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古典小说戏曲中的猫

2022年6月23日22:19:38评论129 views
广告

1

中国古典小说戏曲中,经常会有与猫有关的内容,以前我已经提到过一些。比如,在《经典名著中的猫》一文中,我提到《红楼梦》第六十九回的“人家养猫拿耗子,我的猫只倒咬鸡”;在《价值连城的皇家猫食盆》一文中,我转引了《唐史演义》第五十回与《隋唐演义》第一百回都提到的名叫“雪猧”的白猫踏乱棋局的事情;在《话说临清狮猫》一文中,我提到了清西周生《醒世姻缘传》第六回的晁大舍买白狮猫的故事;在《唐诗中的猫故事》一文中,我介绍了《东阳夜怪录》中的苗介立作诗故事;在《老鼠告猫》一文中,我说起了《三侠五义》中的狸猫换太子故事,以及《包龙图判百家公案》《五鼠闹东京》与《三宝太监西洋记通俗演义》所收的五鼠闹东京故事,还有与《老鼠告猫》相关的戏曲文本。可是,与猫相关的中国古典小说戏曲实在太多,以上所言不过是九牛一毛,下面将要介绍的也只是其中一部分而已。

首先要说的,是中短篇古典小说中的猫。这部分作品的数量最多,怎么说也说不尽,不如仅仅列举几篇经典的。

我在《话说临清狮猫》一文中,介绍了《聊斋志异》卷九的《大鼠》故事,如今再来介绍《聊斋志异》卷五《狐梦》中与猫有关的内容:

“忽一少女,抱一猫至,年可十一二,雏发未燥,而艳媚入骨。大娘曰:‘四妹妹亦要见姊丈耶?此无坐处。’因提抱膝头,取肴果饵之。移时,转置二娘怀中,曰:‘压我胫股痠痛!’二姊曰:‘婢子许大,身如百钧重,我脆弱不堪。既欲见姊夫,姊夫故壮伟,肥膝耐坐。’乃捉置毕怀。入怀香软,轻若无人。毕抱与同杯饮。大娘曰:‘小婢勿过饮,醉失仪容,恐姊夫所笑。’少女孜孜展笑,以手弄猫,猫戛然鸣。大娘曰:‘尚不抛却,抱走蚤虱矣!’二娘曰:‘请以狸奴为令,执箸交传,鸣处则饮。’众如其教。至毕辄鸣。毕故豪饮,连举数觥,乃知小女子故捉令鸣也,因大喧笑。二姊曰:‘小妹子归休!压杀郎君,恐三姊怨人。’小女郎乃抱猫去。”

中国古典小说戏曲中的猫

《狐梦》的开头,说的是毕怡庵遇到一个狐女,与之同宿。第二天晚上,那个狐女把毕怡庵带到家中,去见她的几个狐妹,这个片段写的就是毕怡庵与那些狐女相见的情景,大致内容是:忽然有一个少女,抱着一只猫走过来,年纪大约有十一二岁,仍然一副孩子气,却是艳丽娇媚到了极点。大姐说:“四妹妹也要来见姐夫吗?这里没有你坐的地方。”于是把她提起来,抱在膝盖上,为她夹肉,拿水果给她吃。不久,大姐把她转放到二姐怀里,说:“压得我腿都酸了!”二姐说:“这丫头个子不大,身子却沉得要命,我实在受不住了。既然想见姐夫,姐夫又是身体魁梧的,膝盖上肉厚,想必耐坐。”于是二姐把她抱起来,放到毕怡庵的怀里。少女入怀香软,轻得像没在他身上似的。毕怡庵抱着她,与她用同一个杯子饮酒。大姐说:“小丫头别喝多了,酒醉失态,恐怕姐夫笑话。”那个少女一边嫣然而笑,一边伸手抚摸猫,那猫就喵喵叫。大姐说:“还不把猫扔下去,小心把虱子跳蚤抱到你身上!”二姐说:“请以猫为酒令,拿筷子传递,猫叫时,手中拿筷子的喝酒。”大家用按照她的说法去做。筷子传到毕怡庵手中,猫就叫。毕怡庵本来就能喝,连喝几大杯,才知道是小妹妹故意掐猫让它叫的,于是哈哈大笑。二姐说:“小妹回去吧!压累了郎君,怕是三姐会埋怨你的。”小妹妹这才下了地,抱着猫离开了。

