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年前遇到一个特别牛逼的相术大师,已臻化境那种!

  • A+
所属分类:面相

今天讲讲华山高人。

华山在陕西境内,陕西这个地方,多高人,尤其是玄学高人。

之前讲手相故事时,讲过一个华山的高人。

那还是十几年前,我还是个刚二十岁的少年。

那时候,我有一个很小的女朋友,在山西师大念书。山西师大在临汾,我从徐州过去,中间在华山转车,需要在那边住一晚。

那是一个特别小的车站,山脚下的小旅馆破得像被洗劫过,于是决定夜爬华山。

华山以险著称,夜爬华山就是玩命,不过当时年轻,也不怕,就凭着一股子劲儿往上走,走到半山腰,有老头儿坐在路边的大石头上吸旱烟,长长的烟袋,吸得悠悠哉哉的。

10年前遇到一个特别牛逼的相术大师,已臻化境那种!

当时月朗星稀,一派光明,我也停下来休息,和他聊起来。

他说,自己是河南人,是一个相术师,专门给人看相的,这次来华山,是因为他命不久矣,所以来这边看看华山,因为他给自己他批过命,“遇华则亡”,所以他一直避讳着这里。

现在真要死了,倒觉得这辈子活得太仔细了,人这一辈子,总要做点儿轰轰烈烈的事情才精彩嘛,比如从华山上跳下去。

我也大笑,觉得这个老头子很有意思。

老头子也笑,他心情不错,提出给我免费相一下面。

我本不信这个,不过他既然要看,那就看吧。

他看完后,又要看我的掌纹,又让我握住拳头,看看拳纹,最后问了问一下我的名字。

听完我的名字后,他长叹了一口气,说了声:我原本以为是华山,没想到却是一个人啊!

我就笑。

我说,你怕“中国”这两个字吗?

他摇摇头,国家嘛,这个自然不怕的。

我就说,说那不对呀,中国的全称是“中华人民共和国”,这里也有一个“华”字,难道你就不怕了?

他猛然一愣,怔在了那里,后来使劲拍了拍脑袋说:有道理,有道理!

他边说边走,走得极快。

最后,只剩下他吟唱的一首诗传来:“玄玄妙门,怪怪山人。予生自有神仙分,何必寻真?”

嘿,这个怪人!

不过我到底也没有登完华山,还没到半山腰,我就腰酸腿疼,灰溜溜跑下来了。

这个故事发生在十几年前,我当时讲老黄那个故事时,随手写了一下,也没当一回事。没想到,十几年后,又有了新缘分。

前几天,我回到苏州,遇到了一个朋友。

这个朋友也姓黄,我们都叫他黄馆长。

他对古文化特别痴迷,曾自费在敦煌莫高窟住了五个月,还跑去国外抄过流失的经卷,还和河南的土夫子关系甚好,经常从他们手里买点儿来路不明的古怪东西。

他的梦想就是搞一个民俗古文化博物馆,所以我们都提前叫他黄馆长。

黄馆长就忽悠我,说他在河南安阳那边,有一个朋友,收藏了不少极珍贵的殷墟甲骨文,问我要不要一起看看?

我原本不愿意去,因为类似的东西,我在潘家园小胖那里也见过,他还有一个巨大的白龟壳,上面雕刻着密密麻麻的文字,更神秘。

但是他跟我说,这个是不一样的,因为甲骨文出自殷墟,这个殷墟在安阳,因为安阳是商朝最后的都城。

10年前遇到一个特别牛逼的相术大师,已臻化境那种!

商朝,是一个非常神秘的朝代。

中国最早的货币贝币,世界上出土最重的青铜器司母戊鼎,甚至第一支动物军团象兵,都出自商朝。

我就问他:听说商朝的人个子都有二米多高,一般都能到一百多岁,是不是真的?

他摆摆手,说这些都是无稽之谈。他曾经亲口听原殷墟考古队队长,现在的南方科技大学教授唐教授讲过,商朝人平均身高160,平均年龄才35岁,这还是排除了小孩后的计算,要不然死亡年龄更早。

我说:看来商朝也没啥有意思的地方啊,我还是别去了。

他说:有啊,商朝最擅长的,其实还是占卜,他们做大事之前,一定要占卜。而且还要人祭,很恐怖,其实就是古老的巫术。

据说这种巫术非常灵验,甲骨文里有很多神秘记载,你想不想看看?

我:想啊!

他:那你就跟我去安阳!

……所以我就去了。

我原本以为,这种展会会在那种高大上的博物馆,或者是文化馆,没想到却是在一个村民家里。

是的,就是一个村民家里。

这是一个普通的村民家,院墙甚至是重重叠叠的石片摞起来的,院子里有一棵很粗的柿子树,深秋了,树上结满了红通通的柿子,像挂了满树的红灯笼,煞是好看。

树下用几条长凳支起来了一个架子,上面摆满了大大小小的龟甲壳子,就是甲骨文了。

天南海北的各种专家,有老教授,还有包着白羊肚儿头巾的老汉,大家操着各地的方言,激烈争论着,我完全听不懂,据说都是来自全国各地的顶级专家。

后来就来了一个清瘦的中年人,他一来,大家都站起来了,甚至有个坐轮椅的老头子,死活让助手给他扶起来。

那个高人很低调,老老实实地站在后面,仔细听大家讲。

我就问我朋友,这个人是谁啊,为啥大家都那么尊重他?

