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人说,他在渭水旁遇到过一个老神仙,以及一条龙!

nirvana
nirvana
nirvana
772
文章
1
评论
2020年3月21日16:17:53 评论 418 views
广告

今天讲讲大鱼。

我很小就会钓鱼了。

钓鱼、狩猎、读书,是我小时候的几大乐趣。

我小的时候啊,孩子们都蛮霸得很,尤其在微山湖那几年,捉大蛇、炸鱼、叉野兔子,简直百无禁忌。

我有一次在河边奔跑,脚下一滑,脸朝下重重摔在地上,当时河边全是刚砍过的苇茬子,那种斜砍断的苇子,又粗又硬,活像根倒插着的刺刀,一下子就刺进了我脖子。

我拔出来脖子(现在想想这一幕好恐怖),苇岔子有半截指头那么长,都染红了,我一只手捂着伤口,血水顺着指缝往外冒,跑去卫生所包扎。

卫生所的老医生在打麻将,他看了看,说这个苇岔子估计计算过,它刚好从动脉和喉管中间斜着穿了过去,所以看着很恐怖,其实有点儿也不严重。

他给我上了点儿云南白药,拿纱布包了包,就让我滚蛋了。

现在想想啊,我们那一代孩子,能活着长大的,都是福大命大之人……

后来我读《一岁的小鹿》,写到父亲贝尼带着幼儿裘弟钓鱼、打猎,我就觉得很美好,想着以后也要带着千千千,去丛林盖一座大房子,过过这种生活。

不过国内禁猎禁枪,感觉只能去美国才能体验到这种生活了,也是遗憾。

我小的时候,在微山湖那边,钓鱼是儿童最基本的技能和娱乐,就跟现在孩子跳舞、唱歌一样普遍。

五六岁的小娃娃,就会弄一根棉柴(就是棉花枝),拴上缝衣服的白线,上面绑一个大头针弯成的鱼钩,上面挂截蚯蚓,就能钓。

更小的孩子,就在棉线上绑根蛤蟆腿,钓小龙虾。

小龙虾最蠢,你弄几根这种钓具,不停往上提就好了,一下午能钓一桶。

这玩意儿烂贱,我们都不稀吃,只能剁碎了喂鸭子。

而且这帮孩子钓鱼还特别厉害,真是召之即来,来之即钓,钓之必胜!

有个七八岁的孩子叫二蛋,他拖着两筒大鼻涕,穿着一个奇大无比的拖鞋,专门钓嘎鱼,小半天就能钓二三斤。

后来我用一大包摔炮贿赂了他,他告诉我了一个秘方:钓嘎鱼要用臭蚯蚓。

就是那种黑绿色,很粗很恶心的蚯蚓,嘎鱼专门吃这个。

我后来试了试,还真行,我还用它钓到过刺鳅,那玩意儿像条青蛇,看着很恐怖。

昂刺鱼,名字很多,各地叫法都不同。

微山这边叫它“格格燕(音译)”,北京叫黄辣丁,它背上有根骨刺,使劲扭动身子,扎到人身上很疼,还会吱吱叫。

成都人喜欢用它下火锅(成都人看见什么都想放火锅里涮一涮,我姐夫有一次兴致勃勃带我去一家火锅店,说这家有兔腰子涮),其实它烧汤最好,奶白汤,感觉比黄鳝汤、黑鱼汤好。

不过现在昂刺鱼汤,越来越淡了,因为多是养殖鱼。

老人说,他在渭水旁遇到过一个老神仙,以及一条龙!

说到吃鱼,其实鱼头泡饼不错,味厚汁浓,我记得以前在北京,鱼头比鱼身子还要贵,据说是因为北京人太喜欢吃这道菜,把鱼头价钱给炒起来了。

这道菜的关键是用好鱼头,最好是野生大鱼头,带四指肉,越大越好。

我吃过最好的鱼头,是在千岛湖。

千岛湖大鱼多,从桥上走过去,往下看看,都是一米长的大鱼,游来游去,很刺激。

当时我们住在岛上一家大酒店,酒店临湖,美轮美奂,尤其看着水里的大鱼,那真的是心痒痒。

所以我就悄悄拉着一个小保安(这个小保安长了一个娃娃脸,正在和女服务员抛媚眼),问他:小哥,这里能不能钓鱼?

