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木匠

评论

​朱木匠

人民公社时,老家邻村有个木匠,姓朱,按早年工匠手艺分类,他学的专门打车技术,所以人们也习惯叫他车木匠。后来随着人们的生产、生活的需求,他也学会了制做其它农具,很受群众欢迎。

朱工匠是一个哈喇子嘴,性情随和,喜好热闹。他不讲话时,哈喇子总是不停地挂在嘴角,讲话便吐沫四溅。因为好开玩笑,几乎周边的男女老少谁都能同他闹着玩儿,日常中,后脑勺经常被人随便撸一把,屁股后也常被抠一把。他又耐不住寂寞,喜欢说话,也善说,嘴巴总闲不住。他自己也承认,一天不吃饭可以,不说话则忍受不了。不论多少人围聚在一起,只要他在现场,大伙都不约而同的一致拿他开涮。他又格外乐意享受这种气氛,语言深浅从不忌讳。乡下人的生活单调而又枯燥,拿开玩笑赚取轻松,人人都是认可的。

一年春起,生产队为春耕生产做准备,雇佣朱木匠等几个同行来队里修理农具,队长同按辈分同朱木匠还不开玩笑,他只是为了活跃气氛,随便说了一句:“朱师傅,咱爷俩打个赌,如果你今天上午一句话不吱声,队里按两天的工时给你记工,或者是给你买二斤点心怎样?

意想不到,谁知这朱木匠拿此话当了认真!

开始,大家只以为队长为大伙找到话题,乐不可支,接连就是挖空心思地去制造话题,你言他语,诱引,刺激……,准备让朱木匠开口,谁知一帮人就是万般挑逗,朱木匠的嘴就象胶沾一样,松动不得,骂祖宗不应,骂昨晚收工回家遇见嫖客也不应,同行无中生有,故意指责他技术不济,他只是把完成工序重新另做,就是不开口。

一帮人失望了,一个个灰头土脸,只好放弃,队长也开始耽心起自己二斤点心的许诺。

临近中午,有人开始收拾工具,或许是沉默了一个上午的朱木匠思想松懈,将打赌一事忘记了,也可能是实在憋不住了。这时,有人已经把话题转入到龙生九子,各不相同的话题上来……。有人又急忙迎合:龙生九子,各不相同,那朱木匠是谁生的?话音未落,正赶上生产队羊倌圈羊进院,他并不知道一帮人在打赌,开口一句:“这还用问,牛生麒麟猪生象,母狗下的朱木匠……。”

接连着听见朱木匠就是一声:“王羊倌,xxx……”

这真是“大意失荆州”,朱木匠终于忍耐不住,双倍工分和二斤点心都“泡汤”了。

惹得一帮人笑声不止。

公众号:漠南风情

福利:关注本站微信公众号:秘术网,回复:666,赠送247本相面、手相、盲人派算命、摸骨、铁板神算、解梦、测字、占星等秘术古本!
  • 微信:1715524655
  • weinxin
  • 公众号:秘术网
  • weinxin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4年1月27日 21:07:17
  • 本站部分内容来源于用户提供或转载自优质网络合作媒体,旨在传递信息,不代表本站的观点和立场,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您有版权权益方面的问题,请及时联系我方更改和处理!
人生的意义就是寻找意义 民俗

人生的意义就是寻找意义

人这一生难免要去面对一些不愿意面对的问题,就是你平时不愿意去想,去思考,但是有逃脱不了的问题。就比如说,人生的意义。 人生的意义到底是什么?这是每个人都要面对的一个问题。有的人从小就开始想,人家觉得他...
莫让在意增烦恼 民俗

莫让在意增烦恼

生活中,我们常常会发现这样一个现象:往往在意的东西越多,遇到的麻烦就会越多。而什么都不在乎的人,反倒一点麻烦都没有。这一观点看似简单,却蕴含着深刻的人生哲理。 在意得越多,意味着一个人对事物的关注和执...
破相不一定是坏事,有可能是渡劫 民俗

破相不一定是坏事,有可能是渡劫

破相有两种情况,一种是我们的肉身受到了破坏,看上去有了伤痕或残缺,比如,脸上不小心划了刀疤,或者出现意外,指头截掉了;一种是我们的面相和气质发生了大的改变,这种叫“破大相”。 首先,我们来说肉体和脸颊...
故乡的老井 民俗

故乡的老井

我的故乡老村有一口老井,可惜没有留下来,在十几年前被填埋了,井台也不见了踪影。它和乡村的许多老物件一样,不知何时淡出了人们的生活,淡出了人们的视野,但许多人仍然对它们有着深刻、无法磨灭的美好记忆。 那...
评论  0  访客  0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