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书医书武道童子功

评论

兵书医书武道童子功

1孔子会武功

1912年之后,国人基本上没有读兵书医书武道易学这档事了,在此之前,这些学科属于填鸭式教育,天下学子的必修科目。

先讲兵书。

古时读兵书,并非军人专利,秦汉之后,民国之前的兵书如《童话大王》《少年文艺》等期刊杂志一样,孩子想读,家长老师们指定支持。

冷兵器时代打仗有章法可循,擂鼓出击,鸣金收兵,两军对阵兵对兵,将对将,一般都是将领冲在最前面,互相通报姓名之后,再一刀一枪地砍杀拼命,个别礼仪之邦,还允许老百姓围观。

有了科举制度之后,文人不读兵书是不行的,因为所有考生都要写策论,那时的普世价值讲究的就是文武并重。

再说医书,民国前的医书,还都是城乡少年们的第一课外书,学了千字文,弟子规和四书五经,之后便要攻读医书。

古时七八岁孩子读《内经》《伤寒论》那是普遍现象,科举落第或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时,只要童子功还在,开个医馆便可搵食。

至于武道易学,古人更为重视,《法言·君子》说,通天地人神,知阴阳五行之人,方可称之为儒,他们能祈雨,懂祭祀,知古今,善搏击,而不是什么手无缚鸡之力的文弱秀才。

前面说了,文人落魄后可以开医馆,当西席,这只是一部分,另外一部分人则可以摆个卦摊,测个字,算个命,相个面,摸个骨啥的,也有一口饭吃。

还有一帮武人也略通天地人神,刘裕会相面,郭雀儿懂占卜,吴佩孚测字算卦看风水都曾干过。

这说明武道易学这两者也是相通的,这也是童子功。正所谓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又所谓万法归宗,九九归一,一通而百通。

六艺(礼、乐、射、御、书、数)中的“射”是射箭,“御”是驾车,这些都是武学内容;而“礼”中的祭祀,“乐”中的音律,还有“数”中的数术,乃是易学。

侠以武犯禁,儒以文乱法。

孔圣人当初为何提倡“知者不惑,仁者不忧,勇者不惧”?

是因为他自己早年也曾以武犯禁,一次是齐鲁两国夹谷会盟时,将“舞姬伶人”灭杀;一次是“诛少正卯”。

古代中国,尤其宋代之前,士人文武双全并非什么奇事,文人中武功高强之辈比比皆是。

孔圣人以暴制暴就不说了,按辈分来讲,秦始皇武士道鼻祖;太史公写史记之前就是游侠;班超投笔从戎,是因为他原本就有高深莫测的武艺。

那么传说中的兵书、医书、武道易学对中国民族性格有没有影响呢?这是一个非常值得所有国人思考的问题。

今天就给大家分享几个传奇人物的小故事。

2军中秀才

光绪年间,天下战乱,山东一位姓吴的秀才投身军队,想以此建功立业,有一番大大的作为。

可他从南到北走了数千里,都没遇见赏识他的主帅,最后只能在军中屈就为一名文案,干起了老本行。

有天晚上月光明亮,秀才步出营帐,看到几个大头兵围在一起谈论刀棍武艺。

秀才站在旁听了很久,忽然噗嗤一笑道,诸位兄台说的都还行,就怕实战时技法还不精到。

大头兵们抬头一看,见他是个百无一用的军中文案,因为同一个军营,大家知根知底嘛,就笑道,都说秀才遇到兵,有理讲不清,怎么到你这儿,反而是我们这些当兵的讲不清了?

秀才一反常态,主动要求与他们较量一番。

一个大头兵站起来,手持长矛吓唬他说,就用这个来比好不好呢?

