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讲凶宅的故事,谷师父讲述神秘冥宅故事!

nirvana
nirvana
nirvana
817
文章
1
评论
2020年10月11日19:32:48 评论 57 views
广告

好久没有讲过凶宅的故事了,就是谷师父的故事。

刚好前几天是中秋节。中秋节嘛,自然要送亲友一些礼物,最好的礼物,莫过于我们苏州阳澄湖的大闸蟹了,所以我从蟹农那里订了一批螃蟹,送给朋友们。

昨天,谷师父收到了大闸蟹。给他快递大闸蟹好辛苦,因为大闸蟹是现场从阳澄湖捞出来,然后顺丰生鲜发货。顺丰只承诺送到有机场的城市,所以先发到了北京,又托朋友开车给他送到了保定那边的村子里。

谷师父很不好意思,给我专门打了电话,说这么客气干什么呀,哎呀,还那么麻烦的,下次直接折现给他好了。

怎么说呢,千里送螃蟹,礼轻情意重,我其实有私心的。

什么私心呢?

就是自从我去年年底离开了凶宅后,读者普遍反映我们内容质量下降了,动辄江南烟雨,金粉世家的,有读者很愤慨,在后台谴责我:说看言情小说的话,直接看琼瑶好了,何必看你?

我觉得他说得很对,然后拉黑了他。

不过我们得承认,最近一段时间吧,确实忙于各种事情,故事属实少了点儿,所以我也找谷师父问问,凶宅有没有啥新动静啊,我好继续写凶宅故事。

他想了想说,说起来村子里还真死了二个人。

我说,凶宅那边死人不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嘛,那个鬼地方,不死人才是不正常。

他说,死的是老翟两口子。

我吓了一跳:这两个大恶人都死了?!

我又问他:怎么死的?

谷师父说:被电死的。

我说:电得好!电打雷劈,看来老天爷还是开眼了!

然后我详细问了问,发现这个事情还真是非常诡异神秘,算是一个很好的故事,那么今天就写写这个吧。

先说这个老翟一家吧。

老翟一家,是我们家凶宅屋后面的邻居,这家人是十足的奇葩。

还是去年冬天,我还在凶宅住的时候,老读者们应该记得,我当时说过一件事情:就是我们家屋后那户人家,他们家养的狗半夜老哭。

是真的哭,那种呜咽呜咽的哭声,半夜听起来,古怪而凄惨。

按照古人的说法,夜半狗哭是很不吉利的,这是大凶之兆,说明家里要死人了。

而且那个狗窝啊,就在我书房后面,我写稿子的时候,就听见它在后面呜咽呜咽地哭,真是毛骨悚然,所以后来买了不少法器,什么明朝的古铜镜啊,藏教的金刚杵啊,买了好多。

金刚杵是藏教的法器,是护法神“密迹力士”的武器,他手持金刚杵,护持于如来左右。

好多藏民家里都有这个,藏民好多家里挂唐卡,用钉子挂上以后,还要用这个金刚杵在唐卡四个角上各扎一下,意思是做了一个四方结界,这个唐卡的灵力就固定住了。

它到底管不管用,我也不知道,反正插在我书桌上,会感觉好一些,求个心安嘛。

但是这狗老哭,也不是个事儿啊,所以我也去屋后看了看,想着看看这家的情况,是不是有身体不好的老人什么的,看看能不能帮上什么忙。

过去看了看,发现后面是一个盖的古色古香的房子,院子里种着一棵挺拔的核桃树,还有一个小亭子,盖得很不错。只是整个屋子都很小,低矮的房子,小小的门窗,看着有些别扭。

苏州老城区沿河的老宅子,就是比较小,不过那是江南宅院的特色,源自明清时候。

北方住宅,都是高门阔院的,没有这种小巧玲珑的盖法。

而且这个宅子盖很老了,现在已经不行了,屋顶都快塌了。

我敲敲门,没有人在家,只有几声狗叫,应该就是晚上老哭的那只狗。

后来我就问谷师父,我们家屋后面住的谁啊,怎么狗老哭啊?

结果谷师父就说,这事情真是造孽啊!

然后就给我讲了老翟家的故事。

讲讲凶宅的故事,谷师父讲述神秘冥宅故事!