女孩的淘气,猫咪的委屈,令人印象深刻,忍俊不禁。总的来看,这里写到的小狐女,与人类当中的抱猫女孩一样可爱。

下面说说“三言二拍”中的猫。

《警世通言》第一卷“俞伯牙摔琴谢知音”,提到了孔子见到猫捕鼠而改变琴音的故事:“仲尼曰:‘吾适鼓琴,见猫方捕鼠,欲其得之,又恐其失之。此贪杀之意,遂露于丝桐。”这个故事的原文,出自汉孔鲋撰《孔丛子·卷上·记义第三》:“孔子昼息于室而鼓琴焉,闵子自外闻之,以告曾子,曰:‘向也,夫子之音清澈以和,沦入至道;今也,更为幽沈之声。幽则利欲之所为发,沈则贪得之所为施,夫子何所之感若是乎?吾从子入而问焉。’曾子曰:‘诺。’二子入问夫子,夫子曰:‘然,女言是也。吾有之。向见猫方取鼠,欲其得之,故为之音也。女二人者孰识诸?’曾子对曰:‘闵子。’夫子曰:‘可与听音矣!’”

这段话的大意是:孔子白天在室内弹琴,闵子在外面听到,就对曾子说:“夫子以前弹琴时,琴声总是清澈平和,游走在至善至美的道德境界之中;如今的琴声却变得幽沉起来。幽是利欲的驱使引发的,沉是贪得的驱使引发的,夫子究竟是受到了什么样的影响,才会弹出这样的琴声呢?我和你进去问问看吧。”曾子说:“好的。”于是两个人走进室内询问,孔子说:“是啊,我的琴声中确实暗藏杀气。我刚才看到猫要捕鼠,希望猫能得手,所以才弹出了这样的琴声。你们两个之中,是谁听出来的?”曾子回答说:“闵子。”孔子说:“今后我可以与他一起欣赏音乐了。”

《警世通言》第三十七卷“万秀娘仇报山亭儿”,提到一句俗语:“万员外忒恁地毒害!便做我拿了你三五十钱,你只不使我便了。那个猫儿不偷食?”第三十八卷:“偷鸡猫儿性不改,养汉婆娘死不休。”

《喻世明言》第三十二卷“游酆都胡母迪吟诗”,入话里讲了秦桧孙女崇国夫人的狮猫走失事。我在《陆游:中国最伟大的猫诗人》一文中说过,此事出自陆游的《老学庵笔记》,但《西湖游览志余》擅自把此事的结局改为临安府尹曹泳通过秦桧的姬妾贿赂金猫,《喻世明言》即采用这种说法,却把“秦桧的姬妾”改为“崇国夫人的奶娘”:“相府遣官督责,曹泳心慌,乃将黄金铸成金猫,重赂奶娘,送与崇国夫人,方才罢手。”

中国古典小说戏曲中的猫

《喻世明言》第三十六卷“宋四公大闹禁魂张”,提到一个猫绰号:“这汉走得楼阁没赛,起个浑名,唤做‘病猫儿’。”

在“二拍”中提到的,多半是与猫相关的俗语。

《初刻拍案惊奇》卷六“酒下酒赵尼媪迷花 机中机贾秀才报怨”:“那家猫儿不吃荤?多在我老人家肚里。”卷十五:“将猫儿食拌猫儿饭,天理何在?” 卷三十二“乔兑换胡子宣淫 显报施卧师入定”:“割猫儿尾拌着猫饭来,也落得与人用了些不疼的家财。”

《二刻拍案惊奇》卷十“赵五虎合计挑家衅 莫大郎立地散神奸”:“那里来这个野猫,哭得如此异样!”

