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日昆虫今何在

评论389 views
广告

昔日昆虫今何在

在回归园田、融入自然、忘怀一切的日子里,一个八十老翁的心灵便纯化成赤子少年,整日在田野里寻觅当年日夕相伴的各种昆虫,可是如今所可见者仅寥寥数种而已,可见物种灭绝之迅疾。

网友可能会说这样是玩物丧志,无聊;我则以为能有此闲趣,实我精神之幸也。与虫为友比起与人为友来,不需要防范,放弃了戒心,自心也变得纯净空旷。友虫一日,快乐一日;往大里说,《昆虫记》作者法布尔以此成事业,我辈对玩虫岂可小之哉!

昔日昆虫今何在

不要说我玩物丧志,这样说太一本正经了,同时也违背圣人的诗教。孔圣说:“小子何莫学夫诗!诗可以兴,可以观,以群,可以怨,迩之事父,远之事君,多识于鸟兽草木之名。”你们何不好好读读《诗经》,诗可以抒发灵感,可以认识社会事物,可以建群交朋友,可以提意见发牢骚。用诗中揭橥的道理作指导,身处江湖可以孝顺父母,身居庙堂可以效忠君主。从中还可以认识鸟兽草木的名字。孔子这话告诉我们,从诗三百首中准确弄清各种昆虫的名目和习性,也是诗教的内容之一。

昔日昆虫今何在

少年时我玩蛐蛐入了迷,可以说已经达到研究的深度。不仅是看它们咬斗,还给它们建了各式接近自然的土窝,放置了有利它们成长的食物,看它们怎样成长,怎样恋爱,怎样产卵。

蛐蛐的兄弟族类其实是很多的,不是玩蛐蛐我是绝对不会知道的。与蛐蛐形貌相似而个头硕大的是油葫芦,俗称促织织,一到暑天,耕过的土地里遍处都有它们的身影。它们不像蛐蛐儿有固定的窝,而是随处乱窜。蛐蛐基本为一夫一妻,个别也“齐人有一妻一妾”者,油葫芦则是乱婚,毫无贞节。蛐蛐儿性烈好斗,油葫芦并不互咬。

还有一类叫棺材头,我乡称“逼土㒎”,它的头像被削了一刀,又像犁铧上配的“逼土”,它们多居住在草里,叫声无力,珠-珠-珠-珠,听着慌里慌张的。

再有一种叫猪嘴,形状甚像蛐蛐而身短头大,笨头笨脑的。嘴长,像老黄瓜的把儿。它们也斗,但不咬,只用头抵。因数量少,只在阴湿天听到它孤寂的叫声,豆儿-豆儿-豆儿,给人寂寞的感觉。

在我乡湿地的水草中,有一种形状完全像蛐蛐而身量只有蛐蛐一半的,叫声富有金属的脆亮,是蛐蛐的小人国角色。

在上述每一族类中,又有种带翅者。带翅者就是在可以磨响的硬翅下生有白色的软翅,有些可以一蹦飞向空中。

如今蛐蛐还在,棺材头只在晚上听见有鸣叫声,未见其形,其他各族类殆已灭绝。

昔日昆虫今何在

在我玩过的昆虫中,除栖息在椿树上的一触碰便蜷起来装死的“羊撘狗”和长着花丽翅膀一蹦便飞向空中的“花媳妇儿”外,玩得最多的是金龟子。金龟子俗名“金巴牛”,墨黑色的背上长着金银相间的斑纹。“金巴牛弹弹,一下弹到蓝田。蓝田娃儿逮住,拿个红线线儿拴住。”这是玩金龟子时吟唱的歌谣。村里常有榆树或构树罹病树杆上浸出液汁,金龟子和马蜂便聚上去吮吸,小孩子避开马蜂逮住金龟子,用细线拴在它大腿上,放开让它在空中旋飞,好像放风筝一样。我那时若碰见树杆上聚了金龟子,激动得停了呼吸,心脏咚咚地跳,不像发现了金龟子,倒像拾到金子似的。这些虫子如今都难见到了。

昔日昆虫今何在

还有一种打发过我寂寞时光我很怀念的土蜘蛛,这一回也没有找到。我叫它土蜘蛛,是因为它是生活在丘陵地带的土坎土窝中,并不在空中结网。它也有网,但它的网只有巴掌大,并不是经纬织成的省丝的充满空隙的大网,而是绵密得像一片灰色的绸子,罩在它居住的坑窝上,一旦有蚊蝇蟋蟀之类误触网上动弹不得,它就一下从暗处冲出饕餮美餐。有时它也有顾虑,在网边迅速闪几下才向猎物下手。我放牛的时候,常常恶作剧地捉些蟋蟀幼虫扔在网上,观看土蜘蛛的狩猎表演。

昔日昆虫今何在

故土家园触发了我的前尘旧梦,从梦中醒来遇到的是无言的寂寥!

福利:关注本站微信公众号:秘术网,回复:666,赠送247本相面、手相、盲人派算命、摸骨、铁板神算、解梦、测字、占星等秘术古本!
  • 微信1715524655
  • weinxin
  • 公众号:秘术网
  • weinxin
  • 版权声明 本文源自 公众号 费秉勋杂俎, 整理 发表于 2022年4月15日 11:31:51
  • 本站部分内容来源于用户提供或转载自优质网络合作媒体,旨在传递信息,不代表本站的观点和立场,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您有版权权益方面的问题,请及时联系我方更改和处理!
因为知道,所以更不做 民俗

因为知道,所以更不做

以前玩过一款网络游戏,虽然游戏的本质是打怪升级,但只有凭借优秀的装备才能更轻松地打怪,才能刷奖励更丰厚的副本。 于是,装备的好坏也就成了游戏里的一个衡量标准,装备太差的话,都不太有人愿意和你组队。因此...
为什么要读原典 民俗

为什么要读原典

那天,我与一个同事一起,参加了一个非常重要的会议。 会后,我写会议纪要,再与同事的会议记录对比,突然发现…… 自己听到的,所理解的,记录下来的,竟然与那个同事记录的内容,有出入之处! 两个人,听同一个...
有一种生活家叫做“美食搬运师” 民俗

有一种生活家叫做“美食搬运师”

老鼠过街,人人喊打,但田鼠例外,关键时还能救人命。上世纪三年大灾荒,很多人饿死。有人偶获田鼠窝,囤粮达二十来斤,这下物归原主,抠抠缩缩吃着,一家人就此度过严冬。消息传开,田间地头人鼠争食,收获者却总是...
试论女性的修养 民俗

试论女性的修养

关于女性的修养,是一个很难把握的话题,在男女平等的时代里,女性朋友会反问为何不谈男性的修养?阴盛阳衰不是很严重吗?男性自有男性的问题和修养要谈,今天则重点谈一谈女性的修养。从传统而言,需要消除几个误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