他说,这户人家啊,也是一家……奇葩。

是的,谷师父想了半天,最后用了奇葩这个词。

他说,这户人家姓翟,老翟是个不安分的人,老想着出去闯荡,发财。

他很早就去了北京,做保安,上工地,开出租车,什么都干活,但是做这些哪能发财啊?

他后来就去了北京那边开饭馆,不知道怎么回事,生意好得一塌糊涂,也是回乡置地,盖了这座大房子。

他对别人说,盖房子是娶媳妇用的,他媳妇喜欢古典美,这个宅子就是她亲手设计的。当时盖房子是大事,大家都来帮忙,也有人觉得不对劲儿,怎么搞了这么一个古建筑?

但是这毕竟是人家的家事,别人自个儿愿意,你也管不着。

后来更诡异的事情发生了,就是他的婚礼啊,是在午夜举行。

有人就觉得不对啊,哪有大半夜迎亲的,除非是MING婚,接的鬼新娘?

但是不管大家如何质疑,婚礼还是这么办了,毕竟他父母都不在世了,自己又是个混不吝,谁也管不了。

后来他大半夜的弄了个古色古香的花轿,迎来了一个鬼气森森的新娘,据说还挺漂亮,只是脸色苍白得吓人。

他们办完婚礼后,在这里没住几天,就回北京了,走之前留下了饭店的地址,让乡亲们有时间过去吃饭。

后来村子里有开大车的,往北京送货,路过他的饭店,想去吃饭,却发现饭店是锁着的。

隔着窗户看看,发现饭店很奇怪,他里面的桌椅摆放得整整齐齐的,桌子上全是倒扣的碗,每个桌子上放了三个,两个在下面,一个在上面,呈一个品字型,看着像一个小坟堆。

后来他就解释,说他的饭店是做夜市生意的,白天不开门,让大家晚上去吃,他请客。

大家答应一声,就去送货了,说晚上过来吃,结果开出去没多远,发现一条街全是卖花圈、元宝的,好多怪异的纸人纸马就拦在路上,让人看着冷飕飕的。

他就下车让人搬开车马,顺带问老乡,这里怎么会有那么多丧葬店啊?

老乡就说,这里是西大桥南,你不知道这是啥地方啊?

他赶紧给老乡递了根烟,说真不知道。

老乡就说,这里是密云县殡仪馆啊!

他一啰嗦,赶紧上车发动车走了,哪还敢过来吃饭,一路上都在想,他那个饭店开在这个鬼地方,大半夜的哪来的那么好的生意啊?

再想想丧葬店放在路边扎的花轿、以及那些楼台亭阁,怎么有些眼熟?

想了又想,他终于一拍大腿:他娘的,这不跟老翟家盖的房子一样嘛!

他再不敢多想了,一踩油门,开到了城里,找了个洗浴中心呆了一晚上,再也没敢去老翟头那边。

就这样,老翟两口子成为了村里的一个禁忌,他们也很少回来,村里人也很少和他们来往,就这样藕断丝连的继续着。

后来老翟两口子就抱回来了一个小男孩。

他们以为是老翟两口子的孩子,算算结婚好多年了,的确该有孩子了,没想到老翟有些不好意思,说是在福利院领养的。

大家觉得,估计是两口子有些隐疾,生不出孩子来,那就领养一个嘛!

