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院里的野猫是怎么活下去的

评论

大院里的野猫是怎么活下去的

寻思起这个问题,纯属是咸吃萝卜淡操心,真的是挣着白菜的钱、操着黄金的心。

记得有位哲人说过:这个世界只有两个问题,一是饿出来的问题,二是吃饱了撑出来的问题。

总有人喜欢狗拿耗子多管闲事,有时候自觉不自觉就扮演这样的角色,而且装扮成一副救世主的模样,拦都拦不住。

我住在一个单位的大院里,这里有很多只野猫。

从2009年来到这座院子,到现在已近15年了,这里的野猫总是生生不息。你在操场跑步、在林荫道散步,总能看到三三两两的野猫穿行。

我不禁好奇它们是靠什么活下来,又是怎么繁衍生息的。看它们的样子个个精神抖擞,不像是忍饥挨饿的样子,这是为什么?

首先是它们没编制。它们之所以叫野猫,肯定是没有正式编制,或者临时编制,也就端不上“铁饭碗”、吃不了财政饭。

其次,它们也应该不是富二代,父母和它们一样的流离失所。君不见,那些富人家养的猫啊狗啊,主人都宝贝宝贝地叫着,一定过着无忧无虑、养尊处优的生活。

再次,它们也不像可以经商的猫,自己办厂或者进厂打工,亦或是搞个杂货铺,那猫真是成精了。估计猫也吃不了那份苦、受不了那份屈。

第四,我觉得它们可能就是靠捕猎为生,毕竟这是猫科动物的看家本领。可是在这深宅大院里,不像田野里、农户中有那么多老鼠、小鸟,根本不足以养活它们这个庞大的家族。

排除以上可能,它们只有靠好心人救助,或者吃城里人剩下的残羹冷饭,一定是这样的。毕竟猫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也饿得慌。

曾经一位战友就是这样的一位好心人,他自费买了一蛇皮袋猫粮,明天定时定点给这些野猫送去,处于底层的人最有同情心。

这位战友应该已经离开了,毕竟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那么,这些野猫的生存只能靠饭堂的垃圾了。

这是一定的,我亲眼见到饭堂后面的厨余垃圾储物间,不断有猫进进出出,一对小黄猫就是在这附近一步步长大的。

这些野猫都是从哪里来的呢?可能是曾经的破落户,也可能是乡下来体验城市生活的。

总之,它们与那些家养的猫相比,吃的惨淡些,活得困难些。好在自由些,不用给主人献媚讨取欢心,喜欢那只猫也可以和那只猫结婚,大家也没有什么门当户对。

它们与农村那些猫相比,体验了城市的车水马龙,也体会了城市的孤寂无奈,虽然食物上基本都有保证,但过得相对比较憋屈,毕竟是吃着城里人剩饭剩菜,自己也没有一亩三分地。

可是活着就是第一位的,上帝也不会怪罪一心一意要活下去的猫。

公众号:八点三的梦

福利:关注本站微信公众号:秘术网,回复:666,赠送247本相面、手相、盲人派算命、摸骨、铁板神算、解梦、测字、占星等秘术古本!
  • 微信:1715524655
  • weinxin
  • 公众号:秘术网
  • weinxin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4年1月1日 22:02:52
  • 本站部分内容来源于用户提供或转载自优质网络合作媒体,旨在传递信息,不代表本站的观点和立场,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您有版权权益方面的问题,请及时联系我方更改和处理!
听娘讲古 民俗

听娘讲古

与娘坐在一起,喝着茶,听娘讲那过去的故事,是我最向往的景象。 我们经常是从某一件小事开始聊起来,慢慢地就会把娘的思绪拉回她年轻的时候。 娘经常讲起他小时候的苦难,讲起她与奶奶的磕磕绊绊,讲起生养我们的...
年味是一种什么味道 民俗

年味是一种什么味道

每到过年,年味这个词就会反复被提及。 在人们口中,年味可以是对整个春节的评价,可以是对某个场所迎新装饰的评价,可以是对春节时某个活动、某个仪式的评价,可以是对某种新年氛围的评价…… 说到底,年味其实只...
老鸡欺负新鸡 民俗

老鸡欺负新鸡

过年回到老家时,我突然发现,家里多了几个新朋友:三只母鸡。毛色很好看,被我妈圈养在我家院子的最南侧,靠近茅厕的位置,以前那里是种菜的地方,旁边还有棵月季花,在通往厕所之路的东南侧,大门的西侧;如今就都...
年味越“淡” 思念越“浓” 民俗

年味越“淡” 思念越“浓”

小镇的冬日,在年关时节,大抵是寒冷的。外出的年轻人也开始慢慢回归,只是回来后,却很少能看到他们的身影。时代的飞速发展,却缺少了更多的沟通。那种几家人围坐在一起聊天嬉笑,竟成了一种奢侈。纯朴的民风也在鞭...
评论  0  访客  0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