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日昭昭

评论

历史的光芒,总是喜欢聚焦在精英身上。

那些终日劳作,没有姓名的人们,被遗忘在舞台的角落,历史仿佛与他们无关。只有其中一些人没了活路,或不再沉默,他们才会以同一个名字出现在史书上:刁民。

对于他们来说,道德,太过浮夸;尊严,太过奢侈。为了生存下去,他们可以扭曲如蛆虫,因为他们早已试过卑微如尘土。

但是,高高在上的权贵们,没有评判他们的资格。因为权贵本身,也不过是社会的寄生虫罢了。

“刁民”虽然不需要赞美,历史却欠他们一个公道。

天日昭昭

天.朝盛世刁民

“八荒争凑,万国咸通。花光满路,箫鼓喧空。雕车竞驻于天街,宝马争驰于御路。”

一篇《东京梦华录》,让大宋成为无数文人墨客神往的天国。但是他们或许不知道。这篇文章是孟元老在“靖康之变”后,逃往南方路上写成的。

繁华富庶的大宋,除了在经济上创造了王朝之最,还创造了另外两个王朝之最:内部农民.起义数量最多,对外国家地位最低。

两宋国祚共计319年,期间发生大小农民.起义434次。别的朝代农民.起义多发生在王朝末期,宋朝的农民.起义自宋太祖建立之初就绵延不绝。

若魂穿大宋,第一眼看到的很可能不是“纤指破新橙,相对坐调筝”,而是手持两把板斧的刁民。

在以农业为主的时代,宋朝是唯一“不抑兼并,鼓励商业”的朝代。官员,地方豪强,富商大贾,纷纷利用手中的权力和资源,大量兼并田地。

据《续资治通鉴长编》所载,北宋宋仁宗年间,全国平均总户数为1051.5万户。

占地一顷以上的大户(一到三等户)占比不到10%,占有的土地资源却超过三分之二。

贫农(五等户)和佃户(客户)加起来约占全宋人口80%以上,其中大约一半是没有任何土地的佃农。

佃户除了要将收入的五到七成交给地主,还要承担劳役和身丁税,大量农产品以租金的形式流入大户家里。

北宋的商业通过这种方式完成了原始积累,一座座茶坊酒肆,勾栏瓦舍,便这样建了起来。

可以说,宋朝城镇的繁华正是建立在对农村的剥削之上。沉重的负担,也让宋朝成了刁民辈出的时代。

四大名著之中,《三国演义》谈国家大事,《西游记》讲漫天神佛,《红楼梦》叹家族兴衰,只有大宋贡献了一本《刁民传》。

宋徽宗宣和元年(公元1119年),宋廷强令将梁山伯收归公有,靠打渔采藕为生的百姓必须按船纳税。十一月,宋江等人揭竿而起,渔民百姓纷纷被逼上梁山。

与小说不同的是,真实的宋江不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儒生,而是一名勇悍狂侠,也从未想过归顺朝廷。诈降之后,宋江伺机二次反叛,最终死于西北豪强出身的大将——折可存之手。

繁华和贫弱,如同大宋王朝的一体两面,在不同人眼中看到的风景截然不同。

南宋学者王明清,极力推崇朝廷“不抑兼并,自由买卖”的政策:富室田连阡陌,为国守财尔!缓急盗贼窃发,边境扰动,兼并之财,乐于输纳,皆我之物。

意思是:富人在为国家积攒财富,等社稷有难,他们就会慷慨解囊,为国纾难。

结果富户主动承担社会责任者少,偷税漏税者比比皆是。宋朝的大地主经常通过隐瞒田产,户籍造假等手段偷税逃税。

宋代官修《会要》记载:富民买田而不受税额,谓之有产无税;贫民卖田而不退税额,谓之产去税存。

富人购买穷人的田产,税金却由穷人承担。富人连正常的税都不愿意交,又如何指望在国家危难之际能挺身而出呢?

仁宗皇祐年间进士吕陶曾经感慨:天下自耕而食,为天子之逐者十无二三。

六十年后,金人铁蹄马踏中原,直捣汴京,开封城十室九空,化为一片焦土。金人掠徽、钦二帝,及宫女嫔妃三千余人,宗室四千余人,贵戚五千余人北上。

据《靖康稗史笺证》记载,北宋贵胄被掳后,“十人九娼,名节既丧,身命亦亡”,徽、钦二帝甘为人奴,任由妻女受尽折辱。而偌大的皇室,唯有朱皇后以死捍卫尊严。

公元1135年,岳飞尽收洞庭叛贼,合计六万之众。锤炼成“冻死不拆屋,饿死不打掳”的岳家军。引兵北上,欲洗靖康之耻。真可谓:豪门精英为国守财,贫贱刁民血溅沙场。

历史的真相,正如岳武穆的绝笔八个字:天日昭昭,天日昭昭!

