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阴影下的明朝那些事

2022年3月27日20:25:01评论222 views
广告

我跟聿仁兄开玩笑:古田似水货,其兴也水,其衰也水,近几十年旧城和水口、莪洋被淹,都因为水资源充沛,朝廷在此建水电站所致。自盛唐建县以来一千二百八十年,玉屏镇附近也屡次遭洪水困厄,相关记载可谓汗牛充栋!是这般风水轮流转,导致千年古城的兴衰。

疫情阴影下的明朝那些事

翠屏湖下是旧时剑溪、古田溪​

宋孝宗淳熙五年(1178年)发大水,县城被淹。至绍熙二年(1191年)四五月,霖雨成灾,洪浪滔天,城中1300户民居被淹,灾后瘟疫盛行,长达数年。嘉定年间,县令薛舜庸​气愤,写了一篇疏文责问城隍爷:尊神贵为拓主,创邑艰难,应知民生之不易,而今享受万民香火,却不加以保护,难道天道也不足以凭信吗?

疫情阴影下的明朝那些事

湖畔城隍庙​供奉首任县令刘疆

当晚就梦见城隍说,您理直气壮指责我,可惜不明鬼神之道。须知浩劫绝非偶然,乃是共业使然,冥冥之中自有区处,凡是不该受报的人都要转到别处,该受报的人也必定转移回来,绝对不会随便处置,置黎民百姓于不顾的!

疫情阴影下的明朝那些事

厦门同安区安兜村薛舜庸祖祠

薛公说难道全城没一个好人吗?城隍说有三户人家难以迁走都没事。一家是某姓财主,累世行善,接济乡民;一家是大夫,请他去看病,深夜大雨,道路泥泞,也即刻前往尽心医治。还有一家卖油糍的老妪和孙子也没发病,大人可去查访。就连您本人也在劫难逃,但您为官廉慎,得以痊愈,总之上天赏罚,慎之又慎,决不偏私。既无无妄之灾,亦无幸免之理。

疫情阴影下的明朝那些事

昊天冥冥,因果不昧

薛公醒来后四处查访,果然找到财主和大夫,全都安然无恙。卖油糍的老妪困于屋角,据说平日营生,凡是遇到老弱病残,即使钱不够也会卖,或者无偿施舍。近来病疫大流行,全城人人自危,没了生意,祖孙以野菜粗粮充饥,气色也是极好,薛公赶紧让人送粮食供给。

疫情阴影下的明朝那些事

南宋古田县令薛舜庸

薛公大为惊奇,始信因果轮回鬼神承负之道。薛舜庸,字惠父,同安人。绍熙四年(1193年)进士,调龙溪尉。后知古田。农民牛死,输钱于官。薛公太息曰:“民不幸失牛,又责其财,是重困也。”立除之。增邑庠廪饩,建阁藏书,以惠生徒。又迁通判兴化军,未上而卒。​

福利:关注本站微信公众号:秘术网,回复:666,赠送247本相面、手相、盲人派算命、摸骨、铁板神算、解梦、测字、占星等秘术古本!
  • 微信1715524655
  • weinxin
  • 公众号:秘术网
  • weinxin
  • 版权声明 本文源自 公众号 EXPLORE寻隐者
  • 本站部分内容来源于用户提供或转载自优质网络合作媒体,旨在传递信息,不代表本站的观点和立场,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您有版权权益方面的问题,请及时联系我方更改和处理!
动物凶猛:民国古田匪乱始末 历史

动物凶猛:民国古田匪乱始末

民国福建无一县无匪患,其中古田匪患居闽东诸县之冠。其地“上接延建上游咽喉,下界闽侯为省垣之屏障,……益循延建而入,省望水陆皆如高屋建瓴,一得古田即是以括省城之背,一旦海疆有事,言守言攻,古田皆此为扼…...
宁得罪君子,莫得罪小人 历史

宁得罪君子,莫得罪小人

一、郑玄求学 刘备找借口从曹操那里逃走之后,到徐州杀了曹老板安排的守将车胄全家,害怕曹操来算账。陈登建议让郑康成去求求袁绍。郑康成名玄,曾经跟着马融求学,马老师讲课有个特别的嗜好,课堂分前后两部分,前...
为何那些择都的帝王不能保其千秋基业 历史

为何那些择都的帝王不能保其千秋基业

2015乙未年师兄从沈阳到西安来,几个好朋友陪同一起去乾陵游玩。 在被乾陵的磅礴气势震撼的同时,朋友的先生提出了一个深刻,非常具有意义的问题—— 那些择都的帝王们既然选择了这么厉害的风水,为什么不能保...
晋朝以“躺平”为美,结果呢? 历史

晋朝以“躺平”为美,结果呢?

晋朝是一个很特别的朝代,就是三国归晋的那个晋朝,司马懿领衔的那个晋朝—— 因为它虽算是大一统,但属于篡位而得的天下,所以开局就不正,上梁有问题、下梁更歪; 它开国君主就不是明君,开国之君死后,继任者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