《二刻拍案惊奇》卷十六“迟取券毛烈赖原钱 失还魂牙僧索剩命”:“我家将猫儿尾拌猫饭吃,拼得将你家利钱折去了一半,官司好歹是我嬴的。”

2

在《水浒全传》第三回“赵员外重修文殊院 鲁智深大闹五台山”,僧人们曾经在长老面前指责鲁智深是野猫:“向日徒弟们曾谏长老来,今日如何?本寺那容得这个野貓,乱了清规!”见到鲁智深醉里发威,他们又说:“这野猫今日醉得不好!把半山亭子,山门下金刚,都打坏了!如何是好?”第四回,僧人们又向长老指责鲁智深:“本寺那里容得这等野猫,乱了清规!”

此处提到的“野猫”,有野性不改的意思,因为中国古人尝试了多年,却始终无法驯服野猫。在宋代,如果用“野猫”一词指人,还有别的意思。宋周密在《癸辛杂识》中提到,有一伙专门在太学附近卖弄生事的地痞,他们的头目叫做野猫儿卜庆,而这个“野猫儿”,显然是个绰号。

中国古典小说戏曲中的猫

在《水浒全传》第二十一回“虔婆醉打唐牛儿 宋江怒杀阎婆惜”,阎婆惜说过这样一句名人名言:“做公人的,那个猫儿不吃腥?”《初刻拍案惊奇》卷六的“那家猫儿不吃荤”,显然与此同源,背后则隐藏着同样的嘴脸。

《水浒全传》第二十八回“武松威震平安寨 施恩义夺快活林”,武松入监后,差拨曾经这样威胁他:“你敢来我这里!猫儿也不吃你打了!”第六十二回“放冷箭燕青救主 劫法场石秀跳楼”,蔡福说过这样一句话:“李主管,你割猫儿尾,拌猫儿饭!北京有名恁地一个卢员外,只值得这一百两金子?”

这里的“割猫儿尾,拌猫儿饭”,比喻替当事人办事,花费的是当事人的钱。《初刻拍案惊奇》卷十五的“将猫儿食拌猫儿饭“与卷三十二的“割猫儿尾拌着猫饭来”,《二刻拍案惊奇》卷十六的“我家将猫儿尾拌猫饭吃”,也都是同样的意思,连语境也很相似,大概是从《水浒全传》中因袭过来的。

《水浒全传》第一一二回:“高、张二统制正是得胜狸猫强似虎,及时鸦鹊便欺雕”。《西游记》第六十一回“猪八戒助力败魔王 孙行者三调芭蕉扇”,牛魔王变成八戒来骗悟空时,曾用与“胜狸猫强似虎”类似的话来形容孙悟空:“古人云:得胜的猫儿欢似虎”。类似俗语,一直流传,出现了若干变种。如:冯梦龙《古今谭概·第二九·梅郭二令相同》:“俗语云:得志猫儿雄似虎,败翎鹦鹉不如鸡。”清烟霞散人《斩鬼传》第一回:“失意猫儿难比虎,败翎鹦鹉不如鸡。”第二回:“猫儿得意欢似虎,蟋蟀装腔胜如龙。”清李百川《绿野仙踪》第二十二回:“真是折脚猫儿难学虎,断头鹦鹉不如鸡!”清梁同书在《频罗庵遗集》卷十四《直言补证》一文中总结说:“得志猫儿雄似虎,败翎鹦鹉不如鸡:《古今谈概》载,梅西野辈酒令举谚云云。今俗,得志句作‘新出猫儿强似虎’,与旧小异。”