他啪一下给我敬了个礼,然后两腿一并,吼了一声:先生您好!我们千岛湖,规定是不允许钓鱼的!

我一把把这个愣头青拉一边去,问他:我知道不准钓鱼,我是问如果钓鱼的话,怎么办呢?

保安说:会被处罚。

我说:不怕!不就是罚款吗!我们认罚!

保安说:我们这里不罚款。

我说:不罚款那就是批评教育,那更不怕了!

保安说:要坐牢。

我:……我看今天天气也不太好,我觉得要不然还是别钓了……

保安说:不怕的,我们有一个内部的钓鱼通道。

我:……

我赶紧给他塞了两盒烟,让他把话一口气说完,你又不是郭德纲,说话干嘛老留扣子啊?年纪轻轻的不学好,以后肯定找不到对象!

我狠狠夸了他几句,他就美滋滋带我去了一个秘密通道。

这个秘密通道,是后厨后面的一条小路,尽头就是大湖,果然很隐蔽。

小保安告诉我,他们晚上值班时偷懒,就来这边抽烟。还有和女服务员好上的,也来这边偷偷亲嘴儿,他们都趴在厨房那边看。

我:酒店福利真好,你们那边招不招三十岁的保安……

这个位置特别好,因为酒店是临湖而建,这里相当于悬空在湖上的小凹口,凉风习习,波光粼粼,不时有大鱼跃出水面,仿佛一个玄幻世界。

小伙子给我搞了一个小马扎,还给我去厨房偷了一盘花生米,切了一盘香肠,跟我说他分了厨子半盒烟才弄到的,把我给笑死了。

我赶紧给他钱,让他去订几个酒菜,他高高兴兴去了,还抬了一个小桌子,摆得满满的,我边钓鱼,边坐在那边聊天。

天黑了,水面黑压压的,有鸟儿在水上低飞,月光孤独地照在上面,看着有些恐怖。

我问他:千岛湖有没有大鱼?

他说:有,也没有。

我:……你特么的说人话!

他说:千岛湖说是湖,其实是个水库,也就五六十年,所以你要说大鱼吧,一米长的还挺多的,再大的,就没有了。

我:一米长的还不算大?你见过更大的?

他点点头,一脸得意,见过的!

他说,他是河南三门峡人,他们那边有一个很著名的大坝,三门峡大坝。

每年六七月间,三门峡大坝开闸泄洪,都会有著名的黄河流鱼。

这个黄河流鱼,是黄河上自古就有的奇观。

黄河泥沙大,有时候水下缺氧,鱼群就从水下浮出头,大口大口呼吸氧气,这时候鱼都憋炸了,不怕人,直接用抄网抄,一抄就是一网。

不光黄河,好多养鱼塘,水库,也会出现这种情况,当地人也叫做“翻河”,“翻坑”。

不过以前的流鱼,阵势都没多大,大鱼也没有太大的。

黄河流鱼真正开始牛逼,是在三门峡水库建立以后。

每年六七月,进入汛期后,三门峡水库开闸放水,大水裹挟着大量泥沙冲下去,会形成一年一度的流鱼奇观。

他说,他是河南孟津人,那边是黄河流鱼最主要的地段,每年六七月间,都是他们一年一度的大鱼盛宴。

流鱼主要赶第一天,晚了就来不及了,所以老少爷们都要提前过去,沿着河段守着,晚上就住在河滩上,点篝火,烤几个窝头吃。

等到天麻麻亮,就开始上鱼了。

那鱼都歪着身子,还有仰着的,大的小的都有,密密麻麻的,就像锅子里下了一层饺子,大家都拿着抄网,往河边奔,有胆子大的就身上绑根麻绳,往里面走,抄网一捞,就是满满一兜。

那鱼太多了,有人带了两个麻袋,麻袋装不下,就往岸上扔,岸上堆了一地大鱼,都是一两尺长的大鲤鱼,那鱼美啊,金翅金鳞的!

有个放羊的老头,拿斗笠往河里捞,背了半袋子鱼!

后来大家太累了,那鱼啊,捉不完,背都背不动。

累啊,是真累!

他有一次累得坐在水里,水里紧挨着他有条大鱼,大鱼几乎比他还要大!

他看看大鱼,大鱼看看它,谁都不理谁,实在是折腾不动!

他说,鱼太多了,当时也卖不出去,就晒鱼干,有时候赶上阴天,鱼都有些臭味,吃几个月都吃不完,现在想想,都有点儿犯恶心。

他很怀念那个时代。

我问他,那你见过大鱼吗?

