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一个微山湖凶宅的故事!

nirvana
nirvana
nirvana
810
文章
1
评论
2020年7月26日22:43:51来源:一只鱼的传说 评论 193 views
广告

今天我们讲一个凶宅故事吧。

讲讲哪里的凶宅呢?

讲讲微山湖畔的吧。

讲一个微山湖凶宅的故事!

前几天,微山湖畔那个捉妖的民间高人麻师父来了,就是上次在苏州木渎捉狐仙的那个人。

他上次来,给我带来了一个锅盖那么大的老鳖(我让小河赶紧拿到太湖放生了),他当时提了一嘴,说这个老鳖背后有一个神秘故事。

结果故事没讲完,我们就去江湖大哥那边吃席了,这次我可得逮住他,让他给我讲全了。

没想到,那个故事还牵涉到了一个凶宅。

还是很恐怖的那种。

这次就讲讲这个故事吧。

这次麻师父来,我带他去吃了一家徐州菜馆。

徐州菜比较有趣,它会把菜品摆出来。比如地锅鸡,就是一个大锅,里面卧着一只鸡,鸡身上堆着各种菜、辣椒,有点儿欲火焚身的意思。卤猪头,就是半只猪头放在一个案板上,愁眉苦脸地看着你。还有各式凉菜,都码得整整齐齐的,盆盆碗碗的,看着很热闹。

我随便点了一些,老板娘就拽着我的衣服,说:大兄弟,菜太多啦,够啦,太够啦!

我摆摆手:尽管上,不差钱!

结果菜盆太大了,一桌子摆不了多少,我就让厨师慢慢烧菜,等我们吃完一盘,再继续上。

麻师父兴致很高,我开了瓶汾酒,给他满上,他端起来,哧溜一口干了。放下酒杯,他感慨说,在乡间吃席就是这样,一道菜一道菜上,行云流水一般,所以叫流水席嘛!

我见他高兴,赶紧又给他满上,问他那个锅盖大小的大鳖,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就感慨,说我是妇人之仁啊,那么好的老鳖怎么能放生呢?哎呀,哎呀,这个应该卤来吃,今天就可以下酒了!咱们那边的樊哙将军以前就这么吃的嘛,鼋汁卤肉嘛!

然后他就说,这个老鳖嘛,倒是有一段挺邪门儿的故事。

他说,这个老鳖嘛,是一个羊倌,叫做老王头的人捉到的。

这个老王头嘛,是个放羊的老骚胡,别看年纪一大把了,但是花花肠子倒不少,遇到个大姑娘,小媳妇的,都要唱几句不正经的小曲子。

所以后来村里人就不准他在村头放羊了,给他撵走了,让他走远点儿。

他当时就顺着微山湖一直走,想着走远点儿吧,省得吃一顿打,结果顺着芦苇荡走着走着,就看见湖面上漂着一个小茶壶盖子。

他眯着眼仔细看了看,发现那不是茶壶盖子,倒是一个小王八(老鳖)!

那小王八崽子,也就巴掌大小,漂在水面上,慢悠悠往前划着,看着好不惬意。

那老王头还骂了一句,说:老子倒不如你这王八犊子过得舒服!

自己牵着羊继续往下游走。

结果走不多远,又发现湖面上出现了几个茶壶盖子,有的大一些,有的小一些,大的有海碗大,小的也就鸡蛋大,都是小王八崽子。

他就留了心思,想着这里估计是个老鳖窝,回头要弄个老鳖钩过来,给它们都打上来!

第二天,他就弄了几个老鳖钩,一块猪肝,准备过来打老鳖。

这个老鳖钩比较特殊,它是一个直钩,就像一根钢针,两边都磨尖了,上面挂着猪肝。直钩上系一根钓绳,吊绳上系一小块泡沫,丢在湖里。

因为老鳖吃东西是生吞,它一口把猪肝吞进去,那直钩就勾住它的嘴,挣脱不下来了。老鳖在水下走动,牵动泡沫在水面上游走,这时候人就把钓绳捞上来就行了。

这种不叫钓鳖,叫“打鳖”,下老鳖钩,叫做“打钩”。

且说老王头打了几个钩子,就躺在树下休息了,让羊散开去吃草。

春日融融,万物勃发,灌木丛里一点一点红色,是一粒粒野草莓,有只凤头啄木鸟砰砰砰啄着树干。

老王头把草帽盖在头上,迷迷糊糊睡了会儿,再起来看看,发现几个泡沫还在那边,没什么动静。

他想回去睡个回笼觉,猛然想着:不对!这个泡沫怎么少了一个!

他自己清点了一下,的确少了一个!

他仔细看了一圈,湖面上干干净净的,并没有泡沫!