《西游记》第六回“观音赴会问原因 小圣施威降大圣”,描写孙悟空与二郎神斗法时,曾用“好似夜猫惊宿鸟”来形容被打散的猴兵。第三十回“邪魔侵正法 意马忆心猿”,描写小白龙化身为人,与妖精相斗时,说他们两个“一个好似白牙老象走人间,一个就如金爪狸猫飞下界。”此处所说的“金爪狸猫飞下界”,显然指《五鼠闹东京》等小说中提到的如来佛派金猫下凡捕鼠的传说,具体请见我的《老鼠告猫》一文。

《西游记》第五十五回“色邪淫戏唐三藏 性正修持不坏身”,唐僧被蝎子精捉去后,八戒说:“常言道,干鱼可好与猫儿作枕头?”第七十一回“行者假名降怪犼 观音现象伏妖王”,曾经这样形容妖怪的心情:“可怜!真是猫咬尿胞空欢喜!”

顺便说一下,《西游记》第八十四回有哪吒去无底洞收服金鼻白毛老鼠精的情节,京剧《无底洞》将其改编为哪吒无力降伏玉鼠精,所以去请猫神,这个情节虽然有趣,但与《西游记》原文无关。

我在《美国文坛第一猫爸:马克·吐温》一文中说过,《红楼梦》第五十五回中,有这样一句话:“凤姐儿笑道:环儿更是个燎了毛的小冻猫子,只等有热灶火炕让他钻去罢。”这里的“热灶火坑”,指的是烧热的灶和灶下积存灰烬的坑。”据苏凤友撰《“热灶火坑”解》,灶火又称锅灶,上部烧煤,“中部隔炉条通风”,其下有拱形炉洞,可从洞口伸入炉钩,捅掉煤渣,漏于洞底。因需经常铲除积存洞底煤渣并做饭烧火,洞底遂成一热坑,北方人称之曰热灶火坑。当天气转凉,猫儿畏寒,“常钻到锅台下面灶火坑里睡觉”,炉灰与火星有时会“从炉条空隙漏下来”,落于猫身,燎掉少许猫毛,却不会伤身,故猫卧伏不动,最终变得极其难看,仿佛生癞。人们认为,爱钻热灶火坑的猫很没出息,主人一见即感厌烦,所以凤姐把它比做贾环。

在《红楼梦》第五十回,林黛玉吟了一句诗“锦罽暖亲猫”,这与陆游《戏咏闲适》诗中的“狸奴毡暖夜相亲”句,似有一定渊源。同书第八十七回:“坐到三更过后,听得屋上噜一片瓦响,恐有贼来,下了禅床,出到前轩,但见云影横空,月华如水。那时天气尚不凉,独自一个凭栏站了一回,忽听房上两个猫儿一声厮叫。那妙玉忽想起日间宝玉之言,不觉一阵心跳耳热。”此处的“两个猫儿一声厮叫”,自然是指猫咪恋爱。

我在《大明帝王吸猫小史》一文中说过,《金瓶梅》第五十九回,写到了潘金莲的白狮猫。

在《金瓶梅》中,还曾多次提到“黄猫黑尾”这个词,比喻表里不一或者说前后不一致,如第七回:“不是你这老杀才,搬着大引着小,小黄猫儿黑尾。”第二十八回:“你看他还打张鸡儿哩!瞒着我,黄猫黑尾,你干的好萌儿!”第五十八回:“单管黄猫黑尾,外合里差。”第六十七回:“我的儿,老娘猜不着你那黄猫黑尾的心儿!”

《金瓶梅》五十七回:“猛抬头见了敬济,就是猫儿见了鱼鲜饭一般。”第七十五回:“一个使的丫头,和他猫鼠同眠,惯的有些摺儿!”第三十二回:“张小二官儿先包着董猫儿来。”

称妓为猫,乃是中外皆有的习俗。清代有娼妓猫之说,见清洪琮撰《前明正德白牡丹传》第四十二回:“大官人你不知,那枝旗幡便是构栏牌扁,立在门首中央,旗上挂的是只猫,号为娼妓猫。”《猫·猫与女人》(徐国英译):“从大约1400年起,人们就开始称呼妓女为猫。”英国德斯蒙德·莫里斯着《赏猫·青楼为何又名猫宅》:“十五世纪起,妓女又称猫,因女猫恋爱时可将男猫大批引至。”