他点点头:见过!

他说,每年他们那边捉鱼,都不敢往里走,因为水底下有大东西。

他说,水下缺氧,不光是大鱼上来了,更多的还有龟鳖,大王八!

有时候一网下去,会捉到锅盖大小的王八,缩头缩脑的,还会装死,看着很喜庆。

不过,也很危险,最可怕的,是你在水里捉鱼,会发现水里突然浮上来一座小岛,真的是一座小岛,顺着水流缓缓漂过来,那就要赶紧往岸上跑,这就是铁头龙王上来了!

老人说,他在渭水旁遇到过一个老神仙,以及一条龙!

据说这铁头龙王就是巨龟,这巨龟非常大,有的甚至有房子大,它们平时钻在河底,这时候水大了,它们就钻出来,顺着大水往下游走,遇到大船什么的,就给拖倒在水里。

他以前也是不信的,后来有一年,他们来晚了,大水都退下去了,他们就等着大水退完,好去里面摸点儿小鱼什么的。

后来大水退去后,就发现了几个巨大的爪子印,那爪子印足足有水缸那么大,你想想那大王八犊子得有多大!

我就哈哈大笑。

那个晚上,我钓了不少鱼,让厨子红烧了一大锅。

其中有一条二三十斤的大青鱼,差点儿给我们俩拉水里去,溜了足足一个小时才拉上来,这条养在了水池里,第二天弄了一个硕大无比的鱼头泡饼。

现在想想,味道还是极好的。

我在那边钓了一星期鱼,和那个小保安交了朋友。

前二年,他给我打了个电话,说他回河南老家结婚了,带着那个女服务员(就是我第一次见他,和他眉来眼去的那个),在老家办了,让我有时间就过去,他给我专门整一条野生黄河大鲤鱼!

我哈哈大笑,给他快递了一份礼物,祝贺他新婚快乐。

我有好多很传奇很厉害的朋友,也有很多很普通,甚至卑微的朋友,大人物,小人物,也都有梦想,都有爱情,都有故事的。

挺好的。

好多年过去了,我还是很怀念千岛湖那个美丽的夏夜。

我的那个小保安朋友。

后来还听人讲过一次大鱼的故事,也是在酒店听别人讲的。

这是去年发生的事情,这个故事当时也讲过。

那还是在保定,在家里呆得颇烦,决定去外面住二天,就去了野三坡。

我们住的酒店,在野三坡山上,盘山公路开了一圈又一圈,我都要吐了,简直像当年从丽江去泸沽湖那么凶险。

不过酒店是很好的,远山粉黛,有独立的小木屋别墅,还有大片大片的露天游泳池,泳池外隔着一条马路,就是著名的拒马河,有个老人在那钓鱼。

我游累了,就去找老人聊天,发现老人的钓鱼设备极其简陋,用一根柳条做的鱼竿。

这个故事当时讲过,这个老人给我讲了一个很恐怖的水怪故事,发生在贵州的水怪食人事件。

不过他那个晚上,还给我讲了几件怪事。

第一件怪事,就是关于大鱼的。

老人说,他见过最大的大鱼,或者说巨鱼,是在陕西那边。

陕西那边有一条著名的大水,叫做渭水,渭水那边有一个水库,他当时在那边搞勘探。

当时水库放水,老乡守在下面捉鱼,水放得差不多了,就关掉了。

就在关掉的一瞬间,水库轰一下,水花翻滚,猛然从里面冲出来一条巨鱼,那鱼上半身钻了出来,下半身卡在水闸底下了,当场就被斩断成二截。

它的上半身,还在水下乱蹦,鲜血直流,染红了河水。

后来,下去好多老乡,把它这半截身子给抬了上来,发现是一条黑鱼,这黑鱼有多大呢?

有人趴下量了量,那个人有一米八,也就有那半截身子三分之二长!

你想啊,那整条鱼得有多大!

更可怕的是,大家仔细检查了一下,发现这条鱼的断口不对,它不是被水闸闸断的,它的半截身子有巨大的撕咬痕迹,它是被什么东西拦腰咬断的!什么东西能一口把这条巨鱼拦腰咬断?!

我就笑,说该不会是一条小龙吧?