天日昭昭

大英资本刁民

公元1811年的一个夜晚,英国诺丁汉郡,詹姆斯正在跟家人一起享受晚餐。他本是一名普通的纺织工人,靠着聪明才智发明了一套纺织机,过上富裕的生活。

突然,一群刁民冲进来,砸毁男主人辛辛苦苦发明的纺织机,并将他们粗暴地赶出房子,然后纵火点燃房屋。这是19世纪英国“破坏机器运动”的一段经典描述。

历史对这场运动最常见的评价是:“一群愚昧无知,目光短浅的刁民,为了短期的私利,砸毁象征进步的机器,阻碍生产力的提升,妨碍了工业革命的进程。”

直到今天,这段历史还经常被精英们拿来嘲讽民众的短视、落后和野蛮。

历史的真相,总是被掩埋在精英们的私欲与傲慢之下。那些不识字的刁民,从来没有辩解的机会。

被扭曲的历史往往透露着难以掩盖的诡异:为什么大规模的破坏机器运动只发生在纺织业?

第一次工业革命虽然首先在纺织业进行,其它行业难道没有发生技术进步吗?

实际上,在19世纪随着火药的改进,爆.破技术已经被广泛使用在煤矿开采,极大提高了行业的生产力。

但在矿工这样工作条件更恶劣,更容易暴dong的群体中,却没有出现大规模抵制技术革新的运动。

因为爆.破技术的应用,并没动摇矿工的地位。甚至因为工资跟每日产煤量挂钩,矿工整体收入还有一定程度提高。

纺织业的情况,却截然不同。

在手工业时代,纺织工人的收入主要跟他们的经验和熟练度有关,但机器的应用改变了这个格局。

根据史料记载,以起毛工序为例,一个成年工人和两个儿童操作机器,相当于八个熟练的手工业者。

这意味着生产力的核心突然从熟练工人转移到了机器,而生产机器掌握在工厂主手里,工人因此丧失了关键的议价能力。

在短短的十余年里,大多数纺织工人的工资水平下降70%左右,一些操作难度较低的工种工资甚至下降90%……与其说纺织工人是在反对技术革新,反对生产力进步,不如说他们是在反对利益分配不公。

街道站满了失业的手工业者,庞大的劳动力后备军进一步压缩了工人薪资的空间。然而工厂主仍不满足,为了压低成本,他们还要选择雇佣工资更低的童工。“你不干,有的是人干”,成为工人摘不掉的紧箍咒。

机器,本来可以将人们从沉重的体力劳动中解放的工具,当被少数人掌控的时候,却成为最残酷的剥削手段。

1813年,英国颁布《捣毁机器惩治法》,用死刑惩罚破坏机器的工人。破坏机器运动在大规模逮捕、背叛与威胁中沉寂了,大多数领头者要么在武装斗争中战死,要么被英国政府逮捕甚至处决。

由于大部分参与者不能写字,时至今日已经很难得知运动全貌。只有少数幸存者的故事被收集起来,口口相传,流传至今。

在民间故事中,镇压者被描述成“吸血鬼”,英国认定的暴徒却成了“英雄”。他们与军队英勇周旋,并在军队眼皮底下逃脱,医生与小商贩们则冒着生命危险将受伤的反抗者藏匿起来,对抗军队的搜捕。

刁民或者英雄,大约都不能反映他们真实的品格,因为故事总是摆脱不了讲述者的滤镜。

但有一点毋庸置疑,刁民是创造历史不可或缺的力量。没有他们不懈的斗争,资本家绝不会主动推行禁止雇佣童工,最低工资保障,失业补贴等各项制度。

即使运动已经退场,他们依然冷笑着从历史的无声之处盯着这个世界。

当资本家把商业说成是最大的公益,他们沉默不语。

当精英们把社会进步的功劳全部揽在自己身上,他们沉默不语。

当史书把他们描述成粗鄙残忍的暴徒,他们依然沉默不语,甚至还会感谢这样的污名。

因为这样,世界就不会真的忘记他们,更惧怕他们的再次到来。

天日昭昭

历史趋势

自古以来,人类共同体的建构,既有上层精英的设计,又有民众自下而上的反应,两者的合力促成了社会的不断演进。

在精英主义者眼中,那些叱咤风云的风流人物成了唯一值得铭记的历史。

精英们认为,社会中存在少数天生高贵或者天赋异禀的人,超群的品格、能力、智慧,适合管理其余的人们。民众将自身命运交托给这些人,无论对自己,还是对人类整体,都是最好的选择。