3

在中国长篇古典小说之中,往往会看到与猫有关的俗语,前面提到的《水浒全传》《西游记》等等,就曾收录了一些。下面再举几例。

明罗懋登撰《新刻全像三宝太监西洋记通俗演义》第二十三回:“猫儿踏破油瓶盖,一场快活一场空。”第二十五回:“那听你这个花猫巧嘴。”猫不喜欢吃油,踏破油瓶盖,就好比到手的东西不能享受,属于空欢喜,所以是“一场快活一场空”。花猫巧嘴,就是花言巧语的意思。

清鸳湖渔叟校订《说唐演义全传》第六十二回:“猫哭老鼠,假慈悲。”

清文康撰《儿女英雄传》第十八回:“这件事难道就算明白了不成?猫闹么!”第二十五回:“便是俗语也道得个‘猫儿狗儿识温存’,我何玉凤那时若一定不跟你二位老人家回京,便是不识温存,不如畜类。”第三十八回:“老爷子,你老别计较他,他喝两盅子猫溺就是这么着。”这里所说的“猫闹”,应指“胡闹”。“猫儿狗儿识温存”,指猫和狗也能懂得人的温情与照顾。“猫溺”,指酒,有贬义。

清李绿园撰《歧路灯》第十回:“这大相公聪明的很,他是看猫画虎,一见即会套的人。”第四十三回:“谭相公要赌就赌,但还须一个安排。他们这场中三五串钱,猫挤狗尿的,恶心死人。”第六十九回:“真正是争得猫儿丟了牛。”这里的“看猫画虎”,后来也作“照猫画虎”,比喻模仿套用;“猫挤狗尿”,形容一星半点;“争得猫儿丟了牛”,比喻贪小失大。

清吴璿撰《飞龙全传》第五十二回“真命主爵受王位 假响马路阻新人”,赵匡胤给郑恩起了一个好玩的外号:“你如今要改过大号了,休叫郑子明,可叫赖猫儿焦面大王罢。”

明西湖渔隐主人撰《贪欢报续集》(《欢喜冤家》下集)第续五回说,江侍御第三妾王楚楚,因是苏州人,家中称其为苏姨娘,生前作过错事,死后免责,转世为猫,还能听懂人话:“王楚楚免责,送转轮王,着令往江侍御家为一雌猫,为李氏捕鼠,以报受玷清名。每年产生数猫,存留好种,世报江门,五年后再转轮回。……且说江公……新姨……至次年二月,也是一个儿子……着人报与老爷知道。江公正买得一只雪里拖枪日月眼的小猫,抱了进来,又闻新姨生子,快活之极,竟到房中来看……只见素梅抱出猫来,大家一齐欢喜。便叫:‘苏姨娘!’那猫应了一声,连叫连应。连江公笑得不住。猫犬俱交素梅收了。”

明方汝浩撰《禅真后史》第十三回“华如刚藏机破法  龚敬南看鹞消闲”:“昨晚买了一个猪蹄子,二人正待吃酒,谁想被一猫神咬了去,将我百般辱骂,好不闷人。”又:“后人看了这白日鬼帮闲的好汉,专与人家僮仆等插科打诨,猫鼠同眠,做一首短歌儿嘲他”。又:“这唤做活惊杀,吓死猫狸好合药。”

中国古典小说戏曲中的猫

同书第十九回“五彩落水全生定 媚姐思儿得受病”,再次提到“猫神”,或者说小偷猫:“忽一日午后,瞿琰正在书房中写字,先生暂卧于榻,只见一白猫从窗外跳入来,衔了桌上碧玉镇纸便走,此际并无一人在旁。瞿琰不舍,飞步来追,那猫径往侧厅外花园内去了。”

