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把“束”和“柬”的甲金文整明白

评论

先把“束”和“柬”的甲金文整明白

帝的甲骨文先把“束”和“柬”的甲金文整明白是把几根修剪整齐的树枝或劈柴捆好后架立起来燃烧以祭天神所以又是后来的本字,但除了这个中间是先把“束”和“柬”的甲金文整明白的字形外,还有中间是先把“束”和“柬”的甲金文整明白先把“束”和“柬”的甲金文整明白。若是从捆扎、周匝缠绕的角度讲,把“箍”写成方形的先把“束”和“柬”的甲金文整明白或圆形的先把“束”和“柬”的甲金文整明白会更形象完整些,写成先把“束”和“柬”的甲金文整明白则是为了简便。

如果把先把“束”和“柬”的甲金文整明白上的一横去掉会是个什么字呢?我想来想去,感觉应该是

“束”的甲骨文向来释读很乱,即许多权威人士分别把好几种不同样子的甲骨文释读成了束,这里我无心去一一辩驳,只想说自己的观点:用绳捆扎木柴的甲骨文即先把“束”和“柬”的甲金文整明白先把“束”和“柬”的甲金文整明白先把“束”和“柬”的甲金文整明白先把“束”和“柬”的甲金文整明白形的才是“束”,其他都不是。《甲骨文字典》采信的先把“束”和“柬”的甲金文整明白先把“束”和“柬”的甲金文整明白先把“束”和“柬”的甲金文整明白也应是“束”义,可认为对应于后来的

在西周金文里,依然要根据“用绳捆木柴”来判定哪些是“束”,我认可的是先把“束”和“柬”的甲金文整明白先把“束”和“柬”的甲金文整明白先把“束”和“柬”的甲金文整明白

“束”是一捆木柴,所以可用先把“束”和“柬”的甲金文整明白/先把“束”和“柬”的甲金文整明白+木来造会意字先把“束”和“柬”的甲金文整明白先把“束”和“柬”的甲金文整明白,也可用先把“束”和“柬”的甲金文整明白先把“束”和“柬”的甲金文整明白加三根木棍来造象形字先把“束”和“柬”的甲金文整明白先把“束”和“柬”的甲金文整明白。然而先把“束”和“柬”的甲金文整明白的形状却容易让人产生误解:绳子到底是缠绕在树干上的还是捆在一堆树枝上的?于是,我几乎很肯定地推断,商末周初,就已有人在先把“束”和“柬”的甲金文整明白里加上两个小点改写成先把“束”和“柬”的甲金文整明白来指代“束”了,两小点会意树枝或劈柴的断面,意思是绳子是这样捆住木柴的,后来这个字被厘成了

说“柬”就是“束”还可从上找到依据。

阑的晚商金文有带“束”的先把“束”和“柬”的甲金文整明白和带“柬”的先把“束”和“柬”的甲金文整明白,造字义当是在夜里抱一捆树枝把外门挡上(也可防串门狗从门下的空隙里钻进来),商末周初的金文先把“束”和“柬”的甲金文整明白先把“束”和“柬”的甲金文整明白先把“束”和“柬”的甲金文整明白是在前述两个字形上加了个大房子所以也是拦住院门的阑。阑是用一捆树枝把外门挡上所以有了“拦”和“栏”义,家家户户都堵门睡觉的时候可形容为“夜阑人静”。

柬在后来之所以又有了“挑选”义,是因为在战国早期就被错写成束+八的先把“束”和“柬”的甲金文整明白了,由于“八”的造字义是“分”和“别”,所以“柬”就被望文生义成了砍来的树枝需要分门别类地进行捆扎(实际情况也是这样)。因柬又被同音假借为“简”且专指请柬、柬贴,为防在文章中被误读误解,后人就又加“扌”造了个揀/拣来表“挑选”义。

