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人敲盆赶天狗,真是迷信?

小古 评论

我不这么觉得。

首先我们不能先摆姿态,再谈论事实,屁股坐稳了,事实就讲不清了,这是共识。比如你完全没有办法跟你爸说,你15岁时对一个15岁的小女孩产生好感,是一件很正常的事,因为他坐在那个地方,稳定的要命,他的先决态度就是:你敢早恋我就踢死你

我们对古人也一样。古人有愚昧的一面,但是我们不能先摆在一个先进的态度上去审查古人的行为,这样,我们会漏掉很多在时间长河中沉淀的东西。这个世界就是非常复杂的,一件事物,有可能由真理和愚昧两种东西杂糅在一起,可能没有那么纯粹。比如某个错过成人礼的母亲,你看到的是她罔置平民于不顾,但是你不知道的是——我们失去的只是一个书记,但换取的,是整个豫省的矛盾和舆论。你没发现矛盾转移了吗?而且有人在后面推着转移。

这个事儿我们当然不在我们的讨论范围内,我们讨论的是天狗食月,然后被大家放炮敲门咒骂而重新走掉的“愚俗”。——姑且称之为愚俗。

我们注意到,在《文献通考》论证月亮挡住其他的星时,有人给出这样的解释:孟康曰:……月掩星,而星灭不见,是为月食星。

前两天是这个情况吧,月亮把天王星遮住了。在《隋书》中记载:“月食五星,岁以饥,荧惑以乱,镇星以杀,太白以强国战,辰以女乱

古人把木星叫岁,火星叫荧惑,土星叫镇,金星叫太白,水星叫辰。所以这句话的正确理解方式,就是月亮遮掩了岁星,即天象不好有饥荒的灾,遮掩了火星,就会有动乱,遮掩了土星,表示弑杀,遮掩太白,国家战斗力增强,遮盖了水星,表示女人作乱。

当然我们知道古人的尿性,他们有的时候搞天人感应什么的,确实有点魔怔,但是月亮遮住行星,九成是不好的,这是基本观点,那么天王星呢?

中国古代占星不用天王星,西方古典占星中也不用天王星,但尽管如此,我们大概可以类推,一颗代表不可预知、不可捉摸的混乱之星被月亮遮掩,似乎并不是什么好事情——我们知道这些就够了,足以得到最后的结论,至于到底发生什么——说实话,理论不足,无可推断。

再说月食,月食这事儿,我们起小儿就被告知,是一种正常的天文现象,根本不需要去惧怕,其实你当古人傻吗?古人早就知道日月二食的原理了,这并不是现代天文学的发现。

宋代的《中兴天文志》中,就明确记载了日月二食的原理:尝观诸水,日之所照,每借以为光,仰而映於屋梁,若一有掩焉,则向之光於屋梁者不复见也。月之借於日犹是。故夫月之光也,以日之光有照焉。则月之食也,亦其日之光有掩焉耳。

这玩意儿比你的教科书解释的还“善解人意”呢。他咋解释的?

一潭水,被太阳映照,于是周围的亭台楼阁都掩映在水中,如果有一个障碍物在中间,亭台楼阁的光没办法映在水潭上,那水潭的光影也就不见了。月亮也是这样借太阳的光的,虽然叫月食,其实也是挡住了太阳光而已。

吓人不?这是宋代的书里记载的,有一点错误没?

古人敲盆赶天狗,真是迷信?

既然宋代的认知,已经是“自然现象”了,那为什么对于日月食的恐惧延续到现在呢?只有一个解释,那就是,日月食,真的不好。

我当然没办法从科学角度去论证什么,那不是我的专业,我的专业是瞎说,哦不,玄学。

先论道教的观点。

《天原发微》中载:食望时月食,故阴敢与阳为敌也。这是第一重的原理,就是阴气与阳气交战。其实不管日食月食,都一样的,都是这个观点,就是阴阳相斗。

阴阳相斗并不是什么了不得的坏事,因为阴阳之间的互相争斗和激发,实际上对于会运用的人是一种机遇,就好像涨潮,对于弄潮儿来说,这是借着潮水,把舢板随激流驾得高高的,如果对于大部分在钱塘江边儿上瞧热闹的人,可能就是灾难,一个浪头打下去,人就pur一下,没了。

邵康节《皇极经世书》云:日月之相食,……犹水火之相克也。今夫举水以激火,则火为水所克,而火光奄然而灭。太阴掩太阳,则阳为阴所胜,而阳光当昼而暗。何者?阴阳相交则叉至相食,此乃道之自然也。

《周易参同契》中,也是利用月食日食的现象来说明阴阳二气在体内的周旋流动,相互迫近从而激发转换的道理。

不过我还是刚才的观点,你如果会运用这个能量,自然是很好的,但是包括我在内的大部分人,是不懂得如何使用这个能量的,因为我们连自己的经脉都无法感知,当然就更不要提及自身龙虎的交媾,那就更遑论利用日月食的力量,说实话,你能在日月食的时候,稳住自身精微的动荡已经很不容易了。

你们在下面举个手,多少人在前两天这个月食左右一两天感冒了?或者心情很差跟大姨妈来了一样?

