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气有定量

评论

福气有定量

1、

2023年,笔者把《资治通鉴》粗粗过了一遍,294卷,一万两千多页。

有朋友问我,看完后有什么领悟?

我这人生性蠢,也说不上来。有一些感受,都随手笔记在这个公众号了。大体就是人性、人的才干在不同因缘下,会有什么样的变化。

如果只说一句的话:

一个人即使是个大傻瓜,他(她)该享的福,一点也不会少;

一个人即使是卧龙凤雏,他(她)该受的罪,一点也不会少。

2、

笔者姥娘家那个村,有两个旧人,我一直印象很深。

一位老人姓王,今年约摸快八十岁了,单身汉,脓了一只眼,靠拾破烂为生。乡亲们都看不上他,觉得他二蛋,容易被人骗,一哄就像斗狗一样上。

他是个善良人,曾经认识了一位好大哥,常常聊天,老大哥是个乡医,也是个聪明人。老大哥对他说,你生活苦,不识字脑子也不好,我给你说几个秘方,教你怎么做,你逢上集市就去卖,能吃碗饭。

老人就赶集卖药,大概形象谈吐太没说服力,卖不了几个钱。主业还是拾破烂。

他原本有一处老宅,后来让侄子来一起住,结果侄子一家把他赶了出去,他连个住处也没有了。

他没事爱找我姥爷说说话,我姥爷是位和善的长者,他或是想听听主意,或就是想说说话。2009年我姥爷去世了。随后他就去找我姥娘,他心里的“妮姐”去说说话。我姥娘脾气爆,有时听他啰嗦了许久,就让他走。他回头还去找,因为他知道姥娘有文化有主意,是好人。

有一次,我和姥娘在做药,他去了。我问他平时怎么吃饭?生活能顾住不能?老人流脓的那只眼有泪水流出来了,他没咋接这话,颠三倒四地跟我说了几个秘方,大抵是热麻油烫老鼠仔治烫伤奇效等等。我知道,这是他最宝贵的东西了。

我说我这现在需要一味药:狗胫骨。给他钱让他遇到了就留着。老人说这值个啥?交给他。死活不接钱。扭头走了。

像这样处境极其艰苦的老人,七八十岁了,依旧好好的活着,倔强地按自己的方式活着。

另一位老人今年六十多岁了,捡破烂为生。从小聋哑人,单身汉,老是穿着一件军黄色中山装上衣,削瘦,干净,机灵,利索,看上去只有四十多岁。村里都说他极聪明。村里有个红白喜事,他就手舞足蹈吱呀吱呀地忙前忙后,老是有席吃,老是有烟拿。

偶尔遇到我,他就竖着大拇指跟我吱呀吱呀说,别人翻译说他夸你是好人。后来我知道,大略是我太姥爷从小照顾他,我姥爷也照顾他。

村里人都传说他有钱,积蓄不少。

像这样处境的老人,依旧很好地活着,按照他的方式活着。

3、

我老是喜欢留意这样的人,包括菜市场上卖自家田里菜的老人们等等。

想想,大体是因为这类人虽然或年迈,或体衰体残,或艰苦,但他们仍有一种倔强:我要活着,我能动能干;一种历经时间凋残后仍然在活着的状态。

这让我们这些温饱而各种活腻歪的油腻状态,多了一点清醒。

这些最底层的人,最辛苦的人,最年迈体衰的人,与《资治通鉴》中的那些大人物、传奇人物、极聪明极智慧极才干极漂亮极风华的人,是一样的。

怎么一样?

还是文头的那句话:

一个人即使是个大傻瓜,他(她)该享的福,一点也不会少;

一个人即使是卧龙凤雏,他(她)该受的罪,一点也不会少。

又怎么说?

文头那位王大爷,是赤贫极苦的生活状态。可他七八十岁了,仍然在活着。

而才华如王勃、李贺,二三十岁就走了;强权如刘邦、刘秀、曹操、李世民、赵匡胤等等,也不过五六十岁。

再看历代帝王、将相、能人、豪富,哪一个不是如履薄冰,人生每每陷于险些一死或直接身死族灭的境地。

这些太远了,对不对?

你再看我们生活,没有谁能占全的。有谁是权、财、貌、才、父母、夫妻、子女、健康、寿元、朋友、学业、职场、师长等都能占全的?各有缺憾。

众人看不上的那些底层、憨人,他必有你不及的福报;

众人仰视的那些强人、能人、聪明人、智者,他必有你不曾煎熬的苦楚。

说的就是这个点,它无法量化,无法科学说清楚:福报是不是就是一个定量?

你在这方面享的福多了,那方面的福就少了;

你在这方面的福少了,那方面的福就多了。

这个点,大抵得有纵观三世的眼光才能看到清。

但有一个点,是能看到的,上一篇我们聊《士人的胎性:贫孤默老,饿寒精粹》。

士人为啥非要有“贫孤默老、饿寒精粹”这些人所厌恶的状态?

因为人心太容易动了,不贫不孤不沉默不饿不寒,就很难心念惟一,与天地灵机作深入的交流。

因为人心太乐于享受了,太乐意去热闹处,去舒服处,去饱暖yin欲处,去快意使气处。

你胎性如果动心在天地灵机这个点,那你人世人欲福报就一定要少。

公众号:禹州千草堂

福利:关注本站微信公众号:秘术网,回复:666,赠送247本相面、手相、盲人派算命、摸骨、铁板神算、解梦、测字、占星等秘术古本!
  • 微信:1715524655
  • weinxin
  • 公众号:秘术网
  • weinxin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4年1月23日 21:30:42
  • 本站部分内容来源于用户提供或转载自优质网络合作媒体,旨在传递信息,不代表本站的观点和立场,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您有版权权益方面的问题,请及时联系我方更改和处理!
听娘讲古 民俗

听娘讲古

与娘坐在一起,喝着茶,听娘讲那过去的故事,是我最向往的景象。 我们经常是从某一件小事开始聊起来,慢慢地就会把娘的思绪拉回她年轻的时候。 娘经常讲起他小时候的苦难,讲起她与奶奶的磕磕绊绊,讲起生养我们的...
年味是一种什么味道 民俗

年味是一种什么味道

每到过年,年味这个词就会反复被提及。 在人们口中,年味可以是对整个春节的评价,可以是对某个场所迎新装饰的评价,可以是对春节时某个活动、某个仪式的评价,可以是对某种新年氛围的评价…… 说到底,年味其实只...
老鸡欺负新鸡 民俗

老鸡欺负新鸡

过年回到老家时,我突然发现,家里多了几个新朋友:三只母鸡。毛色很好看,被我妈圈养在我家院子的最南侧,靠近茅厕的位置,以前那里是种菜的地方,旁边还有棵月季花,在通往厕所之路的东南侧,大门的西侧;如今就都...
年味越“淡” 思念越“浓” 民俗

年味越“淡” 思念越“浓”

小镇的冬日,在年关时节,大抵是寒冷的。外出的年轻人也开始慢慢回归,只是回来后,却很少能看到他们的身影。时代的飞速发展,却缺少了更多的沟通。那种几家人围坐在一起聊天嬉笑,竟成了一种奢侈。纯朴的民风也在鞭...
评论  0  访客  0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