我朋友说,不尊重不行啊,你看到的这些甲骨啊,都是人家的!

我说,这些东西不都属于国家吗?直接没收!

他瞪了我一眼:抢毛毛!

他解释了一下,他这些殷墟甲骨啊,是一个鼎鼎大名的国际友人赠送的。这个国际友人比较了解咱们国家,怕这个……国家借走不还嘛,你懂得,所以只借不送,名义上还是属于这个国际友人的。

我说:那也不是不能抢,用科研的名义嘛!

10年前遇到一个特别牛逼的相术大师,已臻化境那种!

他说:你懂个屁啊,那个国际友人,是中东一个亲王。

我:……亲王不是很有钱吗?怎么就送几个乌龟壳子,不应该送几辆玛莎拉蒂吗?

我朋友恨铁不成钢地看着我:你懂个屁啊你!你知道现在甲骨文多值钱啊!2014年,国际上首次拍卖甲骨文,区区20片甲骨,卖出去了5280万天价!

我:别拉我,我要去抢几片!

正说着,那个中年人却走过来,问了问我们的名字,就邀请我们去里屋喝茶。

我吓了一跳,不知道这个亿万富翁见我干嘛,莫非看我骨骼清奇,想送我几麻袋龟甲?

没想到,一进屋,那人就给我规规矩矩鞠了一躬。

我吓了一跳,以为他要干嘛,赶紧扶他起来,结果他死活不同意,一定要坚持给我三鞠躬。

我更加惶恐了。

因为三鞠躬这个,只有在葬礼,或者寺院才会有,也就是敬神佛,或者敬先人的,哪有给人三鞠躬的,这是要让我折寿啊!

结果那人解释,说十几年前,我对他父亲有救命之恩,所以这个三鞠躬,我受得住。

他这么说,我就更加担心了,因为我的确没救过他父亲啊!

他解释,说十几年前,在华山,我曾经遇到过一个求死的老人,寥寥数语,玄妙非凡,一语惊醒梦中人,救了他一命。

我猛然想起当年那件事,仔细问了问,才知道,原来今天这个中年人,就是那个老人的儿子。

中年人说,他们家源自麻衣神相一脉,他父亲潜心研究相术几十年,于相术一道,研究颇深。

但也因为太过痴迷,反而着了相,他给自己相了一面,发现自己命中犯“华”,所以几十年内,他们家绝对不允许出现这个字,甚至在他们家收藏的书里,所有这个字,都要用墨涂黑。

这件事终成心魔,他越来越害怕,最后决定去天下最大的“华”字所在地华山,想要轻生。

后来在华山,经我开导,终于破除心魔,之后再无阻隔,终于在相术一道大成。

他父亲临终前留下遗言,说救命恩人之后会来寒舍,今天终于等到先生了。

安阳人说话比较特别,并不是河南口音,更像山西口音,而且又急又快,我也不太能听懂。

不过我其实一直不太相信这种高人,总觉得像个神棍。

尤其这种相术大师,我老联想起老黄那个龇着大黄牙,一脸猥琐的老黄。

10年前遇到一个特别牛逼的相术大师,已臻化境那种!

既然他把我当成他父亲的救命恩人,那么我也就照实说了,问他相术这东西,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

他也直言不讳,说其实是没那么神的,所谓的面相,其实也是一门学问。

他举了个例子,你看屠夫、打手,多是丑恶凶狠,一脸横肉,其实是因为他们常年处在杀戮、凶狠的环境里,成天露出凶恶的表情,久而久之,面容也变得凶狠了。

我们看老和尚多慈眉善目,读书人多高傲清雅,勾栏酒肆多烟视媚行的女子,其实都是环境对人的影响,所谓相由心生,就是这个意思。

我想了想,有道理。

我又问他,所谓的面相看人生富贵,以及吉凶祸福怎么看呢?

他说,其实也是一个意思,只是更复杂一些。

他问我:如果你看一个人写的东西,再问他几个问题,是否能大概确定他能否成为一个好作家呢?

我想了想,说:这是可以的。

他问:为什么呢?

我说:能否成为一个好作家,要看他的经历、三观,以及洞察力,还有对于文字的态度。你看看他写的东西,再跟他大概聊聊,基本上就能确定了。

他说,对的,我们其实也是一样。所谓面相,不光是看,还要问,还要聊,观察对方的想法、态度、善恶、努力程度、追求的东西,这些综合判断,才能确定一个人的前程命运。

所以,他说,面相学并不是什么玄之又玄的东西,这也是一门学问,和木匠、作家、画家、教师一样,也是一门职业。

我想了想,他说得确实有道理。

因为以前拉投资的时候,就听说过一件事。

有个互联网大佬,投资团队特别有个性。

他见创业团队,只和对方说三句话,说完后,马上决定投或不投,非常有个性。

公司的投资并购部就着急了,因为大佬这样干,跟他们的投资理念不符合啊!