秀才说好。但他只拿了一根木棍,大头兵有些不好意思的说,您是长官,又是文弱书生,还是长矛给您,我来用棍吧,可别伤了您。

秀才不领情道,同袍切磋,我会手下留情,点到为止的。

大头兵感到好心变成驴肝肺,顿时火了,举茅尽力击刺,秀才则视他攻击的方向缓缓招架,看起来非常悠闲。

三五招之后,秀才看准对方破绽,上前一步,一棍击中大头兵的大腿,大头兵立即扑倒在地,起来后无力再战。

秀才用手中木棍指着一众大头兵说,你们,一起来攻我试试。

几个大头兵也生气了,各持刀枪棍棒,围攻秀才。秀才左右进退,气定神闲,十招之后,他手中木棍所到之处,五六个大头兵手中的武器都被打飞。

大头兵们一个个赤手空拳,这才感到惊骇,要求住手并拿出酒食向秀才诚挚请教。

秀才也不拘谨,当中而坐侃侃而谈道,现在你们知道刀枪棍棒(两军对垒)并不是靠力量靠人数取胜的吧?

我的这条木棍长一丈二尺,手握住中间,前后各剩五六尺。手动一寸,则棍子两端移动达半尺,手动一尺,棍端则移动达半丈。

与敌军作战时随时侧身对敌,所防御的范围即使有七尺宽,手只动七寸罢了。因为手的动作范围,上下左右只在六七寸之内,所以力量集中而且握得牢固。用来防御则坚不可摧,用来进攻则必然破敌,不懂的人徒然用猛力,力量竭尽之后则内心会生胆怯,意志动摇,所以就会失败。

一众大头兵都很佩服他的高论,想与他进行更高层次的交流,然而秀才却喟然叹息道,不是我瞧不起你们,而是很多道理跟你们谈不透彻,人的命天注定,你们幼时肯定没有认真读书,也没意识到童子功对一个人的重要性。

所以你们只能是一人或十人敌,而我学的乃是万人敌,以我的学识修养,来跟你们坐而论道,无异对牛弹琴。

我的胸中藏有万千甲兵,我的见解甚至连大帅和所谓名将也很难理解啊,有什么办法呢?我的兵法快被埋没了。

说完进入营帐不再出来。

这人姓吴名佩孚,字子玉。多年后,美国《时代》杂志用他做封面,称之为中国最强者。

2冯铁头与小货郎

80年代初期,我县有个冯铁头,籍贯枞阳,一开始租住在鱼苗场南侧的汽车九队大院,以卖豆腐为业。

冯铁头身高马大,力量过人,少年秃发,前额只有几十根发梢,长得有点像老年港星梁小龙。

实际梁老师早就没有头发了,他现在的所有出镜图片,其实都是戴了假发,根据供货商要求,还要分期染色。

以上都是八卦,回过头来讲故事。

冯铁头的头特别强劲,每当与人打斗时,他都会用头去撞击对方,没有不被他撞翻在地而卧床不起的,好在从未出过人命。

于是在那时,他简直称霸一方,县城乡镇的大小混混们也不敢与之较力。

据说太子庙的一位监院道士,因为豆腐的斤两问题而得罪了他,他就在半夜磨豆腐时,悄悄搬了文化宫门前的两个石狮,放在了庙门之外。

严严实实挤住了太子庙大门,监院道士见了很奇怪,只好花钱雇人将那两只石狮搬回原处。

没几天,冯铁头又故伎重演,这样接连搞了五六次,搞得监院道士连雇人搬石狮的钱都没了,还不作罢。

监院道士心里感到疑惑,就悄悄潜伏在太子庙门外,想看个究竟。

那天三更时分,终于看到冯铁头挟着一对(上吨重)石狮而来,轻轻放在道观门口,这才想起自己此前曾经得罪过他。

于是从阴影中走出来,主动向他道歉,给了他一些钱并恳求他的谅解。冯铁头接过和解费只好哈哈大笑,赶紧把两个石狮给搬走了。

这是一个事。

第二个事,是一个与他关系不错的邻居说,你的头的确很有力,不过,倘若以石头击打你的头,恐怕还是经不起吧?