那些最有才能的人,承担最困难,最重要,同时也是报酬最丰厚的工作,这是精英主义的观念。

精英主义要成立,还需满足两个基本条件。

一、效率原则:精英需要保证将权力交给品格和能力最合适的人。不能有私心,要任人唯贤,而不是任人唯亲。

二、公平原则:社会需要保障所有人的基础教育质量和基本生活水平。否则每个人的能力高低,反映的更多是原生家庭的经济实力和社会阶层。

一个理想的精英集团,应该是充满流动性的。通过公开的竞争性选拔过程,所有人都可以通过公平的法则进入精英集团,并根据其表现实现社会层级的上升或下降。

历史上的精英们,鲜少忧天下万民的“负重前行”,而是垄断优质资源,并想方设法堵死寒门子弟的上升通道。他们得到了世界,给人民带来的却是锁链。

统治者的锁链并非如想象般强大,否则如今就应该是奴隶制的天下。

不断进步的历史表明,越尊重民众的社会制度,越能释放出更高的生产力,社会拥有更高的生产力水平,就能将更多的资源投入到促进社会公平的事业中来。

历史经验同样表明,公平不是靠精英们所谓的恩赐,而是人民在斗争中赢得。

即使资本主义用复杂的规则取代了酷xing的折磨,用思想的锁链取代了肉体的锁链。即使精英们鼓吹人类社会已经获得最完美的形态,蛊惑人们在自由和民.主的幻觉中完成自我驯化,依然无法阻挡那个在欧洲乃至全世界徘徊的“幽灵”。

天日昭昭

天日昭昭

“至今一切社会的历史都是阶级斗争的历史”,无产阶级的一声呐喊,人类社会开始朝着更高层次前进。

在那个时代,我们会发现平民的诉求和精英主义的理想并不冲突。

更准确地说,那是没有精英与平民之分的时代。所有人都有机会发展自身最好的一面。有潜质的人,不会因为家庭困顿而蹉跎人生,不会因为得不到合适的教育而浪费才华,这是真正的精英主义者应该热烈追求的时代。

与之相比,现在那些所谓的精英主义者,不过是庸俗的精致利己的特权主义者罢了。

理想主义者可能会消沉,理想本身却不会消失。因为这不是一国一族,一世一代之信仰。千百年来,那些渴求公平公正,心怀真挚的理想,对苦难抱有不可遏制的同情心的人,他们的声音穿透历史的瓦砾和尘埃,汇聚在此时此刻,以及将来的每时每刻。天日昭昭,天日昭昭!

作者:鹿鸣演易 公众号:了然演易

福利:关注本站微信公众号:秘术网,回复:666,赠送247本相面、手相、盲人派算命、摸骨、铁板神算、解梦、测字、占星等秘术古本!
  • 微信:1715524655
  • weinxin
  • 公众号:秘术网
  • weinxin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2年11月23日 21:20:32
  • 本站部分内容来源于用户提供或转载自优质网络合作媒体,旨在传递信息,不代表本站的观点和立场,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您有版权权益方面的问题,请及时联系我方更改和处理!
夜阑人静好理书 国学

夜阑人静好理书

喜欢周末的晚上在家整理书架:卸去了一周的疲惫,暂时放下工作的烦恼,趁万籁俱寂,灯火阑珊,一个人躲在书房里,把几个月来被抽得七零八散的书架重新规整。 《太平广记》旁边应该是《聊斋志异》,再在旁边放上一套...
做事的机缘 国学

做事的机缘

鄙人先前在学习梅花易术的时候,拿起书就是硬着头皮看着。虽然原先有着易学的基础,倒也不至于看不懂,但是就是看起来枯燥无味,感觉这些东西不是我想要的,读起来就是不得劲,久而久之也便放到了一旁看起了其他书。...
五花八门的郑玄先祖世系——不要迷信家谱 国学

五花八门的郑玄先祖世系——不要迷信家谱

谱牒作为中国一项传统文化源远流长,历代被中华子孙视为传家珍宝,累世供奉。中国人对家谱的敬仰可谓根深蒂固,但敬仰归敬仰,国人现存的家谱特别是北方多是明中叶以后纂修,江南一带多追及两宋,甚至晋唐,但很多家...
白乐天《赠刘十九》非“刘禹铜”考 国学

白乐天《赠刘十九》非“刘禹铜”考

南师大名教授郦波尝于一节目言及唐人行辈,称白乐天诗《赠刘十九》之刘十九为刘禹锡族兄刘禹铜,其言之谬殊不足据,作三两闲言考之。 《尚书·禹贡》曰:“禹锡玄圭,告厥成功。”《尔雅·释诂》训锡为赐,即“锡”...
评论  0  访客  0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