所谓的“猫神”,指的是猫,或因行动迅速,来去无踪,故称“猫神”。所谓的“猫狸”,是狸(即野猫)的一种,李时珍在《本草纲目》中说,狸有好多种,大小如狐、毛色黄黑、有斑纹如猫但圆头大尾的,叫做猫狸。“吓死猫狸好合药”,说明当时的医家依然在以猫入药,尽管并无实际疗效。

明杨尔曾编《韩湘子全传》第十八回,有白猫飞升的故事:“湘子……说声未了,便吐出一钵盂酒饭来,递与退之道:‘还你的酒饭。’退之掩鼻道:‘这样腌臜话,你便少说些。’谁知芦英小姐……赶上前来,拿起钵盂要吃,被窦氏就手夺来,倾在地上,道:‘这样腌臜东西,亏你要举口吃下去。’只见家中一个白猫跑来,都舔吃了,登时化成一只白凤凰,腾空飞起。”

清夏敬渠撰《野叟曝言》第六十六回,四姨娘所唱的歌曲中提到猫:“怎还似偷鸡的猫儿,要寻那小伙儿”。

清韩邦庆《海上花列传》第四十三回,写到一只被称作乌云盖雪的猫:“玉甫步出天井,却有一只乌云盖雪的猫,蹲着水缸盖上,侧转头咬嚼有声。”曹克家在《怎样画猫》中解释说:“脊背全黑而肚、腿、蹄、爪全白的,叫作乌云盖雪”。

清陈森在《品花宝鉴》中,两次创作猫诗,一是第四回《雪猫》:“漫赌围碁枕两奁,狸奴如玉傍雕檐。聘来那得鱼穿柳,引去还宜饭裹盐。比似虎头原有样,奈他鼠辈只趋炎。牡丹此日飞红尽,冷眼无须一线添。”一是第十四回:“玳瑁梁间燕子飞,鸳鸯瓦上狸奴睡。”

4

现在说说中国古典戏曲中的猫。

金董解元《西厢记诸宫调》:“苦苦的与他当,强强地与他熬,但狡兔逢鹰鼠见猫。”又:“口啜似猫坑,咽喉似泼忏。”

口啜,嘴。猫坑,茅坑。不说“满嘴喷粪”,却说“口啜似猫坑”,这嘴可真够损的。

元高文秀《黑旋风双献功》(收于明臧晋叔编《元曲选》)第四折:“我想那一个滥如猫,这一个淫似狗。”

按照钱歌川在《谈猫》一文中的说法,“滥如猫”乃是猫有九命的体现:“有人说猫有九命是因为一、它从高处跳下,跌不死;……八、滥交不染病,害不死……。”

元关汉卿《杜蕊娘智赏金线池》(收于蓝立蓂校注《汇校详注关汉卿集》中册)第三折:“最不爱打揉人七八道猫煞爪,掐扭的三十驮鬼捏青。”

蓝立蓂注:“按:打揉,抓挠。猫煞爪,形容被抓破的皮肤,其抓痕有如猫爪。”吴国钦校注《关汉卿全集·杜蕊娘智赏金线池》:“猫煞爪:像猫爪那样把人的皮肤抓破。”

元张国宝《罗李郎大闹相国寺》(收于明臧晋叔编《元曲选》)第二折:“儿呵,你休做了猫儿向屋头溺。”

元佚名《玎玎珰珰盆儿鬼》(收于《元曲选》)第三折:“俺知道了也,是隔壁王婆婆家的猫儿。他也不喂这猫儿,常来俺这边偷东西吃,等俺骂他去。王婆婆,你家的猫儿你不喂,他到俺家来,放下的肉也偷吃了,饭也偷吃了,鸡儿鸭儿也偷吃了,灶里灰也偷吃了,你还强嘴哩,到明日和你整理。”

由京剧移植为扬剧的《乔奶奶骂猫》,唱词的创作灵感,或许源自《玎玎珰珰盆儿鬼》中的这一段。

元佚名撰《朱太守风雪渔樵记》(收于《元曲选》)第二折:“我打这猫道里撺出来。”