冯铁头闻言后拾起一个海碗般大的石头向空中抛去,而以自己的秃头去接,只听砰的一声石头碎裂,而他的秃头却没有受伤。

第三个事,是有天冯铁头向街上倒洗脚水,碰巧一个外地小货郎经过,洗脚水误溅在小货郎的衣服上。

小货郎低声骂了几句,冯铁头听了便恶声回骂而出,并向小货郎挥动老拳。

小货郎不想与他计较,低了头急急而去,没想冯铁头却从后面赶上去,作势运力,想用铁头去撞小货郎。

小货郎当时并未回头,只是(凭感觉)稍微侧了一下身体,因此冯铁头的头就撞空了,落空位置正好处于小货郎的肋间,被他用手挟住。

冯铁头用尽力气都无法将头拔出。

小货郎嘿嘿笑道,我知道你就是远近闻名的冯铁头,但不知你的头是不是真铁打造,现在让我来试一下。

说罢便用大拇指和小手指捏在一处,轻轻弹了他一下,冯铁头顿时觉得自己的头像在被千刀万剐一样痛不可忍,不觉大声哀嚎起来。

小货郎说,这样看来,你还不称不上铁头,今日姑且放你一马,麻烦回家后再加点纯钢铸炼。

一边说一边将冯铁头放了,冯铁头回家后,整个秃头红肿了十几天,此后他终于彻底改掉了过去的恶习。

这个故事是他的儿子告诉我的,他儿子现在是我县某局一把手局zhang,也是少年秃。

3神行太保武校

有个庐江籍的张姓木匠,木匠手艺一般但精通武术,能够用双肩扛起一辆私家车。

九几年,他带了老婆小孩去九华山拜佛烧香,途中遇到当地人围攻父母官,人多势众,舆情汹汹,导致外围的工作人员无法入内抢救领导。

张木匠当时想抢第二日的九华山头香,只好挥动双臂,把闹事的老百姓们一一拨去两边,空出一条路来。

这才让闻讯赶来的军警们,顺利救出被围的父母官,此后张木匠被特聘进入池州军分区,当了一名武警教官。

张木匠在军营曾撑开双臂,每臂让十多名雄壮军士抓住,双脚离地,无论他们怎样用力下坠而他的双臂角度仍是180°。

如此折腾五分钟后,他“臂载”将近30人绕行操场三周,面不改色心不跳。

这件事被传为佳话。

后拉裁军,张木匠带着他的传说,去往合肥挑战神行太保武校,胜出后,校长二话没说就将他聘为一级武师。

每次到他表演“千人坠”的时候,神行太保武校学员们都是里三层外三层,自觉自愿地筑起了一道道人墙。

忽然有一天,有位学员的祖父还是外公,去给自家孩子送吃的,老人家看上去弯腰曲背,老态龙钟,还不停咳嗽,诡异的是,不知为何,他却站在了道道人墙的最里面。

一边看表演,一边抽旱烟,还一边开玩笑说,这种本事在过去就是杂耍,上不了台面的。

旁边有几个张教练的死忠粉学员,就想把这个老头拉到后面,塞进人群中去,以免影响老师情绪,没想怎么拉扯都没用,倒像是蚂蚁撼大树。

死忠粉学员们感到非常惊骇,就上去耳语告给张教练。

张听后大怒,就把那个老人叫到自己跟前,一拳对准学校的一面砖墙打去,拳头陷进墙内有尺把深,之后他傲慢挑衅道,老家伙,这种杂耍你能办到吗?

老头淡淡说,你的这种功夫能打墙,但不能打人。张教练听后更加生气道,老匹夫你敢吃我一拳吗?死了可不要抱怨!

老头不动声色道,我老人家其实也是快死的人了,能以一死而成全你张大教官的名声,何乐而不为?