言+柬=,西周中期臣谏簋上有先把“束”和“柬”的甲金文整明白,西周晚期谏簋上有先把“束”和“柬”的甲金文整明白,现在明白了“柬”的造字初义是“束”,当可否定谏是形声字了,其造字法应为会意,造字义是以言语约束。

西周早期的先把“束”和“柬”的甲金文整明白、中期的先把“束”和“柬”的甲金文整明白、晚期的先把“束”和“柬”的甲金文整明白等柬/束+刀的金文被学者们释读成了剌(读作là或lá),我认为不对。剌字咱下面再细说,先把“束”和“柬”的甲金文整明白的字形当是会意砍柴人用柴刀把柴捆修剪、拍打整齐,因此是“整理”义。

尽管传抄古文字里还有先把“束”和“柬”的甲金文整明白,但我推测,为了与剌相区别,先把“束”和“柬”的甲金文整明白到春秋时就已经被改写为柬+攴的先把“束”和“柬”的甲金文整明白了,又因为柬=束,所以此字形在说文小篆里写作先把“束”和“柬”的甲金文整明白(注:后来的字书也收有)。许慎释敕为“诫也”;现当代的字典又认为通“饬”,意思是整治、整饬,《诗·小雅·楚茨》里有“既匡既敕”;帝王的诏书和命令亦称“敕”,如《卖炭翁》里有“手把文书口称敕”。

我认为敕的字形先把“束”和“柬”的甲金文整明白就是樵夫手拿柴刀修整一捆支楞八叉的树枝以方便顺利背回去,因此其造字义是强势整治;长官用言辞修理“刺儿头”就是申敕、戒敕;皇帝管束文武大臣就像樵夫用柴刀修整柴捆一样不容分说,所以皇帝的诏书、命令被称作敕。由于“敕”的引申义用得太多,春秋时人便又造了个“敕+正”形声字先把“束”和“柬”的甲金文整明白来表原义,说文小篆厘作先把“束”和“柬”的甲金文整明白

即使被整得意兴阑珊,也请独自莫凭栏。

作者:王福远 公众号:王员外说甲骨文

福利:关注本站微信公众号:秘术网,回复:666,赠送247本相面、手相、盲人派算命、摸骨、铁板神算、解梦、测字、占星等秘术古本!
  • 微信:1715524655
  • weinxin
  • 公众号:秘术网
  • weinxin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2年12月24日 20:48:53
  • 本站部分内容来源于用户提供或转载自优质网络合作媒体,旨在传递信息,不代表本站的观点和立场,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您有版权权益方面的问题,请及时联系我方更改和处理!
女尊男谦即人道 国学

女尊男谦即人道

天地之道与人道,二者万不可混为一谈! 在易经先天八卦中,乾卦为天,代表男人,坤卦为地,代表女人。先天八卦中,乾卦在上,坤卦在下,天地定位,也指男人刚强,女人贤柔,男女定性,并非是男尊女卑之意,这符合天...
这位祖师爷,奠定了千秋国本 国学

这位祖师爷,奠定了千秋国本

神农氏,居上古三皇尊位,姜姓,以号名世,华夏文明的始祖之一。 必须声明:文明始祖不是祖师爷,因为文明不是一种职业。 由于年代过于久远,神农氏的事迹多不可考,各家所论多有抵触,故取流传较广、各家所论相通...
姓氏的方言读音 国学

姓氏的方言读音

手机上刷到一档方言节目的视频,女主持人用上海方言说:“请某大学的盛某老师上场”。当我听到姓氏中“盛”字,主持人说的读音是“成”时,心里“格登”一下,自言自语说了句:“难末讲错脱哉。” 她是讲错了。“盛...
《汲冢周书叙》 国学

《汲冢周书叙》

《元本汲冢周书》(元至正十四年嘉兴路儒学刻本,即为官刻本)是现存最古的《逸周书》版本,现藏于国家图书馆。由于未寻找到他人隶定的《汲冢周书叙》用以对照,故可能有些隶定和句读并不准确,仅供参考。 下图标题...
评论  0  访客  0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