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元节,我看风水那些年的灵异遭遇

中华秘术网
中华秘术网
中华秘术网
1742
文章
20
评论
2021年8月22日11:15:17
评论
96 views
广告

又到了一年的中元节。

有人管它叫“鬼节”,有人称它为“七月半”,但不同名字背后蕴含的意思一样:这是一个为去世亲人焚烧纸钱祭奠的日子。

我在公众号上几乎不讲鬼神方面的事,主要原因是不懂,次要原因是我命带魁罡,对灵异方面的感受力迟钝到近乎麻木。两方叠加之下,如果硬要讲鬼神,很容易变成以讹传讹,人云亦云。

不过夜路走多了,终有见鬼的一天。风水一行严格意义上虽然与鬼神没什么关联,但也算是阴阳交界处反复横跳。从业好几年,或多或少有一些灵异方面的经历。

值此佳节,就择其中稍微有点意思的故事,摘录如下:

01

我在深圳看风水时,偶尔会住一家旧酒店。

酒店是三星级的,但因年代已久,内饰略显破败,空调噪音甚大,采光也很是糟糕,不过仍还算能住。

二零二零年的秋天,我再一次下榻此处,夜间做了一个奇怪的梦。

在梦中,一位富态的中年女子请我为她的双亲选一方坟墓,我应允后,我们便来到了一处丘陵上择地。梦中的情景虽是白天,却异常昏暗,有点像老家刮沙尘暴时的阴霾天。我在山中选了一个地方,女子把双亲的骨灰盒递给我放入墓穴中安葬,骨灰盒是玉质的圆罐,握在手里觉得异常温润。

安葬后,我本以为已万事大吉,女子却神情严肃地问了我几个风水问题,问题极其专业,我也只能算是勉强回答完整。女子听完后眉头渐展,对我说风水看完了要请我吃饭。

于是,在女主人引路下,我们自山上走下,走了很久,才进入一家陈旧的农家乐中。不过出乎意料地,桌上饭菜很是丰盛,大盘小碟摆了三十余个。

正当我准备落座用餐的时候,突然发现这三十余盘菜全是凉菜,此时心中渐渐明朗,隐约知道自己并不在阳世,于是起身向女主人告辞。

女主人点点头,也不挽留,只是说看风水的酬金回头会转给我。

然后我便醒转过来,发现自己还躺在酒店的大床上,外面天仍未亮。

打开手机看时间,突然收到一笔大额转账,是一位北美的朋友转过来的。之前帮她布局了办公室后,我们俩都因繁忙忘了跟对方联系,月余后,她突然想起酬金未付,于是赶忙给我转了过来。

这就是梦里女主人说的酬金么?我不知道。

从那以后,我再也没有住过这个酒店。

02

第二个故事与算卦有关。

二零二一上半年,一个关系很好的朋友突然找到我,问算卦能不能查知幽冥之事。

我说理论上可以,但是我基本上没有经验;不过前段时间,我在一位六爻高手的公众号上看到了他的卦例,或许可以照猫画虎一下。

于是朋友便手摇了一个卦:问自己已故的某位亲人目前在何处?

得卦:火天大有 之 雷风恒

中元节,我看风水那些年的灵异遭遇

这卦我看了一会儿,父母丑土动化在初爻,又临青龙。勉强问了一句,看样子似乎并未转世,仍在地下受苦。

朋友听了不置可否,接着问,那为什么还在地下受苦呢?

这个问题我从六爻上实在看不出解答,只能把火天大有的互卦取出来(互卦代表一件事的内因),是择天夬。泽为缺,天为乾卦为钱,缺+钱,那么便是缺钱了。

“大概是缺钱了吧。”

“是的。”朋友此时长舒了一口气,“我们经常梦见老人在地府哭诉说手里没钱,烧的钱都让人抢走了。后来我们请了出马仙,也说老人在下面缺钱。”

这件事让我知道,卦有时也会通到人间以外的地方。

03

第三个故事与解梦有关。

我就直接放聊天截图了。

中元节,我看风水那些年的灵异遭遇中元节,我看风水那些年的灵异遭遇

这个故事我略加一点解释。

其实我本身不会解梦,但是对话中的朋友梦见“很多人骑自行车互相撞”,显然不太合逻辑。于是我略加推测,我这位朋友或许梦见的是战马之类的骑乘工具,只是由于她本身并没有见过,所以只能在梦境中抽象成日常见过的自行车。