没想到,他却没有笑,反而给我讲了一个故事。

他说他当时热爱钓鱼,有点儿功夫就去渭水旁钓鱼。

渭水最著名的就是姜子牙了,姜子牙钓鱼,愿者上钩,中国文化著名的钓鱼双壁,桐江钓名,渭水钓利!

他当时就在渭水畔,发现了一个姜子牙一样的人物。

这个人是个隐士,他做了道士打扮,每天端坐在那里钓鱼,而且也用的直钩。

他就笑,问他是不是想学姜子牙?

隐士就笑,说世人不知,姜太翁直钩钓鱼,其实大有深意。

他就问,有什么深意?

隐士就说,直钩不是钓鱼的,是用来钓鳖、钓蛇的。鳖蛇是小龙,所以姜太翁钓的,其实是龙子,所以后来才大兴周朝八百年。

他就问他:那你在钓什么?

他就笑,说佛云“不可说,不可说,说即是错”。

他觉得这个隐士神神鬼鬼的,也不理他。

不过这个隐士也不在乎,每天早晨登山长啸,吐纳修行,然后就稳稳坐在那里钓鱼。

再后来,来了一个少年,在后面看隐士钓鱼。

再后来,隐士就跟着少年走了。

隐士临走前,老人正钓鱼,他就招手让老人过来,说:今天遇到你,也是缘分。就随便赠你两个柿子吧。

这里的柿子很有名,道士随手摘了两个,送给了他。

老人当时还年轻,他看到道士故意选了两个个头小的,就生气了,问他为何不选大的?

道士就笑:你命里压不住,没那么多福气,非要的话,可能要折一个人。

他不信,非嚷着要大的。

道士就选了两个大的,给了他,摇了摇头,就走了。

后来,他真生了两个孩子,一男一女,聪慧可爱,而且成绩特别好,一个考上了西安交大,一个考上了军医大。

不过他老婆去世很早,他一个人又当爹,又当妈,辛辛苦苦照顾两个孩子长大,只是偶尔才去钓钓鱼。

后来,他儿女考上大学,他就又开始了一个人钓鱼。

钓鱼人都比较淡泊,清雅,耐得住寂寞。他喜欢夜钓,享受着那一份寂寞,也享受着那一份静谧。

他老伴还在时,晚上钓鱼,老伴就披着衣服,打着手电,给他送饭,黑灯瞎火的,他每次都要埋怨她,把他的鱼都吓走了!

再后来,老伴走了,女儿给他送饭。

再再后来,女儿也去了外地念书,就剩下他一个人了。

他说,有时候,钓着钓着鱼,恍惚中觉得老伴又回来了,披着衣服喊着他的名字,给他送饭,不住埋怨他,絮絮叨叨的,让他觉得很温暖。

所以他越来越不愿意回家。

他有时候也出趟远门,去他当年工作过的地方看看,也钓钓鱼,和当年的老人聊聊,也挺感慨的。

去年,他去了渭水河畔,看到漫山遍野火红的柿子,看到他当年钓鱼的地方,不由跪倒在地上,泪流满面。

他老伴,已经离开他快三十年了。

他说,我后悔要了那两个大柿子啊。

nirvana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0年3月21日16:17:53
  •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您有版权权益方面问题,请与我们联系,核实后即刻进行调整,谢谢!
积德行善就会得富贵吗? 风水玄学

积德行善就会得富贵吗?

俗话说得好,一个人要想成功,得靠“一命二运三风水,四积阴德五读书。” 我们经常可以看到,相信这句俗话的人,可能会给寺庙捐巨额香油钱,或者从市场买回活鱼到附近的池塘放生。当然也有不少人会在日常生活中就行...
实录 | 关于生死感应的真实故事! 风水玄学

实录 | 关于生死感应的真实故事!

01 这个故事来源于我的同学小A。 小A父亲几年前因为抢劫、故意伤人等数罪并罚锒铛入狱;母亲和别的男人偷跑了。 也许是不负责任的父母刺激着小A,他一直努力学习,为人也很友善,老师和同学们都挺喜欢他的。...
什么是风水里所说的应期? 风水玄学

什么是风水里所说的应期?

什么是应期? 应期,指的是具体事情发生的对应的一个时间段。 生活中有很多风水上的一些能量,它并不一定马上发生。一般来说,好事很难发生,坏事呢?它都是要发生的,除非及时的在应期之前调整风水、调整姓名、调...

您必须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