他心想,这个事情就邪门了,这泡沫要么被什么东西给吃了,要么被什么东西给拖水底下了!

不过这块泡沫可不小,要是真被老鳖拖水底下去,那老鳖的劲头儿可不小!

他就蹲在河边等着,这老鳖吧,每过十几分钟,就要上岸吸气,如果是它拖着泡沫下水,没多久就会浮上来。

他等了没一会儿,就听见咕嘟一声响,果然是那块泡沫浮上来了,接着一个锅盖大小的老鳖就浮出头来。

他心里既欢喜,又紧张,想着这老鳖那么大,该怎么拖上来啊,他后悔没带个渔网,或者弄个老鳖枪什么的。

还在想,那老鳖带着那块泡沫,顺着湖边开始慢慢游走了。

他赶紧赶着羊,顺着湖边追着老鳖走!

那老鳖顺着湖边游了一会儿,就转到了一处河湾,顺着河湾往前走。

老王头心里一喜,想着这老鳖入了河湾,就有机会给它拉上来了!

没想到,那老鳖虽然到了河湾,却并不靠岸,还是顺着河湾继续往前走,仿佛那嘴里的钩子对它没有任何影响。

老王头跟在他后面追赶,河边全是密扎扎的灌木丛,扎得他身上全是血口子,却也不敢有丝毫放松。

不知道追了多久,眼看着前面的河湾到了尽头,那老鳖却突然不见了。

老王头一路追赶过来,眼见着那老鳖突然消失了,怎么也不肯相信。

他想了又想,觉得这底下应该是一条暗河,那老鳖肯定顺着暗河下去了!

他试着把草帽丢了下去,就发现草帽顺着水流冲到了河湾处,猛然沉到水下不见了。

这老骚胡踌躇了一会儿,也是财迷了心窍,想着锅盖那么大的老鳖,弄不好顶一头小羊了,况且这底下说不准是个老鳖窝,到时候能逮一堆老鳖!

这么想着,他就把老羊拴在了湖边的老树上,自己脱了衣裤,一个猛子就扎了下去。

他当时鬼迷心窍,结果一跳下去,才觉得有些不妙,因为这底下的谁异常凶猛,简直就像一个黑洞,一下子就给他吸住了,他连挣扎都没挣扎几下,就被吸了进去。

他被水下的暗流冲得七荤八素的,拼命憋住呼吸,手脚并用,想要保持住平衡,结果根本没用,好在没多久,他就被冲出去了,重重摔倒在了一处山崖下的水潭里。

他拼命挣扎上来,大口喘了几口气,才发现这里是一个非常怪异的地方。

他抬头看看,发现巨大的水流从五六米高的地方冲下来,形成了一个小型的瀑布,瀑布又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水潭。

再仔细看看,水流上方全是黑压压的灌木丛,以及遮天蔽日的苍天大树,从上面看,还真是完全看不出来,这底下竟然有一个神秘的瀑布水潭。

但是他清晰得记得,微山湖这附近,并没有山崖,这水流的落差是从哪里来的呢?

除非说,有人顺着水湾挖了一个巨大的天坑,然后把水流引了过来,但是这水潭怎么老也填不满呢?

他四下里看看,发现这个水潭不简单,它分流出了许多小支流,仿佛按照一定轨迹,弯弯曲曲流向远方。

而在这些小支流最中间,竟然有一座巨大的房子!

他更加惊讶了,竟然有人在河湾旁挖了一个巨大的天坑,制造了一个小型瀑布,还做了好多复杂的水系,在水系中间,还建造了一座房子!

这房子,会是人住的吗?

他仔细看了看,发现这个房子应该是按照风水建立的,因为所有水流都是汇聚到它那里,然后从它那里再四散开来,慢慢走远了。

换句话说,有人造了这么大的一个水利工程,就是为了给这座房子布了一个诡异的风水局。

这个老骚胡,也是个胆大包天的主,当时眼珠子就转了转,想着能修建这种宅子的人啊,他肯定不差钱,所以这宅子里应该会有不少好东西!

于是他就顺着溪水,去了宅子那边,想顺手牵羊,弄点儿之前的东西走!

结果他走过去看看,就发现这个宅子挺邪门的。

首先就是这个宅子很矮,也就一米五左右,这种宅子怎么住人呢?莫非要弯腰住进去吗?

他走近看看,发现宅子造型也比较奇怪,有点儿像国外的建筑,一个拱形的建筑,看着有些阴森森的。

他转过去,看了看,大门上挂着一副老式的铜锁,却被人打开了。

他心一横,反正门锁已经被人打开了,他就进去看看嘛!