他们就找各种机会游说大佬,说老大啊,咱们不能这么任性啊,还是要踏踏实实看看数据、财报这种。

大佬就摆摆手,说他们不懂,说任何数据和财报,都是人做出来的,人要行,怎么都行,人不行,怎么都不行。

结果三年后,大家拿出来两边投资的团队一看,顿时傻眼了。

投资并购部严格筛选的创业团队基本上都死了,但是大佬随意投资的团队,有一半都活着,而且还活得相当好。

以前我很不理解,想着他就是再牛逼,也不可能三句话,就什么都问出来了啊!

10年前遇到一个特别牛逼的相术大师,已臻化境那种!

现在想想,大佬在问话之前,就先看了他的基本资料,问那三句话,只是想验证自己的一些疑问,验证后,就可以确定投不投了。

这样想想,我就释怀了,开始坐下喝茶,和他闲聊起来,有没有遇到过特别牛逼的人什么的。

他就说,有啊,太多了,就像送他们家甲骨文的那个亲王,他就是半道崩殂,也就是横死的命。

我就问他,这个半道崩殂怎么看呢?

他说,这个简单说,就是你觉得这个人不对劲儿,浑身散发着冷气,印堂这里像是萦绕着一团黑气,看着有点儿发乌,嘴唇是青白色的,让人看着就觉得丧气。

我说:你这个说得太笼统了,你熬夜一晚上起来,都是这样的嘛!有没有什么简单的法子呢?

他想了想,说:也有一个简单法子。就是你找几个人和他一起合影,然后洗出来,如果所有人的照片都是好好的,就是他自己的照片头脚缺了,或者脸明显比别人黑,那就是非常不对劲儿了。

我想了想,以前也听好多读者说过,有些横死的人,死之前的合影经常会出现这种,看来还真是。

我问他,那你怎么给那个亲王辟劫的?

他说,我父亲告诉他,让他赶紧去买殷墟流失的甲骨文,然后用这些甲骨文盖在屋顶上,就可以避劫了。

我问,这个办法真灵吗?

他老老实实地说,龟是玄武,这东西都可以辟邪的,不一定非要用甲骨文。是我父亲想要甲骨文研究,所以让他买的这个,然后他避劫后,就送给我父亲了。

我就哈哈大笑,这真是中国农民式的狡黠了。

我又问他,这些甲骨文能研究出来什么吗?

他点点头,说商朝最神秘的其实是占卜,甲骨文大部分都是写的占卜,有些关于国运的推演,有些对于未来灾难的预测这种。

黄馆长赶紧问:那有没有关于现在的预言什么的?

他就笑了,说谁能预言几千年后的东西呢?

大家又闲聊起来,说起他父亲见过的牛逼人。

他说,他父亲见过最高的人,应该是在江西,在一家修理厂,当时看到那人命格之高,贵不可言。

他当时就说,你是龙游浅水,且蛰伏三载,必可一翅冲天,志在东南。

我就问他,还见过命格更高的人吗?

他点点头,还有一个。

我有些吃惊了,问他算什么?

他说,并不是他算,是有人拿着他的照片,让帮他算算婚姻。

我吃惊了,他还用算婚姻?

他点点头,说当时他还年轻,家长有些着急也可以理解。

我问,那算的怎么样?

他说,千里姻缘一线牵,但看东都武则天。

10年前遇到一个特别牛逼的相术大师,已臻化境那种!

我仔细想了想,还真是有点儿意思。

黄馆长就听不懂了,不停问我们怎么个意思,我们都没理他。

又聊了一会儿,我们要走了。

临走前,他从一个密封的黄铜匣子里,拿出来了一片龟甲,说是他父亲留给我的。

我有些哆嗦,说这个太珍贵了,真是不敢收啊,我怕国家给我借走啊!

他就笑了,说这片龟甲不是出自殷墟,上面的文字也不是甲骨文,是他父亲破译的一些预言,记录在上面了。

我更加奇怪了,说你父亲破译的预言为啥要给我,难道里面还有我不成?

他就笑了,笑得很神秘,说老爷子在相术一派已臻化境,他的用意,谁也猜不出来,反正他就遵照父亲的指示做了就行。

我想了想,就收下了。

那个中年人没送我们出门,只是神秘得笑,说就不远送了,应该没多久我们还会再见。

回到苏州,我仔细看了看那片龟甲,上面写了各种文字,有象形文字,有小篆,甚至还有阿拉伯数字,乱糟糟的,我看了很久,也不知道什么意思。

算了,先放在书架上吧,以后等缘分吧。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avatar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