这个孩子,他们没有带回北京,就雇了个人,帮他们在乡下养着,就住在他们盖的那个怪异的房子里。

不过这孩子身体不好,一直柔柔弱弱的,怕着风,怕见光,皮肤很白,看着没有一丝血色那种,后来去了几次北京后,身体越来越差了。

最后有一天,人就不见了,说是身体太差了,在北京发病了,没抢救过来。

这孩子死的时候,才十三四岁。

然后他们就领养了第二个孩子。

这个孩子估计是吸取了第一个孩子的教训,所以挑了个身强力壮的,也是放在老家养。

这时候不知道为什么,脾气特别古怪,一言不合,就和别人打架,而且动辄玩命,小学时候就差点儿用圆珠笔捅瞎同学的眼睛。

到了初中,更是无法无天,染了一头长毛,和一帮小流氓到处乱搞,敲诈、打架、盗窃,成了一个无恶不作的少年。

大家都说,这孩子没救了,只要到了十八岁,马上就得吃枪子儿。

果然他就没活到十八岁。

他十七岁那年,在理发店理发,结果和别人吵起来了,他抢过理发师手里的剪刀,当场给人捅成了血气胸。

结果他捅人后,还不走,继续让理发师给他理发。

那个理发师以前是个当兵的,上过越南战场,当时就劝他,让他赶紧走吧,那人被捅了个半死,家里肯定来寻仇。

他撇撇嘴,说自己就想找个有种的,今天就等着他们来寻仇。

理发师就说这个孩子不对劲儿,一身死气,跟他们下了战场的老兵有点儿类似,就是不把自己的命当回事,也不把别人的命当回事,有股自我毁灭的倾向。

他还在劝着,寻仇的就来了,几个人冲过来,拿着铁锨、镐头,结果他非但不跑,还要冲过去扎人,结果被他们拍倒在地上,当场就给钉死了。

那个理发师说,他临时的时候,身上被扎出了好几个血洞,结果他吐了一口血后,反而笑了,说了声:终于死了啊,真好啊!

然后就死掉了。

人死了,这个事情就大了。

大家以为,老翟头中年丧子,肯定要和这家玩命啊?!

结果没想到,老翟头回来了,虽然很恼火,倒是却没有多悲伤,反而找了一个中间人说合,意思是私了吧。

他给了一个理由,说这孩子不是从福利院抱过来的,是从人贩子那里买来的,所以他也不想闹大。

后来这个事情被定性成了打架斗殴,正当防卫之类的,就这样胡乱糊弄过去了。

接着,就有了第三个孩子。

到了这第三个孩子,大家也都有准备了,估计这孩子肯定活不过成年。

这孩子的确瘦巴巴的,跟老大差不多,看着也是一个早逝的命。

结果没想到,就他活得时间长,还真活过了十八岁,而且还长成了。

谷师父说到这里,我就问他:这是为啥呢?

谷师父说:因为他养了一条狗。

我不明白了:养狗和这个有什么关系?

谷师父说:他那条狗啊,是小孩上学路上遇到的,就是一只普通的小土狗,被人丢了,随时可能死掉。小孩心善,就给小狗踹怀里了,然后养大了。这土狗啊,最亲人,还护宅,所以给他挡了煞了。

谷师父说:他那房子啊,有问题,煞气太重,里面住着不少黄皮子!

谷师父这么一说,我也想起来了。

因为有一次,我路过他们家,远远看着,有人站在院子里喂什么东西。

那东西很灵活,在他身上乱串,他伸开左手臂,就蹦到他左手臂上,他又伸开右手臂,又追到他右手臂上,简直就像玩杂耍一样。

我当时还以为他在驯鸟,好多鸟儿就是这样,不过看着黄乎乎的,又以为是不是小松鼠,现在想想,搞不好就是黄皮子!

那这个事情就恐怖了。

我当时还不知道这些,就觉得他们家很怪异,一个人站在院子里逗黄皮子,一只老狗被绑在狗棚里,呜咽呜咽地哭。

很怪异。

我想跟他打个招呼,他却很冷淡,冷冷地看了我一眼。

我一愣,再看他时,他身上已经没有了任何小动物,一句话也没说,面无表情地走进屋里了。

我当时以为那人是老翟头的儿子,不过谷师父说,也不一定,可能是老翟头。因为老翟头很显年轻,儿子却显得很老,两个人站在一起,看起来就像哥俩。

后来我就问谷师父,他们为啥把那只狗绑起来啊,而且那只狗为啥老哭?

谷师父说:为啥哭?饿得呗!要不是他儿子偷偷喂它点儿吃的,早就饿死了。

我说:那狗岂不是要死了?

谷师父就叹气,说:他们就是要弄死它嘛!

我问:为啥?

谷师父就端起酒杯说:喝酒,喝酒!

再后来,我也觉得凶宅越住越凶,周围的邻居也都神神鬼鬼的,于是去年圣诞节左右,我们就搬到苏州,来这边定居了,后面老翟头的事情,也就不知道了。

所以这一次,听说他们两口子(我从未见到过老翟头那个神秘媳妇)被电死了,也是大为惊讶,赶紧问谷师父具体是怎么回事。

谷师父就说:还是那条老狗。

他说,那条老狗已经养了快二十年了,老得眼睛都看不清东西了,又被绳子绑住,冬天也不准它进屋,就是想冻死它嘛!