猫道,又名猫儿洞,即在墙上为猫出入而开出的猫洞。由此可知,中国的猫洞,至少始于元代。

元王实甫《西厢记》第五本第四折:“[庆东原]……莺莺呵,你嫁个油煠猢猻的丈夫;红娘呵,你伏侍个烟薰猫儿的姐夫;张生呵,你撞着个水浸老鼠的姨夫。”

烟薰猫儿,形容黑丑委琐,仿佛煨灶猫。

元佚名《诸葛亮博望烧屯》(收于《孤本元明杂剧》第一册)第三折:“(夏侯惇云)这厮走了也。他来如狼似虎,去后似犬如猫。”

元杜仁杰《般涉调·耍孩儿·喻情》(收于《全元散曲》):“木猫儿守窟,瞧他甚?泥狗儿看家,守甚黑?”

木猫,木制的捕鼠器,详见元陈栎《木貓賦》。这两句的大意是:木猫守老鼠洞,瞧见了老鼠又有什么用?泥狗看家,守到天黑又顶什么用?

元李文蔚《张子房圯桥进履》(收于《孤本元明杂剧》)第一折:“这个不是大虫,是我养熟了的个小猫儿,又唤做善哥。”

明高明《琵琶記》(收于《六十种曲》)第三出:“前日艳阳天气,花红柳绿,猫儿狗儿也动心,你也不动一动。”第十七出:“招状人姓猫名狸,见年三十有余。”

善哥是猫,猫狸是人,有意思。

与中国古典小说一样,古典戏曲中也往往喜欢收入与猫有关的俗语。

元张国宾撰《相国寺公孙合汗衫》(收于明臧晋叔编《元曲选》)第三折:“近寺人家不重僧,远来和尚好看经。莫道出家便受戒,那个猫儿不吃腥。”

明史槃撰《梦磊记》一六折(收于《冯梦龙全集》第十一册):“看他们做猫儿见鼠假慈悲。”

明徐渭撰《歌代啸》第一出:“昨见他衣衫上带些脂粉气,不知这猫儿又在何处吃腥。”第三出:“偷吃腥荤的猫儿,今日被人捉住也。”又:“想是风吹去的,猫含去的,也未必就能端端正正的在他袖中。”

明徐渭撰《四声猿·狂鼓史渔阳三弄》:“馋猫哭一会慈悲诈,饥鹰饶半截肝肠挂,凶屠放片刻猪羊假。”

明徐𤱥撰《杀狗记》(《六十种曲》)第二十五出:“院君,自古道:养猫捕鼠,蓄犬防家。”

中国古典小说戏曲中的猫

明末清初袁于令《黄莺儿》(《西楼记》第六出):“雌貓怕交。”《猫苑》称,猫的生殖器上有顺刺,在交配之后会感到痛楚,这大概就是“雌貓怕交”之说的由来。

明冯惟敏《僧尼共犯》杂剧(引自钱锺书《容安馆札记》第七九八则)第二折:“正不过法眷每蜜调油,师傅每猫瞧鼠,徒弟每柳贯鱼”。

明汤显祖撰《牡丹亭》第十二出(寻梦)“[夜游宫]……伏侍千金小姐,丫鬟一位春香。请过猫儿师父,不许老鼠放光。”这是杜丽娘侍女春香的自述,用“猫儿师父”比喻杜丽娘的私塾老师陈最良。《红楼梦》第二十五回也有类似比喻,却是以猫鼠喻父子:“贾母……骂道:……都是你们素日调唆着逼他念书写字,把胆子唬破了,见了他老子,就像个避猫鼠儿一样。”

在《牡丹亭》中,还有两处提到猫眼石的,一是第贰拾壹出(谒遇):“[驻云飞]〔净〕这是星汉神沙,这是煮海金丹和铁树花。什么猫眼精光射,母碌通明差。”一是第肆拾壹出(耽试):“[凤凰阁]……俺的眼,原是猫儿眼睛,和碧绿琉璃水晶无二。因此一见真宝,眼睛火出。”

