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术心路

来源:公众号 苍松命卜杂谈评论

从初涉邵伟华先生的《周易预测学讲义》到如今有二十多年了,一开始只是想从中弄明白自己该何去何从或者说想知道自己的命运是怎么一回事,虽然并没有从中找到答案,却被邵先生书中如神一样的预测技艺所深深吸引,那个年代国内气功热、特异功能热,加之在民间也传说着神一样存在的算命先生,所以作为一个吃瓜群众,也就相信了世上真有神人,心想若能通过不断的努力学习,是不是也可以成为这样的人呢?于是,就千方百计的在市面上或民间搜寻算命打卦类的书籍,多年下来,不说汗牛充栋,但几百本书是有的,什么奇门遁甲,大六壬,金口诀,望门断,太乙神数,铁板神数,玄空地理,阴阳宅。。。门类众多,书上讲得都是神乎其神,让人觉得很了不得,但都藏着掖着,好像大家都统一了口径似的:要学习独门秘籍,只有成为其弟子才行。当时苦于生计,也没有多余的闲钱去拜师学艺,能从牙缝里扣出一点钱买本书就很奢侈了。

研术心路

自己在看书学习的同时,自然也会不断的进行实践,凡有人求算,从不推辞,也挺一本正经,时常有神准的例子,当然,大部分是没有反馈的,失准的自然也不少。准了,别人会夸赞一番,心里就会美滋滋的。碰到一些毫不留情的人呢,会给你浇一盆凉水,冷不丁的来一句:你水平不行啊,还得进修,算得不准!此时的感觉是从头顶凉到脚底板,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虽然如此,还是不甘心呀,书上明明写得那么神,自己咋就不行了呢?肯定是水平没学到家,好好研钻就是了,想必有一天,一定可以。就这么自己给自己不停的打鸡血,一如既往地朝神境努力奋斗,很少去怀疑书是人写的神话。

就这样在易海沉浮很多年,预测水平,自然长了不少,但还是时常有预测失准,有点无奈,不过依然心潮澎湃。慢慢地随着研究的深入,经历的丰富,和参阅一些客观派学者著述的书籍,渐渐地通晓了这些术数的原理架构,终于了解这些预测术的预知能力,都只是一种或然率罢了,不可能有百分百的准度。就拿八字术来说,前文提到过,世界之大,生人之众,同八字者,肯定不少,但命运亦肯定各不尽相同,甚至相反。前文古论中,作者说同一个八字有为官的也有为普通民众的,他统计了很多;还有同一个八字,结果命运趋势完全相反的两个人,一个为官,一个为走卒,为官者每得朝廷奖赏,走卒则遭上司责罚。。。还有朱元彰的故事。。。当然在我的经历中,也遇到过同八字的两个不同地域的孩子,得了同样的病,几乎同时入住同一个病房,这种经历从古至今,仅仅巧遇一例,巧合的成份居多,根本说明不了问题。所以自己也就释然了,不再去追求什么神境。虽然目前自己不得已而步入这个行业,但较过去能正常面对测不准现象,不再有钻地缝的心理,并敢于承认它的或然率,不去鼓吹迷惑他人,感觉只有这样才能更好的利用这种预测术,为他人解忧释疑。首先自己不迷信,才会让来人也不迷信,仅仅把这种预测术当作一种参考工具,让来人通过自我的努力,更好地把握好的或然率,避去其不利,这何尝不是一种趋吉避凶的方式呢?

福利:关注本站微信公众号:秘术网,回复:666,赠送247本相面、手相、盲人派算命、摸骨、铁板神算、解梦、测字、占星等秘术古本!
  • 微信:1715524655
  • weinxin
  • 公众号:秘术网
  • weinxin
  • 版权声明 本文源自 公众号 苍松命卜杂谈, 整理 发表于 2022年5月7日 20:31:26
  • 本站部分内容来源于用户提供或转载自优质网络合作媒体,旨在传递信息,不代表本站的观点和立场,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您有版权权益方面的问题,请及时联系我方更改和处理!
年味是一种什么味道 民俗

年味是一种什么味道

每到过年,年味这个词就会反复被提及。 在人们口中,年味可以是对整个春节的评价,可以是对某个场所迎新装饰的评价,可以是对春节时某个活动、某个仪式的评价,可以是对某种新年氛围的评价…… 说到底,年味其实只...
老鸡欺负新鸡 民俗

老鸡欺负新鸡

过年回到老家时,我突然发现,家里多了几个新朋友:三只母鸡。毛色很好看,被我妈圈养在我家院子的最南侧,靠近茅厕的位置,以前那里是种菜的地方,旁边还有棵月季花,在通往厕所之路的东南侧,大门的西侧;如今就都...
年味越“淡” 思念越“浓” 民俗

年味越“淡” 思念越“浓”

小镇的冬日,在年关时节,大抵是寒冷的。外出的年轻人也开始慢慢回归,只是回来后,却很少能看到他们的身影。时代的飞速发展,却缺少了更多的沟通。那种几家人围坐在一起聊天嬉笑,竟成了一种奢侈。纯朴的民风也在鞭...
​朱木匠 民俗

​朱木匠

人民公社时,老家邻村有个木匠,姓朱,按早年工匠手艺分类,他学的专门打车技术,所以人们也习惯叫他车木匠。后来随着人们的生产、生活的需求,他也学会了制做其它农具,很受群众欢迎。 朱工匠是一个哈喇子嘴,性情...
评论  0  访客  0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