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抬头 · 东风吹散社公雨

评论

前儿是春季的第二个节气,雨水。

济南素来有“春脖子短”的说法,好好的雨水节气,连个雨点儿也无,只是象征性的黑了黑脸儿,就放晴了,令我满腔诗意,化为食欲,结结实实啖了两碗羊肉汤。

当你以为我会以这样骚情散文的笔法继续写下去的时候,我就要转性了。

羊肠子——tui~——真难吃,啥啊这是,没处理干净吧,呕。

龙抬头 · 东风吹散社公雨

春天,按说是不能吃这么油腻的东西。我在阳台上种了豌豆,以备抽秧——哦不,以备掐豌豆尖以自食,年前被我剃了头的薄荷也长了小芽儿,紫苏五棵种活了两棵,藿香还在等,光秃秃的杆子一点面子都不给的。——大龟翻wall逃跑,现在不知道躲在哪个沙发底下,这破龟,一眼看不住就要逃走,但是整个家里除了它自个儿的缸里有水,哪儿还有他容身之地?

必须晒一下我的豌豆苗。

龙抬头 · 东风吹散社公雨

这些迹象都表明——

我把棉裤一脱,春姑娘就来了。

龙抬头 · 东风吹散社公雨

放在几年前还算是正经之事,现在已经非常普及的知识——二月二,之所以叫做龙抬头,是因为东方苍龙七宿之一的“角木蛟”从正东升起,本来就是东方青龙,又是角木蛟宿,所以这个“抬头”,叫做“龙抬头”。

这大概是已经烂大街的知识。

但是其来源就不太好考证,我这些积累下来的相关知识,各种体系的都有些碎片,我们至少可以知道,二月初二作为传统的节日出现,似乎是非常早的事情了。

我之前在文章中提出过一个观点,就是中华民族的任何传统节日(神仙诞辰不算,那是宗教家编撰的由头),实际上大多数都是跟节气有关。是节气使用的历法和推行历法之间矛盾调和的结果。

比如我之前聊过关于上巳节的问题,在《上巳(上) · 建除十二神篇》中,其中根本,实则是三月之第一个巳日,三月月令为辰,巳对于辰来说,在十二建除为“除日”,即荡秽洒扫之日,也是中国正经的情人节,这一天,轩辕黄帝诞生。但是干支纪日,跟通行历法之间颇有出入,所以就把最近的一个日子,三月初三,定为上巳,至于那天是不是巳日,这个只有阴阳先生会看,民间谁管那个。

我认为,二月二,实际上就是惊蛰节气与通行历法之间的一个变通和妥协。——今年貌似有点儿早,才刚过了雨水。

但这个观点不完备。

星宿是位置相对不动的,但是地球会动,日月行星也会动,我们单单用月亮的升降圆缺去判断一个周期,是很难指示农时的,所以在很古老的年代,可能连节气还没有被创制出来的时候,先民就学会了观察星象来定农时。比较典型的,就是角木蛟心月狐二宿。

所谓角宿在正东露头,就是应该整理农田了,这个时候还不到播种的时候,要先翻耕。

所谓心宿出现,就要开始烧荒了,把去年田中秸秆烧了,肥田后继续开耕。

为什么一个民俗会有玄学意义——不只是中国,古代西方也一样——是因为这些民俗背后,往往是大智慧的人对星辰、气机、阴阳升降、气血经络、万物生死的观察,会在重要的节点上,予以感谢、接引、推动、禳解等事。包括现在西方过圣诞节,其实也是把耶稣生日强加给了“冬至”而已,这一手法,跟我们道教把元始天尊生日加给冬至是一模一样的。

一开始我们聊到,二月二这个节日,可能来源比较复杂,指的是其南北习俗有较大差距,这一点,跟上巳节差不多。

比如北方,多重视农耕——并不是南方不重视,而是北方的农耕除了跟收获有关系,还跟皇权有关系,所以其重视程度,还有一点“仪式感”在里面。

二月二,皇帝要耕地,娘娘要送饭。他头天晚上还躲被窝里嘬柿子吃呢,今天一大早,就得去圆明园耕地——娘娘还得去地头送饭。民间今天也不闲着,耕牛也会下地——但不是今天,二月二这一天不动耙犁,女子也不动针线,大家都是看皇帝表演节目的,不会自己真动手的。

二月二龙抬头,动耙犁会伤龙身,动针线会刺了龙眼——但是我们又这一天吃饼,代表吃龙鳞,或者吃料豆,代表吃龙眼。

其实我一直想,这一天是不是烤俩羊腰子吃吃,表示吃龙_______(填空)。

龙:我招谁惹谁了?