然后他就弯着腰,进去看了看。

里面光线很暗,他也看不清楚什么,只觉得宅子和普通的宅子也差不多,就是觉得挺古怪的,尤其是院子正中间是一口古井,让他觉得分外怪异。

他当时听见古井里传来嗡嗡的声音,像是里面有什么东西,当他想探头过去看看,就听见外面一阵撕心裂肺的哭声。

他歪头一听,那哭声并不是什么鬼娃娃,而是自己那头老母羊。

这老母羊要是嚎叫起来,还真像人哭一般!

这匹母羊可是犹如他的命根子一般,他养了好多年,都通人性了,他又是个老光棍,真把它当家人一般。

他听见那老羊嗷嗷叫起来,怕有歹人偷羊,哪里还顾得上什么古井,当时就一溜烟儿跑了出来。

他原本掉在这个深潭里,上面都是遮天蔽日的灌木老树,根本找不到出去的路,可是那匹老羊却像是识路一般,咩咩叫着,一路引着他走。

结果他走了没多久,就看见有棵老树,他就顺着老树爬了上去,就看见那匹老羊在上面等着他了。

他自己抱着老羊,赶紧回去了。

回去的路上,他还在想,自己明明把老羊拴起来了,它怎么找到自己的?

结果在当天晚上,他就做了一个怪梦。

他梦到自己站在一个宅子里,就是他今天钻进去的那个老宅子,还是那口古井。

这一次,那个古井里有人在嘀嘀咕咕地说话,却怎么也听不清楚。

等他走进了,仔细听,就听见那井下有人在数数,从一数到七。

他还奇怪呢,那井里突然就钻出来一个巨蛇一样的怪物,给他吞下去了。

一觉醒来,他越想越不对劲儿,于是就找了麻师父。

麻师父听他说完,也夸他命大,让他赶紧找裱糊店,扎了一个跟他一模一样大的纸人,然后在纸人身上放了一个纸条,写了几句咒语,以及老王头的生辰八字,又让他咬破手指头,在纸人眉心点了个红点。

然后第二天正午,麻师父带着他,把那个纸人顺着暗河放了下去,这事情才完。

麻师父说,这个老骚胡啊,是真不知道怕啊,他后来暗河是不去了,不过还是继续在那边下老鳖钩,结果真给他捉到了一个锅盖那么大的老鳖,也不知道是不是原来那一只!

我就问麻师父,那底下的房子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麻师父就说,这就是一个绝世凶宅了,而且还是一个很歹毒的凶宅!

他说,哪有正经房子是建在地下的,还有那种拱形的格局,你能想到什么?

我犹豫地问:是墓碑?

麻师父点点头:那就是一个活阴宅嘛!

我又问他:那宅子中间为啥有一口井?

麻师父说:那不是井,那个才是真正的宅子,上面那些相当于陪嫁!

我问他:那口井到底是怎么回事?

麻师父就说:老骚胡做那个梦,就是数数那个,我之前的师父给我讲过。说有些地方,会有一些吃人的地方,那些地方很邪门,估计底下有什么精怪。

据说有个地方有个烂泥塘,烂泥塘经常半夜抓人,抓紧去之后,尸骨未存。而且在打雷的时候,那个烂泥塘会发出人声,就像人数数一样,只是每抓进去一个人,数字就会多一位!

我更加吃惊了:难怪说那个古井也是这样?那底下到底是什么东西呢?这个诡异的风水局又是谁设计的呢?

麻师父也感慨,说:那就不是我们这些凡人所能猜到的喽!不过花了那么大力气,那底下肯定是一个了不得的东西吧!

nirvana
  • 版权声明 本文源自 一只鱼的传说, 整理 发表于 2020年7月26日22:43:51
  •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您有版权权益方面问题,请与我们联系,核实后即刻进行调整,谢谢!
古人是如何调理一个城市的文运的? 风水知识

古人是如何调理一个城市的文运的?

今天和一个客户做咨询,客户谈到14年-18年完全沉醉于爱情,相信有了爱情一切都会变得美好的。 当时我说了下面这段话: 与其让别人算计自己,不如自己先算计自己,命运掌控在自己手里好过被别人掌控。 这点获...
如何从风水角度选择最适合自己的微信头像? 风水知识

如何从风水角度选择最适合自己的微信头像?

远取诸物,近取诸身,世界是个大宇宙,人体是个小宇宙,从食物本质角度出发,点到面,面到空间,一切都是有规律的,在这个信息时代,人与人的直接交流逐渐转移到手机之上,手机属于信息互联网时代,现在正准备走离火...
风水知识 ,流年五黄煞! 风水知识

风水知识 ,流年五黄煞!

大家要想流年顺利,就要注意两件事情,一个是流年的风水,一个是流年的太岁。太岁北方叫北面点,有一个是天时,有一个是地利,如果这两点做到位,年年顺利会很容易实现,不说大富大贵,起码能提高每年的收入,所以要...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