于是当了所有人的面,写了生死状,张教官运气打出第一拳时,眼里进了一粒沙而停下。

打出第二拳时,脚崴了一下,但他并未气馁,竭尽全力打出最后一拳时,只见那老头一声不吭,而张教练却双膝跪在地上不停叩头说,先生饶命,晚辈知罪了。

原来是他的拳头,被夹在老头的腹中,怎么也拔不出来。

张教练跪地哀求了很久,老头鼓起肚子放开他,张教练因为(往后的惯性)一直都在用力,重重跌在了三米开外。

万人瞩目下,老人走出神行太保武校,无论校方后来怎么查,也没查到他是哪位学员的亲属。

4测字先生

这个故事前面讲过,也是玉帅的故事。

之前我想写一篇《玉帅诡事录》,后来觉得资料和史实都不够,想想还是机缘成熟后再写吧。

有人说如今乃是大争之势,强则旺,弱则亡。实则不是这样,夫唯不争,故天下莫能与之争。火候不到,争了也都是笑话。

故而掰成一个单独的小故事来讲。

话说玉帅年轻时没有饭吃,只好摆摊算命兼职给人写春联。

那天他刚安排好笔墨纸砚,忽然有几个无赖上前威胁他说,小伙子你知道这里是谁的地盘吗?今天你若不交保护费,老子们要你好看。

玉帅笑道,小弟我昨晚才到这里,腹中咕噜,身无分文,摆摊第一天我拿什么孝敬你们?

况且这里乃是大清官地,城市管理那也是百年之后的事情,现在的王法容不得你们无理取闹。

那几个街头混混见他之乎者也出言不逊,于是气势汹汹围上去就要打他。

玉帅笑道,你们确定好真要跟我动武吗?这只是样徒手打架甚是没趣,我拿一件小器械给你们。

说罢看到路边正好有个千余斤的大石磨,便轻松轮起放在膝上一磕,石磨顿时分成几瓣。

他自己拿了其中一瓣,然后把另外几瓣递给那些个市井无赖。无赖们被他的神力惊呆,低下头各自鼠窜而去。

作者:周公子 公众号:周公子异闻录

福利:关注本站微信公众号:秘术网,回复:666,赠送247本相面、手相、盲人派算命、摸骨、铁板神算、解梦、测字、占星等秘术古本!
  • 微信:1715524655
  • weinxin
  • 公众号:秘术网
  • weinxin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3年4月28日 15:26:09
  • 本站部分内容来源于用户提供或转载自优质网络合作媒体,旨在传递信息,不代表本站的观点和立场,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您有版权权益方面的问题,请及时联系我方更改和处理!
永泰“细茶”名称的出处及其它 国学

永泰“细茶”名称的出处及其它

茶文化,在永泰民间传统文化中占十分重要地位。茶中精品,被称为细茶。细茶在当地方言中称“幼茶”、“茶米”,是从选茶,采茶,到炒制都特别讲究的产物。 茶以“细”为优,其优在于,茶树必须是远离烟火嘈杂的多雾...
书读七八遍什么感觉 国学

书读七八遍什么感觉

很惭愧,长这么大,读过三遍以上的书屈指可数。读过五遍以上仅有《红楼梦》,而且基本上是整理本。只读过甲戌本残存16回影印本。 现在我读《鲁迅全集》,读《史記》,逐渐去追蹑当年读《红楼梦》的感觉。古人读书...
古书读3遍以内基本没用,但常互见 国学

古书读3遍以内基本没用,但常互见

在读第三遍《史记》,而且去年读第二遍的时候发现第一遍读的印象并没有忘完。即便如此,第三遍都已经读到“世家”了,还是不那么好懂,应该说,《史記》一书好懂的地方都在“近代史”部分,即司马迁自撰秦汉史部分。...
地摊淘书,一定要相信缘分 国学

地摊淘书,一定要相信缘分

天晴罢,小雨初歇,地微白。趁暇去城里拜访长安白公子,瞻仰白公子书房,里面汗牛充栋,全是不可多见的好书,充塞书房寸步难移,果然不愧是长安研究当代史第一人。 ​归来路上,去文艺路添了五条小鱼,顺道逛了一趟...
评论  0  访客  0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