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能够快速的改运

2021年12月1日13:38:28评论739 views
广告

很多人找我看八字,最终都是被我劝退。因为对相当一部分人来说,算与不算,准与不准意义都不大,因为不能改变什么。这是我看了这么多年得出的结论,人不能自己把自己拎起来。

把一切都归为命运的安排,这个语气彷佛有点丧,是一种无奈和妥协;那么可以把一切归为人的因素,好的八字自身带了好的素质,差的四柱八字自身带了差的因素。所以,一个人的成功也好,失败也好,最终结论就是,他就是那样的人。

如何能够快速的改运

当然,这个答案我并不满意,不是说天行健君子自强不息吗,不是说人定胜天吗。这个问题我思考了很久。

有时候看看现成的案例也就释然,怎么样学习,如何学习好,有老师教,有大量的方法,但是依然有人是学渣;怎么样工作,怎么样精进,网上一大堆的鸡汤,但是依然有人平庸。当然平庸也没啥不好,只要自己真的能够接受自己,但是太多人心比天高,脚陷泥里。

当人们想要得到什么,或者想要成为某一种人,就要先有某一种人的行为方式,所以,这就是一个自我改造的过程。想要成为有钱人就得具备有钱人的行为方式,资本论说的很清楚,多数人不敢冒险,却想要得到,明明行为方式上喜欢躺平,却想选择激进的人生,多么无奈。

尤其是成年人,世界观稳定且牢固,更加不易改变。尤其是自身的主动改变。本身主动调整就很难,再加上深刻在骨子里的行为方式难以调整,所以成功的人少之又少,而那些成功人士,那些以自己之力成功的人士,对自己的改造也是十分狠辣,但是终归少数。

到底如何能够快速调整一个人状态,改变一个人。

看到熵值定律,忽然有一些明了,一件事情的发生或者由内部改变,或者由外力发生。但是内部改变属于封闭的,没有外力的介入,就是死路,好比河流,不会逆流,直到干涸。除非有外力的介入。

所以,当自身很难改变时就需要外力的支援,(好像多数人都不愿承认自己没有能力,或者不能够接受自己的失败。)事实上任何人都需要外力支援,要亲民。

这在玄学领域就叫风水,万物都算风水,家庭、居所、办公地点、结交贵人等等。改变外部环境,就是改运的最佳方法,这是一个可以系统的总结的方式。

所以孟母三迁算是改运的一部分,这是大的变动,改变居所,小处着手,则可以更改家里的布局,改变风水气场,断舍离嘛,也属于改变自身认知与习惯的一个过程。

自身的风水自然也可以调整,不用穿金带银,又是文玩又是玉的,把自己收拾的落落大方、干净利落为原则,穿衣风格的调整,这些都是可以入手的。久而久之也可以改变自身的气场。简单的做法,就是想象一个偶像,以他为蓝本,模仿。一个人的气场包含很多内容,可以后天影响的方式也实在态度,健身可以改变,饱览群书也可以改变,但是这些都是自我驱动的。

交贵人也简单,每一个行业都有特定的大咖,想认识很简单。当年我在某城市做地产,老板是个富二代,完全是地产外行,但是他没事就请同行们吃饭、聊天,一年之后,基本上操盘项目没有问题了。

福利:关注本站微信公众号:秘术网,回复:666,赠送247本相面、手相、盲人派算命、摸骨、铁板神算、解梦、测字、占星等秘术古本!
  • 微信1715524655
  • weinxin
  • 公众号:秘术网
  • weinxin
四柱最后更新:2022-3-14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1年12月1日13:38:28
  • 本站部分内容来源于用户提供或转载自优质网络合作媒体,旨在传递信息,不代表本站的观点和立场,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您有版权权益方面的问题,请及时联系我方更改和处理!
起名是个大学问 起名

起名是个大学问

昨天有人问我,按照八字五行玄学起名是真的假的? 这个问题我思索再三,怎么回答都不合适。 因为怎么回答都是得罪人的。 最后,只能回答他,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至少从笔者的角度来说,是倾向于是的。因为我也...
祖父母、父母埋的位置很重要,比房子买在哪都重要 堪舆

祖父母、父母埋的位置很重要,比房子买在哪都重要

这两天星球在讲祖坟,有学员就私聊我说:祖坟的风水真的影响好大啊!他姥爷去世的时候,舅舅找人去看的坟地,从下葬起就不顺,先是跟丧葬的人吵架,然后舅舅家的表弟染上了赌博,已经输掉一套房子了。 他舅舅一辈子...
夫妻俩的婚姻线为什么会迥然不同,是手相不准吗 相术

夫妻俩的婚姻线为什么会迥然不同,是手相不准吗

看手相的时候最怕遇到的情况就是两口子一起来。因为老公不知道老婆的秘密,老婆不知道老公的秘密,我说出来以后,要么一方抵死不承认,容易引发夫妻吵架,要么觉得我看得不准,期望而来失望而归。 所以一般有人给我...
学术要建立在完整的体系基础上 四柱

学术要建立在完整的体系基础上

八字命理是一套逻辑清晰,思维严谨的推理过程,所以一定需要有一套逻辑清晰的完整体系在背后支撑才行。 市面上流传的易学数术有很多种,并且能算准的也不在少数,但是真正能简单上手,可以让人学会的,却是寥寥无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