汤显祖《紫箫记》第十一出《醉罗歌》:“雪猧荧弄,午猫花卧。”

汤显祖《邯郸记》第二十二出《忒忒令》:“是不是山精野猫,观模样定然为豹。”

明徐霖《绣襦记》第十二出:“[净]老爷,先官手里,猫狗也不得空闲。[外]怎么猫狗也不得空闲?[丑]老爷,有诗为证:任是深山更深处,也应无计避征徭。”

明吴守礼《重补摘锦潮调金花女·借银徃京》:“元先,苏秦亦乞因阿兄嫂叫食猫饭……。”

明人据元杂剧《冻苏秦衣锦还乡》改编《金印记》第十六出也说,苏秦落第回家,父母不相认,兄嫂令其食猫儿饭:“(生)小叔非是拜年,因为行路辛苦,问嫂嫂有饭借一碗充饥。(贴)早膳已过,中饭未来,厨下有碗猫儿饭拿去吃。”

清蒲松龄《翻魇殃》(收于《蒲松龄集·聊斋俚曲集》)第三回:“谁想他缉头夜猫,已是成了下流,把正经事一笔全勾。注:缉头夜猫:不敢站在光明处。”

蒲松龄《幸云曲》(收于《蒲松龄集·聊斋俚曲集》)第一回:“曲背躬身,猫伏着腰。”

清佚名撰《铁冠图》(收于清钱德苍编《缀白裘》第七集第四卷):“待我唱出来与众位美人听,只是老猫声,休得见笑。”

老猫声,形容唱得难听。元陶宗仪《辍耕录·卷之二十七·南燕芝庵先生唱论》:“凡唱节病:有……拽锯声、猫叫声……。”

最后要说的是,古代民歌中,有时也会提到猫,如明冯梦龙辑《山歌·卷一·睃》转引《十六不谐》:“三不谐,三不谐,瞎眼猫儿拐鸡来。”

二〇二二年六月十四至十五日

肖毛于哈尔滨看雲居

福利:关注本站微信公众号:秘术网,回复:666,赠送247本相面、手相、盲人派算命、摸骨、铁板神算、解梦、测字、占星等秘术古本!
  • 微信1715524655
  • weinxin
  • 公众号:秘术网
  • weinxin
  • 版权声明 本文源自 公众号 肖毛
  • 本站部分内容来源于用户提供或转载自优质网络合作媒体,旨在传递信息,不代表本站的观点和立场,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您有版权权益方面的问题,请及时联系我方更改和处理!
杂书记缘:秦腔唱本 国学

杂书记缘:秦腔唱本

这个破戏本子是什么时候在什么地方搞到的,现在一点印象都没有了。事情就是这样,经了心的,就能记住;不在意的,亲手经过,也会忘得一干二净,跟记忆力好坏没有关系。 对它确实是不大在乎。后来大约是估计它的年代...
大德必寿 国学

大德必寿

《中庸》第十七章说,大德者,必有其位,必有其禄,必有其名,必有其寿。这应该是经历了无数的事实验证得出的经验性总结。 大德必寿原因之一:大德之人,一心向善,乐于助人。乐于助人的人,内心会有一种愉悦感。内...
“孝”里藏刀 国学

“孝”里藏刀

几个朋友小叙,大家谈起孝顺的事。我给在座的讲了个关于孝顺的故事。说我国历史上记载了许多关于孝顺的故事,描写得相当地惨烈。《二十四孝》妇孺皆知,我就不说了。说个《资治通鉴》记载的孝顺故事:南梁帝国立法院...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正解 国学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正解

我国古代留下很多词语,但传来传去,有的就被传错了。比如,古人说“无度不丈夫”,就被传成了“无毒不丈夫”。古代人经常说,将军额头能跑马,宰相肚里能撑船。实际就是说,大丈夫必须是宽宏大量的人。因此说,无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