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清的“忠信仁笃”

评论

晚清衙门的牌匾挂着“忠信仁笃”。

忠信:忠诚信实。仁笃:仁慈厚道。

这是晚清儒家礼教的意识形态,但匾额是给下层看的,背靠礼教大旗的大佬们,可并不Care这些。

什么忠信仁笃,他们只遵循权力的规律。

一边是庙堂权力,一边是江湖人情。权力和人情的本质都是秩序,是确立和维护人与人之间社会关系的方式。

晚清的“忠信仁笃”

从社会角度看,国家是国的“大共同体”权力秩序与家的“小共同体”人情秩序。

国的权力秩序节点是官僚军阀,家的人情秩序节点是宗族豪绅。

家压倒国是门阀摄权,国压倒家是中心集权。

身处秩序中的人,同时具有小共同体和大共同体的家国双重身份。

小共同体的人情秩序可以直接干涉大共同体的权力秩序。俗称:托关系。

社会稳定的本质,是大共同体的权力秩序和小共同体的人情秩序之间合作与博弈的动态平衡,官僚与豪绅上下流动的双重统治格局。

秩序一旦达到稳定状态,就会拒绝一切新的变量。拒绝改变是一切既有秩序和既得利益者的本能,保守是一切政治实体的必然趋势。注意是趋势,但不是结果。

外人要进入这套秩序,有两个选择:第一,取代秩序中某个角色,即上升通道。第二,破坏秩序本身,重建一套秩序,即革ming。

秩序内分派.系有斗争,本质是争权,而不站队就是公敌,各方都要优先搞死的。

生存是权游的最大前提,活着才有得玩。权游玩家从不苦自己,都是苦下层。

权游多种多样:搞掉小弟,打小报告,画饼忽悠,左右制衡,绑架老大,人情倒逼,权力交易,重新开局。

晚清的“忠信仁笃”

倘若身为顶层的棋,基层的注,同级的刺,要时刻提防棋子转成玩家的人。在权游中,信任是最大的风险。掌局者永远是多疑的,对棋子既用且防,防就要有监视者。

棋子也能给领导画饼,向同事甩锅,不可控的困难永远比想象的多。给领导画饼一定要往大的画,吹得多离谱不重要,只要气势足,谁都要信三分。

政治如棋,但不是棋。大棋党之所以玩砸,因为忘了棋子是死的,人是活的。权游的进攻与撤退,并不都由玩家的意志。

围棋中的“弃子”是舍弃若干棋子兑换其它优势。功能有:A.争先,B.取势,C.入局,D.成杀,E.谋和。

没有三角制衡的架构,新老权游玩家的潜在权力矛盾容易被旁人用利益火苗点着。比如两颗棋子另外开一盘新棋,原本单方的死棋,就被对方的棋子盘活。

权术的艺术性,在于权术语言的二义性及多义性。权术语言是似是而非的加密指令,制造了权力的弹性,办好上级功劳,办砸下级背锅。

权游往往以仪式展开,像一个古老的人性游戏,通常分为四个步骤:1.试探,2.攻守,3.决战,4定约。

敌我是政治,穷富是阶层。敌我判定不是基于价值与阶级立场,而是政治立场。理想是政治的工具,战争是政治的延续。

战争是积攒政治资本,积累血酬的手段,是军阀最有效的政治工具。没有战争,军阀就失去和中央政fu的议价权。军阀是权游最血腥的玩家,以杀戮为手段,以人命为筹码,以混乱为阶梯,以破坏秩序来攫取权力。善攻者,敌不知其所守;善守者,敌不知其所攻。

权力异化人,猜忌分化人。权力的本质是人心集聚,觉醒的本质是人心复位,心战是最高级的权斗。让被权力异化的政治回归本质的人心,一切政治理论在人心面前都黯淡苍白无力。人心认可谁,谁就有使用权。权是工具,人是根本。

如果觉醒者丢掉初心,就会沦为权力的囚徒。心没有了,注定倾覆。

作者:鹿鸣演易 公众号:了然演易

福利:关注本站微信公众号:秘术网,回复:666,赠送247本相面、手相、盲人派算命、摸骨、铁板神算、解梦、测字、占星等秘术古本!
  • 微信:1715524655
  • weinxin
  • 公众号:秘术网
  • weinxin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2年11月19日 16:21:48
  • 本站部分内容来源于用户提供或转载自优质网络合作媒体,旨在传递信息,不代表本站的观点和立场,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您有版权权益方面的问题,请及时联系我方更改和处理!
听娘讲古 民俗

听娘讲古

与娘坐在一起,喝着茶,听娘讲那过去的故事,是我最向往的景象。 我们经常是从某一件小事开始聊起来,慢慢地就会把娘的思绪拉回她年轻的时候。 娘经常讲起他小时候的苦难,讲起她与奶奶的磕磕绊绊,讲起生养我们的...
年味是一种什么味道 民俗

年味是一种什么味道

每到过年,年味这个词就会反复被提及。 在人们口中,年味可以是对整个春节的评价,可以是对某个场所迎新装饰的评价,可以是对春节时某个活动、某个仪式的评价,可以是对某种新年氛围的评价…… 说到底,年味其实只...
老鸡欺负新鸡 民俗

老鸡欺负新鸡

过年回到老家时,我突然发现,家里多了几个新朋友:三只母鸡。毛色很好看,被我妈圈养在我家院子的最南侧,靠近茅厕的位置,以前那里是种菜的地方,旁边还有棵月季花,在通往厕所之路的东南侧,大门的西侧;如今就都...
年味越“淡” 思念越“浓” 民俗

年味越“淡” 思念越“浓”

小镇的冬日,在年关时节,大抵是寒冷的。外出的年轻人也开始慢慢回归,只是回来后,却很少能看到他们的身影。时代的飞速发展,却缺少了更多的沟通。那种几家人围坐在一起聊天嬉笑,竟成了一种奢侈。纯朴的民风也在鞭...
评论  0  访客  0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