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薋和柴钩

评论

方言关键词:

草薋、拔草、柴钩、长年到头的、木叉、圆纠纠的

老家人不叫“草垛”,叫“草薋”。

这么一说,你也就知道什么是“草薋”了吧?

倒放一下时代的胶片,我们现在烧煤气,以前烧煤炭,再以前就是烧草了。

烧各种各样的草,烧稻草,烧麦秆儿,烧玉米秆儿。那就要堆草薋,堆各种各样的草薋,稻草薋,麦秆儿薋,玉米秆儿薋。记得我们家长年到头的,就是麦秆儿薋和玉米秆儿薋。

草薋和柴钩

堆了草薋不就要拔草嘛,但是拔麦秆儿才叫拔草,拔玉米秆儿呢,叫捧玉米秆儿,“讨债鬼哪里去了?捧两个玉米秆儿家来!”所谓的“两个玉米秆儿”,其实是“两捆玉米秆儿”。

记得拔草还有个专用工具,叫柴钩。长长的木头柄那头,是一个闪着寒光的带着倒钩的铁刺,用力刺进草薋再用力往外一拔,草就被那倒钩钩出来了。柴钩其实只拔草,从来没有拔过柴,也不好拔柴,不知道为什么却要叫柴钩。记得课本上学到月光底下小闰土西瓜地里刺獾子的时候,我就仿佛拿着我们家的那杆柴钩一同去刺那个獾子去了……

印象特别深的是,生产队里有个大草薋,花生藤堆的,就叫花生薋。哎呀,松花江里没有松花蛋,花生薋里全是花生藤。几条牛在花生薋下一边啃着花生藤,一边反刍出那种浓烈的气味,小伙伴们却在花生薋里寻找瘪花生,偶尔有人能够找到一荚两荚小花生、瘪花生,一定都是小人发财似的,那个得意啊,真的就是小人发财似的啊……

堆草薋,堆草薋,其实草薋并不好堆,而无论生产队还是每个人家堆草薋,那个场面,那个热闹,都像在过节。记得父亲站在最上头,众人都仰着头,用木叉举着一捆一捆的草送上去。“危楼高千尺,手可摘星辰。”白天的时候父亲摘不到星辰,却可以揽得到那一缕缕的白云……

互为邻居的两个人家,两个草薋都是背靠背堆在一起的。可是鸡狗从来不分家,那里好像就成了鸡狗共同的家。狗不听话的时候会带着外面的狗朋友来里面钻进钻出,把那里的草都踩踏得绒绒的;母鸡不听话的时候就会把蛋下到这绒绒的草里面来,我从里面捡到过好多次鸡蛋呢,我用这些鸡蛋到代销店去换过本子,换过橡皮,也换过糖……

七岁八岁狗不如,那个时候,小伙伴们也都喜欢在草薋头玩,都喜欢在草薋头“欠”,“欠”得草薋头有一处圆纠纠的,像个大鸟窝。那个圆纠纠的大鸟窝还特别的亮。是的,麦秆儿越“欠”就会越亮,你不知道吗?

是不是法国一个叫莫奈的人,他的儿时一定也在草薋头玩过,“欠“过。否则,他怎么会把个草薋画成世界名画的呢?我把他画的草薋插进这篇文章里面,你看看是不是真的很美好。

只是没有看见有人画过专门用来拔草的那个柴钩,有点遗憾。

公众号:红楼天问

福利:关注本站微信公众号:秘术网,回复:666,赠送247本相面、手相、盲人派算命、摸骨、铁板神算、解梦、测字、占星等秘术古本!
  • 微信:1715524655
  • weinxin
  • 公众号:秘术网
  • weinxin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3年9月6日 22:08:29
  • 本站部分内容来源于用户提供或转载自优质网络合作媒体,旨在传递信息,不代表本站的观点和立场,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您有版权权益方面的问题,请及时联系我方更改和处理!
年味是一种什么味道 民俗

年味是一种什么味道

每到过年,年味这个词就会反复被提及。 在人们口中,年味可以是对整个春节的评价,可以是对某个场所迎新装饰的评价,可以是对春节时某个活动、某个仪式的评价,可以是对某种新年氛围的评价…… 说到底,年味其实只...
老鸡欺负新鸡 民俗

老鸡欺负新鸡

过年回到老家时,我突然发现,家里多了几个新朋友:三只母鸡。毛色很好看,被我妈圈养在我家院子的最南侧,靠近茅厕的位置,以前那里是种菜的地方,旁边还有棵月季花,在通往厕所之路的东南侧,大门的西侧;如今就都...
年味越“淡” 思念越“浓” 民俗

年味越“淡” 思念越“浓”

小镇的冬日,在年关时节,大抵是寒冷的。外出的年轻人也开始慢慢回归,只是回来后,却很少能看到他们的身影。时代的飞速发展,却缺少了更多的沟通。那种几家人围坐在一起聊天嬉笑,竟成了一种奢侈。纯朴的民风也在鞭...
​朱木匠 民俗

​朱木匠

人民公社时,老家邻村有个木匠,姓朱,按早年工匠手艺分类,他学的专门打车技术,所以人们也习惯叫他车木匠。后来随着人们的生产、生活的需求,他也学会了制做其它农具,很受群众欢迎。 朱工匠是一个哈喇子嘴,性情...
评论  0  访客  0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