在写这篇文章的时候我又思考了一番,齐国在春秋时期,应该是没有骑兵的。可能遇见的是少数民族的骑兵,或者是齐国的战车。如果是战车的话,那在梦里应该更容易会被抽象成自行车。

04

第四个故事,也和风水有点关系。

二零二一年的清明节前,朋友家的祖坟下葬三周年,按当地习俗,正是该重修添土,修葺周围环境的时间了。

修缮祖坟并不难,但在过程中朋友发现村中公墓道路难走,额外又斥资数万元,把所有道路全部打成水泥地。

打水泥的过程复杂又漫长,为防止工人操作不慎破坏祖坟周边设计,我和朋友提着板凳坐在墓地里,看着工人们一点点施工,倒也不觉得阴森。

在完工的倒数第二日,我做了一个梦。梦中一位陌生少妇力邀我看风水,我却总觉得应该先去拜访当地的好友,再说看风水的事儿。几番争执之下,少妇不再勉强,于是便派给我两个助理,一个少男,一个少女,又兼配了一辆纯白色的宝马车。少妇叮嘱我有事尽管找这两人,而白色的宝马始终在我背后缓缓的滑行……

只是这个梦自此戛然而止,或许是梦中的两人一车跟的我不太舒服,我最终也没帮少妇看风水。

完工的最后一日,我和朋友一如既往搬着板凳在工地旁边聊天扯淡,在说起这个梦时,朋友脸色微变,向我形容了一下少妇的容貌,跟我梦中的完全一样。

此时,朋友才告诉我,这位少妇正是这条道路尽头一座孤冢的主人,年纪三十出头,去年殁于癌症。

而为新丧亡者烧一对纸扎童男童女和一辆纸马,也是他们当地的习俗。

05

第五个故事与梦和风水都有点关系。

故事中的朋友与我年纪相仿,是一名小有所成的企业家,但在创业之外,他还能偶尔在梦中通灵:即梦到家族邻居中的过世者,还能与其交流。

至于他之所以有这样的天赋异禀,是因为传承的缘故:他的姥爷曾是当地有名的算命先生,也有如此通灵的能力。如今姥爷已仙去,他还偶尔能在梦里遇见姥爷。

后来我在他家做客留宿的晚上,他又梦见了姥爷,说想见我。于是第二天,我便去他姥爷的坟上也上了三炷香。

此事过了几个月后,时值清明,我特意复印了三本外界买不到的风水术数秘籍,打包寄给朋友,让他烧给姥爷,仿鸠摩智在慕容博坟前烧六脉神剑的剑谱,算作同业者之间的交流。

但没过几天,朋友突然找上我,说又梦见了姥爷,姥爷很兴奋地非要交给他一个锅,但梦中的他对那个锅非常反感,一气之下直接把锅扔到了房子外,然后就一下惊醒。

朋友问我这个梦是何意,我想了一会儿问他,那三本秘籍,你烧的时候是不是没写是我送的。朋友点头。

“锅是吃饭的家伙,也可以看做是衣钵,大概是你姥爷误以为你也在学风水命理,于是打算把衣钵传授给你。只是你没有接这口锅,大概还是与此无缘吧。”

朋友听了我的话若有所思。

不知是不是因为这么一折腾姥爷生了气,此后一年多的时间里,也没在他的梦里再出现。

五个故事到此结束,这几乎是我不长的职业生涯中见过的所有带点趣味的灵异经历。

作为一个魁罡入命的人,我确实很难有什么“和猛鬼大战三百回合”的经历,所遇见的也多半是做梦之类若有似无的感应。

对于这些事儿,你可以说这是“鬼神”,“通灵”,也可以完全不承认鬼神的存在,说这是“癔症”,“巧合”。

我对这两类解释都不排斥。

因为世界或许本来就是一个晶莹剔透的多面体。

福利:关注本站微信公众号:秘术网,回复:666,赠送247本相面、手相、盲人派算命、摸骨、铁板神算、解梦、测字、占星等秘术古本!
  • 微信:1715524655
  • weinxin
  • 公众号:秘术网
  • weinxin
  • 本文来源 公众号 隐蝉
  •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您有版权权益方面的问题,请及时联系我方处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