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宋末年二三事

2022年6月18日16:15:55评论41 views
广告

北宋末年二三事

一、罪己

徽宗欲禅位于太子,是月二十二日遂下罪己之诏。其略日:“言路壅蔽,导谀日闻。恩幸持权,贪饕得志。搢绅贤能,陷于党籍。政事兴废,拘于纪年。赋敛竭生民之财,戍役困军伍之力。多作无益,侈靡成风,利源酤榷已尽,而谋利者尚肆诛求。诸军衣粮不时,而冗食者坐享富贵。灾异谪见,而朕不悟,众庶怨怼,而朕不知。追惟己愆,悔之无及。”

(《续通鉴长编》卷五一,十二月己未,及《续通鉴》卷九五,十二月,己未条)

二、兵将

同月,宗望率兵破宋真定兵五千人,于同年十二月二十四日,攻庆源府(今赵县),又疾趋攻宋信德府(今邢台县)陷之(时宗翰围太原,详见下),遂趋邯郸(河北今县)

宋朝此时,以金兵渐逼京师,急遣河北河东制置副使何灌将二万增援凌州。与梁方平共守河桥以拒金。兵二万不足,听募充数。军士行者,往往上马辄以两手捉鞍,不敢释手,人皆笑之。

三、陈东上书

是月三十七日,太学生陈东等伏阙上书,乞诛蔡京、王黼、童贯、梁师成、李彦、朱𠡳六贼。大略言:

“今日之事,蔡京坏乱于前,梁师成阴谋于内,李彦结怨于西北,朱𠡳结怨于东南,王黼、童贯又从而结怨于二国(辽、金),败祖宗之盟,失中国之信,剙开边隙,使天下危如丝发。此六贼异名罪同,伏愿陛下擒此六贼,肆诸市朝,传首四方,以谢天下!”

四、河防

金兵已至邯郸,即遣郭药师为前锋,使率千骑南下,药师求益兵,宗望复以千骑与之。药师疾驰三百里,于靖康元年 (金天会四年,1126年)正月初二日质明,至于浚州(河南今县),且言于宗望,谓宋州县无备。是日宗弼(兀术)取汤阴(河南今县),遂攻浚州。

时内侍梁方平领兵在黄河北岸,金骑掩至,仓猝奔溃。南岸守桥者,望见金兵旗帜,即烧断桥缆,陷没溃兵凡数千人。金兵因不得渡。

方平已遁,何灌军亦溃,河南岸守兵遂空无人。初三日,金兵遂取小舟能仅容数人者渡河,凡五日其骑兵方渡毕,步兵犹在后不得渡。且其骑兵随渡随进,无复队伍,直向汴京追击宋之溃军。

五、追责

是(初三)日,宋朝廷得悉浚州陷落,是夜二鼓,道君(徽宗)车驾南奔,于是汴京震荡。

钦宗随即顺应人情,放朱勔于田里;责王黼为崇信军节度使,永州(今湖南零陵)安置;赐李彦死,仍籍其家赀。

以上引自《中国历代战争史》。

北宋之亡,势有必至理有固然。以上几点堪为图画,颇能见世态人情。

宋徽宗这个艺术家,带领着童贯、蔡京、王黼等一帮贪官污吏,愚蠢颟顸,头脑昏昏,因循苟且,早已无法应对形势发展。

但是,不能不说,朝廷自有头脑清醒之士,所以才能把宋徽宗的问题详细列举,条分缕析,清楚明白。每一条背后都是一篇大文章,都是一些大事情。下这个诏书给谁看,当然是黎民百姓,欲以挽回人心。然而说归说,做归做,诏书之后虽有一些改良措施,然而大势已去,已难挽回,其实于事无补。

北宋拱卫京师士兵的战斗力糟糕到何种程度,唯有滥竽充数。骑兵上了马两手不敢放开马鞍,可见不习军旅。这样的队伍怎么能打仗,简直连游戏也做不得。

所以,金兵一来,黄河北岸的队伍一触即溃。南岸守军一看,我的天!千万不能放他们过来,立即断桥。于是北岸的溃军无路可退,要么战死,要么投降。能不能逃得了,看来很够呛。

尤其是,南岸守军在断桥之后,立即溜之乎也,竟然一个不剩。所以金军才从从容容,轻轻松松过河。

国防至此,实在会被幼儿园小班同学笑。

太学生陈东在北宋末年多次发言,虽然无职无权,但有胆有识,直陈时弊,所以历史才给他留下一笔。

陈东所说对不对?对。迟不迟?迟!有没有用?没!他早点想说也未必说,因为形势不急,触动不深。待到说时,大势已去。尤其是,他说给一个糊涂、昏聩、愚蠢、迟钝的皇帝,不过浪费口舌。

宋钦宗处理那三个人,也是到了找人出气的时候,仅仅能够泻火。

读历史,常感觉形势比人强。当时形势如此之强,令读书人徒唤奈何。

福利:关注本站微信公众号:秘术网,回复:666,赠送247本相面、手相、盲人派算命、摸骨、铁板神算、解梦、测字、占星等秘术古本!
  • 微信1715524655
  • weinxin
  • 公众号:秘术网
  • weinxin
  • 版权声明 本文源自 公众号 峨嵋吹雪
  • 本站部分内容来源于用户提供或转载自优质网络合作媒体,旨在传递信息,不代表本站的观点和立场,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您有版权权益方面的问题,请及时联系我方更改和处理!
《罗经解》聊经堂藏版 堪舆

《罗经解》聊经堂藏版

《罗经解》,新安吴天洪先生批点, 据说中卷里边内含朱传注解的《催官篇》,另有吴天洪的《破愚论》,具体的没有深究,对此感兴趣的可以深入研究一下!   pdf电子版大小:23.8MB,合计3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