点和立场,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您有版权权益方面的问题,请及时联系我方更改和处理!
永泰“细茶”名称的出处及其它 国学

永泰“细茶”名称的出处及其它

茶文化,在永泰民间传统文化中占十分重要地位。茶中精品,被称为细茶。细茶在当地方言中称“幼茶”、“茶米”,是从选茶,采茶,到炒制都特别讲究的产物。 茶以“细”为优,其优在于,茶树必须是远离烟火嘈杂的多雾...
书读七八遍什么感觉 国学

书读七八遍什么感觉

很惭愧,长这么大,读过三遍以上的书屈指可数。读过五遍以上仅有《红楼梦》,而且基本上是整理本。只读过甲戌本残存16回影印本。 现在我读《鲁迅全集》,读《史記》,逐渐去追蹑当年读《红楼梦》的感觉。古人读书...
古书读3遍以内基本没用,但常互见 国学

古书读3遍以内基本没用,但常互见

在读第三遍《史记》,而且去年读第二遍的时候发现第一遍读的印象并没有忘完。即便如此,第三遍都已经读到“世家”了,还是不那么好懂,应该说,《史記》一书好懂的地方都在“近代史”部分,即司马迁自撰秦汉史部分。...
地摊淘书,一定要相信缘分 国学

地摊淘书,一定要相信缘分

天晴罢,小雨初歇,地微白。趁暇去城里拜访长安白公子,瞻仰白公子书房,里面汗牛充栋,全是不可多见的好书,充塞书房寸步难移,果然不愧是长安研究当代史第一人。 ​归来路上,去文艺路添了五条小鱼,顺道逛了一趟...
评论  0  访客  0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