再论佛教的观点。佛教有的教派认为,人身体内的精微能量,有阴阳两种属性,也就是所谓的阴阳明点,这个阴阳明点,在外界的投射,即日月。这里有些人不明白,按照正常的逻辑,人禀于阴阳而生,不应该正好倒过来吗?人体内的阴阳明点是日月的投射才对。

这大概就是佛道教的某种逻辑的不同,佛教的观点是认为“俗有真空,体虚如幻”的,这是中观的观点,或者更好理解一点,采用唯识的观点,“外空内有,事皆唯识”,就是外界的一切事物乃是识的幻化,所以他这个逻辑是从内而外,倒着来的。

无关紧要。

日月是阴阳明点的投射,假如有一个被“食”了,实际上就是代表体内的明点之间有“掩食”的情况,其实本质上,乃是人身中之明点,或者意识中的两种“细微构造”发生了冲突。

其实也不光是日食月食,所有的恶劣天象,其实本质上都是“识中构造”发生了冲突和变化,所以禅宗是不建议在外面有大风大雨冰雹雷暴,以及日月食的情况下去练习打坐和禅修的,因为这个时候体内识神的感知力相当敏锐而且已经出现了内在的细微冲突,假如此时练习打坐禅修,极容易出问题。

藏传佛教对待的方式,是念一篇叫做《普贤王如来愿文》的偈颂体的文字。这篇文字中充满了对空性的理解,从一个浅显的作用上说,他是可以平息内在的细微冲突的。

所以综合两派的观点,我们不难得出结论,日月薄蚀,确实是一种不好的东西,在我们没有能力平息或者抵御的时候,最好是不要进行观看。

在玄学中有一个重要的思维观点,就是“所见即所得”,我们能够看到,所以能够对我们产生影响——这也是为什么古典占星在天文学取得突破,发现了天王星海王星的情况下,依然坚持用水木火金土日月这七颗星来占。因为天王星和海王星(还有苦逼的被下线的冥王星)不可被观测。这也是为什么地理学在做葬时,宁可忽略案山后面的大江大河,也要周全碑前面那一股细如毛发的小水沟。

所以向我这种聪明的人,在日月食来临的时候,我肯定是在室内的,有时候如果觉得太凶,就会连窗帘都拉下来,然后在屋里狗着哪儿都不去,我还有那闲工夫跑到外面去观测拍照?就算这样,窗帘也是遮不住气场的,我还是可以感受到内在经脉的一些变化。

至于敲锣打鼓放炮来驱赶天狗,那是必然的,因为声音为震为雷,雷具有正气,无路如何也可以震慑一下,在日月薄蚀的过程中,产生的阴阳二气争斗,必然有阴阳偏盛产生的邪气,那么就要把这些给清除掉,有钱的放炮,普通人家,就敲盆敲锣呗。

所以以后再有这些破事儿,别往前瞎凑热闹,躲起来比啥都强。

就这样。

作者:文王天子 公众号:玄学杂货铺

福利:关注本站微信公众号:秘术网,回复:666,赠送247本相面、手相、盲人派算命、摸骨、铁板神算、解梦、测字、占星等秘术古本!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2年11月10日 18:29:48
  • 本站部分内容来源于用户提供或转载自优质网络合作媒体,旨在传递信息,不代表本站的观点和立场,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您有版权权益方面的问题,请及时联系我方更改和处理!
收集的古籍书目二 国学

收集的古籍书目二

书目: [十三经注疏]嘉靖中福建刊本 [十三经注疏]周易兼义九卷 [十三经注疏]尚书注疏二十卷 [十三经注疏]毛诗注疏二十卷 [十三经注疏]周礼注疏四十二卷 [十三经注疏]仪礼注疏十七卷 [十三经注疏...
好读古书 国学

好读古书

吾雅好古书,多识奇字,晨览夕披,手不释卷。睡前读书助眠,夜半梦回,取书而读,撕拉有声,妻詈儿烦,率以为常。不求甚解,读后辄忘,读书五车,胸无点墨,叹天资愚钝,朽木难雕。 性喜散文,非古不读。莫言诺贝尔...
读古籍的年月 国学

读古籍的年月

小时候,最爱看电视剧《封神榜》,原因是里面演绎了大大小小的神仙和鬼蜮的战斗的故事。因为我也有与古人一样的对自然科学的很多困惑,故而对神话传说有种痴迷般的向往。这种心情一直持续到初中,鲁迅在《三味书屋》...
《黄石公素书》古本 国学

《黄石公素书》古本

《黄石公素书》,汉黄石公撰,宋张商英注,又名《素书》,此版本为手抄本,书法极好。 相传,此书为秦朝时的一位世外高人黄石公所著,他将此书传给了张良,后有人盗掘张良之墓,从其头下的玉枕处得到此书,此书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