龙抬头 · 东风吹散社公雨

浙江遗俗,有用白面或者石灰,在水井周围,画一条牵引线,牵到自己家中来的习俗,叫做“引龙”,这一点在山东就基本见不到——或许只是济南看不到。

实讲,这种遗俗,我觉得跟农耕的关系就不是很大了,应该是跟年节和祭祀家神有关系。

这大概就是南北方民俗的不同,正如之前说得初五迎财神一样,这事儿在北方根本不是习俗,而是苏杭遗俗,祭祀五路神的一个延伸,现在大家反正都“开放”了,改革春风吹满地了,所以索性都祭五路财神。

引龙入宅,虽我们这里没有,可是东北、山西一带,却能见到。满族也有此习俗,跟浙江的差不多,都是在井撒灰引到自家,有区别的是,东北不会用石灰,而是用灶灰,这一点就值得玩味。

而山西没有撒灰引宅的传统,却有二月二祭井打水的传统。大家会在桶里放上铜钱,去井边打水,然后提着水回家——这里要注意,提水的时候要故意抖动,让水撒出来,形成一条线,回家后,把剩下的水倒在水缸里。这个引龙,引的是“司钱龙”,其实也是“引财入宅”。

晋商啊晋商,干点啥都得讲究发财啊。

听说河北也有打水入宅引龙的说法,而且,假如打起来的水中有小鱼小虾,就叫做“接了龙种”,回去可以兴旺人丁的。

所以,基本上可以看出端倪,二月二这个节日,既有以星宿确定农时的作用,也有祭祀龙王以求雨、兴家、旺宅、求财的作用。

这就有文章可以做了。

我们先看一下,二月的辟卦。二月辟卦为“雷天大壮”,阳气此时升腾到了第四爻,已经破土而出,因此,种子在这个月发芽,叶子在这个月长出来,虫子也从土里露头,但是还没有到蜇虫复苏的时候,只是浅浅露头而已。

龙抬头 · 东风吹散社公雨

既然本月阳气突破束缚,到达地表,那么我们用以催运的手段就比较多了。我个人的建议是,变通民俗,简化民俗。

古俗中,二月二能祭者,有三。

第一当然是水——准确说应该是龙,靠近河边的朋友,可以在龙抬头的时候去河边,投几枚硬币,念个《水府诰》《龙王诰》,灌一瓶水回来,用这个水给家里绿植浇浇水,倒在自家洗菜池中。若家旁边没有河湖,自己也没时间去河边,那么家中厨房的水龙头是一样的——你猜他为啥叫水龙头?要上香哦。

第二是土地神。这个不是推论,而是旧俗,在江浙一代,大家祭龙之后,都会去拜土地,在广大的内陆地区,我们一般会把龙和土合称叫做“五土五龙财神”,龙固然是财神,土地神也是,何况是阳气透地的时刻,对土地的祭祀就显得比较重要。

第三是灶神。这也不是推论。二月二一般意味着春节正式结束——所谓“不出正月,都在年里”,就是这个意思,二月二是出了正月第一个节日(唐代以二月初一为中和节,但是早就废弃了),所以意味着春节大吃大喝的日子结束。清代给慈宁宫撤宫灯,也是二月二,还有“龙抬头后新年毕,始是慈宁撤炬时”的清宫词。所以这一天祭灶叫做“谢灶”,不必像小年一样这么隆重,但是有意义。就跟农村办宴席,开始之前先拜托厨师,宴席结束了,最后一道程序就是司仪领着主人家来谢厨师——我感觉道理是一样的。

作者:文王天子 公众号:玄学杂货铺

福利:关注本站微信公众号:秘术网,回复:666,赠送247本相面、手相、盲人派算命、摸骨、铁板神算、解梦、测字、占星等秘术古本!
  • 微信:1715524655
  • weinxin
  • 公众号:秘术网
  • weinxin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3年2月21日 19:41:58
  • 本站部分内容来源于用户提供或转载自优质网络合作媒体,旨在传递信息,不代表本站的观点和立场,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您有版权权益方面的问题,请及时联系我方更改和处理!
听娘讲古 民俗

听娘讲古

与娘坐在一起,喝着茶,听娘讲那过去的故事,是我最向往的景象。 我们经常是从某一件小事开始聊起来,慢慢地就会把娘的思绪拉回她年轻的时候。 娘经常讲起他小时候的苦难,讲起她与奶奶的磕磕绊绊,讲起生养我们的...
年味是一种什么味道 民俗

年味是一种什么味道

每到过年,年味这个词就会反复被提及。 在人们口中,年味可以是对整个春节的评价,可以是对某个场所迎新装饰的评价,可以是对春节时某个活动、某个仪式的评价,可以是对某种新年氛围的评价…… 说到底,年味其实只...
老鸡欺负新鸡 民俗

老鸡欺负新鸡

过年回到老家时,我突然发现,家里多了几个新朋友:三只母鸡。毛色很好看,被我妈圈养在我家院子的最南侧,靠近茅厕的位置,以前那里是种菜的地方,旁边还有棵月季花,在通往厕所之路的东南侧,大门的西侧;如今就都...
年味越“淡” 思念越“浓” 民俗

年味越“淡” 思念越“浓”

小镇的冬日,在年关时节,大抵是寒冷的。外出的年轻人也开始慢慢回归,只是回来后,却很少能看到他们的身影。时代的飞速发展,却缺少了更多的沟通。那种几家人围坐在一起聊天嬉笑,竟成了一种奢侈。纯朴的民风也在鞭...
评论  0  访客  0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