结果这狗东西还真是命硬(也可能是老翟头的儿子在偷偷照顾它),硬是熬过了一个冬天,还没有死。

老翟头那边等不及了,就要给这条狗弄死。

他还专门请教了别人如何杀狗,用了一个关东人杀狗的法子,就是弄一个门板,门板上打两个洞,用一根麻绳穿过两个洞,然后编一个绳套,给狗脖子上套上,勒紧了(这样隔着一个门板,狗临死前反扑,不会挠到人,也不会咬到人)。

不过狗是土命,要勒死狗是很难的,所以需要两个人,一个人拼命拉住绳结,给它勒住脖子。另外一个人要弄一瓢水,给狗灌嘴里,这样狗一呛水,很快就死了。

老翟头当时抵住门板,死死勒住了老狗,就照顾儿子赶紧给狗灌水。

他儿子模样很古怪,既不救狗,也不杀狗,就坐在屋子里看着他们。

老翟头没办法,只好叫自己媳妇出来给狗灌水(她终于出来了)。

结果就在他媳妇灌水的一瞬间,那匹老狗突然爆发了,猛然挣断了绳子,然后狠狠朝那女人脸上抓去,当时就给她抓烂了脸,然后一瘸一拐地往外跑。

老翟头两口子气疯了,操着刀子就去追它。

说话间,天突然就阴了,接着下起了瓢泼大雨,大雨倾盆,一个炸雷接一个炸雷,把院子灌满了水,也把二人一狗浇了个滚湿。

那条老狗啥也不怕,就绕着院子走,走来走去,最后在一处断墙处蹲住了。

两口子又气又恨,拎着菜刀就冲过来了,就在那一瞬间,老狗往下猛然一跳,底下全是水,它就跳在了水里。

两口子怕它跑掉,赶紧冲水里去按它。

结果,好死不死的,外面有根电线断了,掉在了水里(不知道是以前就断了,还是刚好断的),总之是漏电了,当场就给二人一狗电死了。

我听完了,有些感慨,也觉得有些奇怪。

因为动物,尤其是修行的动物,是特别特别怕雷电的。

我之前住在老满大哥那里,我们住的地方是以前的老仓库,那里住着几只老黄皮子,那里就经常打雷,还是旱天雷。

就是天晴朗朗的,突然就开始打雷,一个炸雷,一个炸雷,击打在屋脊上,震得仓库嗡嗡作响,那些黄皮子啊,吓得四处逃窜,四处发抖(顺带说一下,就是这种旱天雷劈到的树枝等,才是最好的雷击木)。

所以这只老狗应该能感应到水里那根电线,竟然敢往下跳,这是要玩命啊!

谷师父没有说什么,只是说老翟头死后,小翟处理完后事后,就连夜走了。

他走的时候什么都没带,就是肩膀上站着一个黄乎乎的东西,不知道是松鼠,还是一只黄皮子。

 

作者: 一只鱼的传说

nirvana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0年10月11日19:32:48
  •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您有版权权益方面问题,请与我们联系,核实后即刻进行调整,谢谢!
化解小人的一些方法! 风水玄学

化解小人的一些方法!

“小人”就是阻碍我们心想事成的人,是给我们搞破坏的人,是暗中算计我们的人,是背后里伤害我们的人...... 所以,不怕没好事,就怕没好人。 小人的出现令人伤透脑筋,若没有小人的存在,做起事情来必然更佳...
农村老家发生的真实怪事! 风水玄学

农村老家发生的真实怪事!

1 我农村老家邻居的房后有两座坟墓。 从我记事时候起,爸爸妈妈就一直拿这两座坟墓吓唬我,那时年纪小,大人说的什么都信,尤其是吃小孩的怪物什么的,自然这两座坟就变成了我的“噩梦”,而我后来所经历的离奇的...
积德行善就会得富贵吗? 风水玄学

积德行善就会得富贵吗?

俗话说得好,一个人要想成功,得靠“一命二运三风水,四积阴德五读书。” 我们经常可以看到,相信这句俗话的人,可能会给寺庙捐巨额香油钱,或者从市场买回活鱼到附近的池塘放生。当然也有不少人会在日常生活中就行...
实录 | 关于生死感应的真实故事! 风水玄学

实录 | 关于生死感应的真实故事!

01 这个故事来源于我的同学小A。 小A父亲几年前因为抢劫、故意伤人等数罪并罚锒铛入狱;母亲和别的男人偷跑了。 也许是不负责任的父母刺激着小A,他一直努力学习,为人也很友善,老师和同学们都挺喜欢他的。...

发表评论